苏小安时生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苏小安时生主角的小说

强烈推荐好文《我家外挂太高冷》,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值得推荐观看。苏小安时生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本书又名《我被古人甜到了》这里有古人,现代人,未来人,甚至是外星人。因为纪元星际游戏公司的角逐游戏中新推出了的地球场景,地球人苏小安被迫参加这个死亡游戏。拥有连线时空能力的纪元公司程序员时生,被指定为苏小安的连线人。为了暗中帮助苏小安,时生用他强大的计算机天赋,黑了系统改写程序,给苏小安开了一个挂。只是这个挂居然是个人,还是一个甜起来不要命的古人。当然,这个游戏回报也是丰富的。除了高额的赏金外,还有开星际小店,参加星际活动等地球人不敢想的福利。沉着冷静的现代人,和武力值爆表的古人联手,是否能在角逐中对抗赢已进化出超能力的外星人呢?苏小安又究竟是否能成上位星际小店老板呢。…

《我家外挂太高冷》 第016章 我决定帮她 免费试读

苏小安拿着本子翻来翻去,觉得一个写不完本子固然神奇,但是为此拼命还不值当,角逐中一定还有更好的装备。

时生也肯定了苏小安的想法:“像本子这样装备只是永久装备里最没用的,”所以时生将本子给苏小安时,他都没有太心疼。

那些真正让人疯狂的装备,得到的几率是十分低的,而时生手里现在一样也没有。

时生看着苏小安一脸的财迷相,叹了口气道:“你也别贪心什么装备了,想想如何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角逐地球场景版的具体方案还没有出来,但是比赛的大体流程时生已经知道。

比赛分为淘汰赛,复赛,决赛三个阶段。其中淘汰赛三场,复赛两场,决赛一场。

但不管是哪一场,角逐的死亡率向来都是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甚至很多时候比赛胜出的规则就是只能活一个人。

苏小安之前只知道角逐会死人,但是她不知道会死这么多人,现在她算是明白时生的表情为什么这样凝重了。

如果这世上有第十九层地狱,那应该就是角逐了。

“不止如此,那些自愿参加角逐的,哪个不是觉得自己有些本事,哪个又不是真的有善于战斗方面的能力的。”

关于能力,苏小安记得时生曾经说过,外星人和未来人都已经进化出特殊的能力。苏小安也见识过时生的能力,但是连线时空这种能力在战斗方面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能力大体分为两类,智慧型和战斗型。我的能力是智慧型,的确不具有战斗力。但是参加角逐的那些人,他们的能力基本都是试用于战斗的。”

大家的能力千奇百怪,各有不同。时生见过最让人哭笑不得的能力,是手指头抖几下,然后能从指尖抖出盐粒来。

但时生也听说过很强大的能力,比如控物者——能通过意念来控制身边的东西作为攻击。

“但你只是一个没有进化出任何能力的普通人,想要进过五场比赛进入决赛,真的很难。”

但是苏小安如果想要知道她父母的死因,就必须要进入决赛,成为那个百分之十里的百分之十……的百分之十里的人。

对自己的现状有了更全面的了解后,苏小安不是害怕,而是变得更加冷静。她每当在真正感到害怕,感到危机时,她都会变得格外的冷静,这种冷静连她自己都觉得诡异。

但是这种冷静,能让她的思维变得更加敏锐,思考问题会更加透彻。

所以苏小安很快就想到一个问题:“你们纪元能不能在游戏中限制玩家的能力?”

“能啊,除了角逐外,其他游戏都是限制了的。”所以那些游戏也都是没有危险的。“但是角逐的意义所在就是杀戮,限制了能力还怎么更好的杀戮?”这就是角逐的可怕之处。

时生一度觉得这种游戏根本就不该存在,可是它不仅存在了,还吸引了一批又一批为永久装备而来的亡命之徒,和大片大片在荧屏前观看角逐过程的观众。

现实就是这样讽刺,本不该存在的东西,却受到所有人的追捧,在整个星际风靡。

苏小安给时生分析道:“这一次,你们纪元应该会限制玩家在角逐的能力使用。”

纪元强制他们地球人参加的目的,在于宣传他们推出的地球场景。可是要普通的地球人跟已经进化出能力的人杠,他们连十分钟可能都活不过去。

这种昙花一现的出场,对纪元的宣传有什么意义?所以苏小安断定,纪元会限制这次角逐玩家的能力使用,至少让他们这些普通人能撑得久一些。

时生拍了一下大腿,恍然大悟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呢。这样一来你战胜的机会就大大增加了啊。”

是啊,连时生都没有想到的事,怎么苏小安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想到了呢,这似乎有点不合情理吧。

时生忽然想到了他和苏小安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准确的说那算不上见面,只是一次隔空的对话。

那时苏小安也是表现出了这样极度冷静,一个普通的地球人在第一次接触到外星事件时,真的该这样冷静吗?

时生联想到了,当初他被通知接手苏小安连线人这件事时,他因为表现出了强烈的反对,觉得强制苏小安参加没有不尊重苏小安的人权。纪元高层告诉他,“我们没有不尊重苏小安的人权,这其实是她自己的选择,只是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而已。”

但这之间的事有些复杂,纪元高层也不能告诉时生,但总之,他们的确没有不尊重苏小安的人权。

为了让时生安心接下连线人这个任务,纪元高层还说:“整件事苏小安比你更清楚她自己在做什么,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只是现在的她已经不知道了而已。”

时生疑惑之际,纪元高层又以严肃得近乎警告的语气对时生道:“今天给你说的这些,暂时都不能告诉苏小安,一定一定不能告诉。”

之前时生还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一会儿说苏小安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一会儿又说苏小安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还不让自己告诉苏小安这些事。

但现在,在看到了苏小安每次在面对有危险事件时,所表现在出来的异于常人的冷静之后,时生开始有点明白其中的原因了。

只是事情是否如他心中所想那样,他还需要再找个机会测试一下。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如何应对角逐的事,时生转头看向门缝的方向。

卧室的门虚掩着,时生现在做的方向看去,正好可以看到高长恭坐在沙发上,专心吃火锅的背影。

确定高长恭还专心于火锅上后,时生才压低了声音,问苏小安道:“这几天你把高长恭拿下了吗,美人计到底管没管用,他现在肯帮你了吗?”

不提美人计还好,时生这一提,苏小安忽然觉得那天的尴尬劲儿又上来了。但苏小安没想到还有更尴尬的在等着她。

时生和苏小安都以为高长恭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卧室说的话,可实际上,还没等苏小安回答时生的问题,高长恭的声音先从门缝里飘了进来。

“她不会美人计,但我现在已经决定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