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水清清君似梦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上官盈穆临风)

火爆古代言情小说《露水清清君似梦》由作者夏雷炮倾情创作,男女主人公是上官盈穆临风,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前世,她爱他敬他,为了他不惜以身犯险。可他爱的女人把她掳进青楼,她身败名裂,人人轻贱,他却从来不信她,甚至亲手害死了他们的孩子。今生,她躲他避他,他却缕缕靠近。可她知道,后悔是最没用的东西,那个满心满眼只有他的女人,早就死了。…

《露水清清君似梦》 第9章 下令调查 免费试读

芍药跌跌撞撞的拨开人群,发了疯似的扑向那尸体。

当上官盈面目全非的尸体落入芍药眼中时,她神情癫狂,发了疯似的指着愣神的穆临风大骂:“是你!是你逼死我家小姐的。”

“穆临风你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别以为所有人都耳聋眼瞎不知道你的计划,你就是为了扶那个女人上位,才把脏水都往我家小姐身上泼!”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在本王面前大呼小叫。”穆临风横了一眼处于癫狂状态中的芍药,他知她护主心切,但这并不是她可以冒犯他的理由。

然而男人的呵斥对芍药根本没有用,她笑着,眼里盈满了泪,“怎么。奴婢说的事实伤了你的颜面,王爷这是恨不得杀之而后快?那你最好快点动手,不然奴婢下面要说的话,可是会连累到您身边刚娶进门没多久的司马侧妃。”

闻言,司马蓉斜了芍药一眼,好看的眉眼流转着异样的光彩,唇角的轻蔑的勾了勾。

上官盈都不是她的对手,一个小小的奴婢能翻出什么风浪?

“本宫行的端坐得正,不惧任何的流言蜚语,暗伤污蔑。”

芍药冷冷笑着,“好一个行的端坐得直。司马蓉,人在做天在看,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真的抹除干净了?只是有些人被蒙蔽了双眼,失了心智,不愿意放手去查而已。”

“当初我家小姐为什么会出府?行踪又是谁暴露的?王府的护卫又不是死人,会那么轻易的就让人半途劫走了他们的王妃?就算辰王殿下不喜我家小姐,但是,她也是堂堂正正的辰王妃!”

此话一出,像是一把利刃正好刺中了穆临风的心脏。

上官盈被掳走丢入青楼的时候,男人几乎是被愤怒冲昏了头,但他知道,这其中更多的是为了自身的颜面而愤恨不已。

他的王妃失了贞洁,他不知会被多少人明里暗里的嘲笑。

哪怕有朝一日他登上了那个九五之尊的位置,仍是无法摆脱这段黑历史。

之前上官盈和芍药不是没有在他面前哭诉过,一个强调自己并没有失身,另一个想祸水东引,把一切矛头指向司马蓉。

然而越是这样,他越是不肯信。

如今芍药学聪明了,把问题指出来让穆临风自己去想,去查。

穆临风身体一颤,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却正好碰到了上官盈的尸体。

看到那面目全非的尸体,他的瞳孔猛的一缩,心里竟产生了一丝悔恨,还有心虚。

难道他真的错了吗?

就是这么一个恍神,穆临风的思绪被带到了一个月前。

那时,他奉旨去南山剿匪,大雪封山,景王又暗中做了手脚,扣着军需迟迟不发,穆临风是腹背受敌。

幸好苍天有眼,他命不该绝找到了突围的方法,一举攻上山匪老窝。

双方对峙的第三天,山匪老窝的城墙上,满脸横肉的山匪劫持着上官盈,拿她的性命来要挟他退兵。

可,他怎么可能会为了上官盈放弃大好的立功机会?

当时,他记得山匪头目说会让他后悔。

没想到这个后悔,就是把上官盈丢入青楼。

等他荡平山匪归来,找到她时。

他清晰的记得,在破门而入的瞬间,他看到的就是——数名肥头大耳的猥琐男人,正压着上官盈……

他当场就结果了那几个男人,从此对上官盈产生了生理上的厌恶,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

如此想来,他好想真的忽略了许多细节。

上官盈自从嫁给他之后,没有他的允许和陪同,除非是宫里召见,不然她不会随意出府。

就算出了府,也会有守卫跟着,王府的私兵可不是吃素的,都是从北大营挑选出来的一等一好手,区区山匪又不可能大批进入皇城,那么上官盈到底是怎么被劫的?

当初护卫的人又是谁?

这些问题他从未想过,因为,回府之前,他先遇到了司马蓉,是她告诉他上官盈身处青楼的事。

穆临风把目光移向身后,一双漆黑的眼眸晦暗不明。

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司马蓉一惊,神色有些慌乱,却转瞬即逝。

她低垂着眼眸,双手不停的搅动手中绣帕,声音极其委屈的说道:“王爷,您为何这般看着妾身?您是怀疑妾身吗?”

穆临风眉头紧锁,呼出一口气,闭了闭眼,缓缓道:“此事,本王必定会严查。”

司马蓉一僵,背后直冒冷汗。

不过片刻,她定了定神,那件事的首尾她都清理干净了,绝对不会留下把柄!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穆临风嘴角微抿,眼睛里有着说不清的情绪在翻滚。

这么久以来,他从没怀疑过司马蓉说的任何一句话,因为她是他心尖上的那个人,他信她。

可是这一刻,他竟然犹豫了。

穆临风抬了抬手,王府的侍卫单膝跪在他跟前,谨听调遣。

穆临风眉目冷峻,神色沉冷,“本王要知道真相。”

“是,属下领命。”侍卫应声,带着一队人马离开。

“你先行回府。”穆临风这话是对司马蓉说的,可目光却没看她一眼。

司马蓉想要再说些什么,见护卫上前来请,她深深的看了穆临风一眼,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