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医女:王爷,该吃药了

天才医女王爷该吃药了孤飞燕君九辰在哪看?轻叶小说网带来天才医女王爷该吃药了孤飞燕君九辰by芥沫章节在线阅读,作者“芥沫”。该书主要讲述了:她是绝世无双的药学天才,手握药王宝鼎,一朝穿越,竟成御药房最卑微的小药奴……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天才医女:王爷,该吃药了小说

“快走!”

“睿儿,你一定要带燕儿离开,大秦和燕儿就都交给你了!”

“走!父皇命令你们,马上走!”

……

背后尘烟弥漫,劲敌穷追。

大秦帝国的皇帝正在不远处同敌人厮杀,以一敌数,已负重伤。

一个年仅八岁的女孩,被仅大她两岁的皇兄紧紧抱在怀中,捂住着眼睛。她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紧张而急促的兵器交接声。

皇兄抱着她拼命往南跑,很快就将她交给了另一人,“顾南辰,照顾我好妹妹!”

“太子,你不能去送死!”

“我是大秦的太子,我绝不当逃兵。家有难,我当同当;国有难,我更当同当!你带我妹妹离开冰海,快!”

女孩看着周遭的一切,整个人都愣着,一动不动的。她像是吓傻了,眼睁睁看着皇兄挥着短剑奔回战场,都无动于衷。

抱着她的人往南,皇兄往北,她趴在那人肩上,木讷地看着皇兄的背影渐渐远去。

忽然!

“咻”得一道急促无比的破风声由东而西贯彻了整个战场。只见一道利箭从从东边疾飞而来,贯穿了皇兄的身体。

女孩一怔,随即就清醒了过来,撕心肺裂地大喊,“哥……”

……

孤飞燕猛地从床榻上弹坐起来,脸色苍白,心跳急促。她伸手一摸,发现自己又泪流满面了。

十年了,她时常梦到那个小女孩。虽然每次抱走小女孩的人都不一样,可都一样在拼杀在逃命。孤飞燕不知道那个小女孩是谁,更不知道为何会一直梦到她。

“大秦?冰海?父皇……哥哥……顾南辰?”她喃喃自语,只觉得这些字眼特别熟悉。

她努力地回忆,脑袋立马剧烈疼痛起来。梦中里的一切如潮水般汹涌而来,充斥她整个脑袋,似乎要将她淹没。

孤飞燕受不了,紧紧抱住脑袋,大叫起来。

“你到底是谁?”

“他们是什么人??”

“我又是谁?”

……

同过往的每一次一样,孤飞燕什么都没回忆起来,最后疼晕了过去。梦一回,忆一回,痛一回。幸好,她没有把梦忘掉,也还记得住那些名字。

午后,孤飞燕醒来。

她走出屋子,便见满山遍野皆药田。温暖的阳光洒满山间,空气里全是药草的清香。这片山林名叫冰海灵境,与世隔绝,盛产奇药。

孤飞燕从八岁开始,就在这里学药,跟师父住在山巅上。她是谁,来自哪里,她都忘了。

一抹身影突然出现在药田里,恍若幻影,由远而近,忽的就到了她面前。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师父。

他一袭白衣,身姿颀长,丰神俊朗,尊如神祇。他看似年轻,可眼眸里那三分慵懒七分超脱,却像是活了上千年的人才能有的。

孤飞燕不知道他的名字,因他喜白衣,便称他白衣师父。

白衣师父宠溺地看着她,轻叹,“东风扑面来,春社燕归日。我的小燕儿又大一岁了。”

孤飞燕并没有提噩梦的事情,过去十年,她每梦到一回都跟师父提一回,师父说他的耳朵都听出茧了,他也解答不了她的疑问。师父还说,噩梦不可言,言之成真。后来,她就都不说了。

“师父,今年赏燕儿什么好东西呀?”

孤飞燕一脸期待地伸出手,那双黝黑的大眼睛里写满笑意,似乎有星光。

今日是她十八岁生辰,也是她在冰海灵境药药的第十年。师父说她像只孤飞的燕儿,就给她取了“孤飞燕”这个名字,生辰定在燕归之日,春社日。

白衣师父优雅抬手,凭空就托出一个袖珍小炉鼎。他慵懒轻笑,“小燕儿,你长大了,这药王鼎就赏你了。”

药王鼎,鼎中有神火,可炼药方千百帖;鼎中藏空间,可辟药田千百亩。

这可是师父的宝呀!

孤飞燕先是一愣,很快就激动地双眼放精光。她急急夺来药王鼎藏到背后,认真说,“呐,送了就送了,不许反悔!”

白衣师父呵呵笑了起来,三分无奈,七分宠溺。他轻轻揉了揉孤飞燕的刘海,反问道,“小样儿,对你,为师何曾反悔过?”

孤飞燕只觉得师父这话有些奇怪,她也没想那么多,开心地咬破手指以血和药王鼎契约,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师父竟趁她不备冷不丁将她往背后的深渊里推。

“啊……”

孤飞燕掉落下去,幸好抓住横生的树枝,她无比震惊,大喊,“师父,你做什么?师父……”

白衣师父那好听的声音里透出些许不舍,却也依旧平静,“燕儿,你必须到玄空大陆去。终有一日,你会明白的!”

孤飞燕这才意识到师父并非开玩笑,她吓得大喊,“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师父,救我上去,救我……”

回应孤飞燕的不再是白衣师父的声音,而是树枝断裂的声音“嘎吱”。

“啊……混蛋师父,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孤飞燕极速直线下坠,她仿佛掉入了一个无底深渊,那种感觉不像身子下坠,而像是灵魂在往下掉……

玄空大陆,天炎国。

孤飞燕在马车里醒来,发现手里抱着一个小药鼎,正是师父的药王鼎。很快,无数陌生的记忆就全涌到她脑海里。

她没有死,她竟然重生到师父口中的“玄空大陆”!

孤飞燕的灵魂重生在天炎国晋阳城的孤家的大小姐身上,原主长得跟她一模一样,名字也叫孤飞燕。而且很巧的是,原主八岁溺水被救,昏迷了一年才醒,醒来就失忆了,跟她一样没有小时候的记忆。

孤家原本也是大世家,后来家道中落,原主不得已入宫为奴,在御药房当药奴,前几天才刚刚升为药女。

今夜,原主奉命去帝都郊外的东军营给程少将军送药煎药,最迟日出之时必须抵达军营,否则小命就保不住了。

“玄空大陆,孤家,药女?”孤飞燕抱着小药鼎,陷入沉思。

她为什么会重生?

是因为白衣师父的力量,还是因为“玄空大陆”跟“冰海灵境”两个世界之间存在特殊通道?

她还能回到冰海灵境吗?玄空大陆上,会有人知晓冰海灵境吗?师父,到底要她来这个陌生的大陆做什么呀?

孤飞燕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怎么回事,她也懒得去想了。只要她还活着,那就先既来之则安之吧!

孤飞燕也不知道原主怎么会死在马车里,见马车和护卫没发现异常,她便静下心来,以神识进入小药鼎。小药鼎虽已经被师父修炼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但是,契约到她手里,一切都还是要从原点开始的。

孤飞燕检查了一番,发现师父还算有良心,在药田里给她留了一些常用药材、她又试了试召唤药王神火,发现自己的天赋不错,一契约就能召唤三品神火了。

孤飞燕正高兴着,马车却突然停下,只听得外面护卫大喊,“有刺客!大家小心!”

刺客?

行刺一个小药女?没理由呀!

孤飞燕偷偷掀起垂帘想往外看去,却见一把利剑朝自己袭来,她吓得连忙后退,那利剑就刺在她身旁,差一点点刺中她。她吓出了一身冷汗,不敢动弹,而利剑一缩回去,她当机立断,将身旁的药包收入药王鼎的空间里,从窗户跳车!

这下,她看清楚了状况。

车夫已死,随行的六个护卫正在跟一个刺客激烈厮杀。刺客一身黑衣劲装,带着一个银白色假面,像极了武林人氏,武功极高,即便以一敌六,都不怎么见吃力。

来者不善呀!

孤飞燕都不敢爬起来,她偷偷滚到草丛茂盛处,想无声无息遁逃。

哪知道,假面刺客早就注意到她了。一解决掉护卫,假面刺客立马凌空翻身而来,落在她面前,二话不说,扬剑直刺过来。

“等一下!”

千钧一发之际,孤飞燕闭上眼睛大喊,“少将军的药不是我送的!”

话音一落,孤飞燕就感觉到凌厉的剑气在她面前戛然而止。她暗暗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蒙对了。

就这个刺客的武功来看,来头不会小。他好端端的不可能来行刺她一个小药女的,所以,他应该是劫药的。御药房的人交代得非常清楚,天亮之前务必将药送达军营,否则,程少将军危矣!

孤飞燕正要睁开眼睛,假面刺客却将利剑架上她脖子,冰凉的触感让她不自觉打了个冷颤!然,比这剑刃还冰冷的是假面刺客的声音。

他问说,“药在哪?”

“在,在……”

孤飞燕小心翼翼睁开眼睛,只见假面刺客一身夜行衣,身材修长高大。银白面具遮挡了他大部分脸,只露出他的嘴和眼。只见那嘴角微垂,冷傲孤高;那眸光幽冷,摄人心魂。

单单一张嘴,一双眼竟能给人一种赏心悦目,远观不敢亵玩的孤傲感,天知道那面具之下是一张怎样惊若天人的俊脸。

对上他的眼眸,孤飞燕微微愣住了。她只在师父眼睛里见过可以直击人心的光,而这个男人,竟然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