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风莫佳雯小说

张风莫佳雯小说《猛婿》全章节阅读,一生小说为大家带来大神猛神精心编写的经典小说,其构思巧妙,内容饱满。在临海酒店的楼顶花园上,两个人影坐在一张桌上,谈论着什么。张风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看着手里的文件,随后签了个字。

《猛婿》精选:

临海酒店。

在临海酒店的楼顶花园上,两个人影坐在一张桌上,谈论着什么。

张风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看着手里的文件,随后签了个字。

“少爷,那么从今天起,这家轻柔化妆品公司就是您的了,我以后就是您的秘书,为您处理公司事务。”林月对着张风微微一笑。

“告诉我那父亲,他要的50亿我已经给他了,以后别没事有事的就来找我。”

“至于公司的事暂由你做主,不过过几天我需要你与佳雯优品合作,帮他们宣传。”张风淡淡说道。

“少爷放心,我一定将这些事做好。”林月轻咬朱唇。

张风点了点头,他倒是对林月的能力和衷心没有怀疑。

林月本是一个孤儿,后来被张家收作仆人,因为能力从小就出众,所以一直被当作张家嫡子培养,也就是他的影子培养,目的是为张风继承家主后,能够稳定家族内部。

也因此,林月是只属于他的人,其他人不可调动。

不过因为张风犯错受罚三年的原因,不能和张风联系。

“少爷,你还好吗?”林月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心中的话说了出来。

虽然他不能和张风联系,但不代表她不知道张风的处境。

入赘的女婿,受外人侮辱,甚至在家还要受到各种白眼。

张风一愣,指了指自己的身体:“还行吧,腰好腿好精神好。”

“少爷……”林月娇嗔。

“行了,我还有点事,后面的事就交给你了。”

说完,张风站了起来。

……

另一边,佳雯优品公司。

“莫总,有您的快递。”

前台小妹拿着一个快递盒子走到了莫佳雯面前。

莫佳雯有些疑惑,她记得这几天因为投资的事弄得焦头烂额,并没有买什么快递,而且这个快递怎么看起来有些怪,太过于精致了。

不过莫佳雯还是决定将快递盒拆开。

只见一个镀金的盒子赫然出现在她眼前。

看到镀金盒子,莫佳雯心中一跳,她还是第一次看过有人奢侈到将包装盒镀金,甚至还用一些各色的钻石碎块当点缀。

“莫姐,这是什么礼物,竟然用镀金钻石做盒子!”前台小妹一阵惊呼。

听到前台小妹的惊呼声,附近几个女员工也跑了进来。

“哇!莫姐你买的是什么啊!”

“是哪家大少爷给莫姐买的吧,这包装也太奢侈了。”

“这……莫姐,快开看看嘛,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

一声声赞叹传入莫佳雯的耳朵里,不由苦笑,因为就算是她也不知道这个是谁送的,不过看这包装的奢侈,送礼的人肯定非富即贵。

“难不成是张少,或者是陈少?”莫佳雯暗暗想着。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莫佳雯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打了开了。

然而就在打开的一瞬间,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死死盯住眼前的礼物。

只见一枚精致的吊坠躺在盒子里!

但最吸引人目光的不是以金线穿着一颗颗钻石而过的吊链,而是那颗镶嵌在上面的一颗祖母绿宝石!

桌上的绿宝石,模样似心上插着一把箭,宛若青翠欲滴的春叶,让人如同置身在仙境,表层流转的淡淡光晕,让人仿佛看到了遗落在人间的精灵。

就算是门外汉看一眼也能明白,这是枚极品宝石!

足足过了十多秒,才有人反应过来。

“这,这不会是传闻价值上亿的丘比特吧!”

“可丘比特在很多年前被人在拍卖会拍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但看模样,绝对是正品!”

听到其他人的议论声,莫佳雯才从震惊中回过神,当是她看到镀金宝石盒时就知道里面的东西绝对是珍品,但是没有想到里面竟然是“丘比特”!

莫佳雯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她很确定这是正品,并不是当初张宇给她的仿品,因为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

对于这枚宝石,她已经喜欢了很多年,当初这枚宝石被人拍走,她还有些失落,但令人没想到的是,丘比特就像是童话故事一般地降落在她的眼前!

可是这到底是谁送给她的?莫佳雯心中疑惑越来越大。

难不成是张宇那天看到自己喜欢丘比特,所以倾尽家产给自己买的?莫佳雯心里满是感动,她相信自己只要带上这枚吊坠,她在年会上绝对是全场的焦点。

……

就在张风刚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

一个长相帅气还穿着名牌服装的青年走到了他们俩的桌前。

“我叫年白晓,不知道小姐叫什么?”

年白晓一边说着,一边屁股往张风的座位压了下去。

林月柳眉一蹙,对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青年极其反感再,加上张风打算离开,她也懒得继续坐下去,正打算起身。

“等一下!”年白晓见到林月一点面子也不给他,心中十分恼怒,想要拽住林月白如羊脂的藕臂。

他在这临海酒店作威作福多年,那些富家子弟见到他也得客气的叫他声白哥,哪有如林月这般,一句话都懒得开口,见面就要离开的。

就在他要抓住林月手臂的时候。

一双大手将他的肩膀抓住,然后猛地一推,他就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摔在了地上,整个人灰头土脸。

“你想要找死是不!”年白晓站起来,大声的咆哮。

张风耸了耸肩,似乎对刚才的事一点也不后悔。

看到张风一脸镇定的模样,年白晓以为他是什么大人物,但一看到张风一副穷酸样的模样,连他自己都笑了。

年白晓用手指着张风的鼻子:“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张风打量了一下年白晓,摇了摇头:“我为什么非要认识你。”

听到张风的话,年白晓确信这是个穷小子,估计是被哪个漂亮的女人看上才进入了临海酒店。

年白晓一想到这个穷小子竟然被那么极品的女人看上,口干舌燥,心里愤愤不平,要是那个女人能够被他玩一年,他少活一年都愿意!

“小子,那我就告诉你我是谁。我干爹,就是临海酒店的老板,郑德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