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力荐福运娇娘种田记

为您力荐好文《福运娇娘种田记》,提供小说福运娇娘种田记洛伊婉泠若羽在线预览,福运娇娘种田记讲的是洛大毛哭的声音更大了,这个兔子一样的小家伙此刻大声的喊着,一双原本晶亮透彻的大眼睛都变得通红,就像是一只急了眼随时都会咬人的兔子。

《福运娇娘种田记》精选:

洛家没大人了,而洛大毛是洛家唯一的男丁。虽然洛伊婉有着现代人的思想,不认为传宗接代一定要重男轻女,但洛伊婉却明白按照此时此地的风俗,洛大毛就是洛家唯一的独苗。

既然有幸来到这个世界,借了洛家长女的身体,她就要好好地报答洛家,照顾好洛家的这两个小萝卜丁。

他们造访的这位老农,虽然不是村里最年长的人,却是村里经历的事情最多的人。老农姓林,但却之前那个黑了心肝的林婶没有任何的关系。林老头早年的时候是当兵的,做过军医还学过写字。只不过,后来伤了腿就从部队里退了出来。

要说人有能耐,无论走到哪里都有能耐,干哪一行都能干出点门道来。这老林就是个能耐人。到了杏园村后先是凭借着一把力气给人盖房子,盖房子盖的也是比别人好,打桩子打的无人能出其右。后来有了钱买了地,种地也是产量最高,收拾出来的粮食最干净。因为种地种得好,老林早年还去附近的村子交流“心得”,收获了大把的好人缘。

再后来,老林跟着一个来村子里逃难的女人走了……这一走,就是数年。

等多年后回来,老林的腿瘸的更厉害了,人也苍老了很多,身边还跟了个五六岁的小娃娃……

当年老林也算是十里八乡大姑娘小媳妇眼里的“佳婿”,最后落得这个下场可以说是打破了无数待字闺中少女的梦。

本来以为老林就此一蹶不振呢,但是没想到老林又开始干起了老本行,把荒凉了数年的地又种了起来。当时很多人都说他们那地荒的年限太多了,肯定是种不好的,可没想到……第一年地里的麦子就大丰收,之后也是年年顺,顺年年……

老林,就成了杏园村里种地的好手,而关于他的故事,也成了杏园村的传奇……其实,没有人知道,他所经历的,比村民们知道的还要多的多……

“林大爷,在家吗?”

洛伊婉几人站在崭新的木板门前冲着里面喊着。

虽然老林家只有两口人,没有女人,但是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老林的那个儿子也是长得白白净净很是好看。如今也是十七八的年纪了,听说说了一门隔壁村的亲事,林家这阵子刚刚把房子翻新了一遍,说是入了秋就要娶新媳妇进门了。

“洛家的几个娃,你们怎么来了?”

林大爷推门往外走,虽然是四十多岁的年纪却有一头苍白的头发,眉宇间布满了皱纹,但一双眼睛却晶亮的很。

“林大爷,我们想求您帮我们看看地,想把那几亩地给种起了……”

洛伊婉的话还没说完,林大爷的脑袋就已经摇成了拨浪鼓:“不行不行,你那个地我路过的时候看过,救不活哩!”

洛大毛和洛二毛相对看了一眼,眼中都带着点点泪水。

洛大毛哽咽着往前一步:“林大爷……你帮忙想想办法,这个地不能卖!”

“要卖地?”林大爷一挑眉,眼睛里满是惊讶,“这是谁给你们出的点子?”

洛伊婉坦然的往前走了一步:“我想的。”

“好主意好主意啊!”林大爷点着头眼睛里都是赞许的神色。

看到林大爷这样,洛大毛的眼泪流的更是厉害了,但是他这次没敢继续说话,只是咬着牙用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洛伊婉。

洛伊婉被洛大毛这副小媳妇样看的心都要化了,虽然知道这时候正是对洛大毛教育的好时候,但又怕说重了这小萝卜丁承受不住。

有些传统思想,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林大爷,我没想把地都卖了,就想卖几亩,这样我们姐弟三人的吃食也能有保证了,地少点我们几个小娃也能照料的过来。”

“好!好主意!”

林大爷又是点头赞叹,眼睛比刚刚更是亮了。

“不行,一亩都不能卖!我们是庄稼人,地是我们的根基啊,卖一亩就等于短一截的根基!爹临死的时候千叮嘱万嘱咐的,千万不能卖地,就算是卖血都不能卖地!”

洛大毛哭的声音更大了,这个兔子一样的小家伙此刻大声的喊着,一双原本晶亮透彻的大眼睛都变得通红,就像是一只急了眼随时都会咬人的兔子!

洛伊婉微微皱起眉头,但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旁的林大爷就是一声暴喝:“大毛,爹他都死了,你怎么还念叨着那些顽固不化的老思想,现在重要的是活下去啊!你们守着那么多的地有什么用?还不是荒芜在那里!”

大毛梗着脖子,面色赤红,被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但是从他倔强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他依然不服!

洛伊婉突然有些头疼,她脑海里“熊孩子”三个字排成队的在她脑海里扑棱,直扑棱的她头昏脑涨。

这洛大毛实在是太倔了!而且是不分青红皂白是非对错的倔!真的是让人想不到,这么小的娃娃,竟然有这么根深蒂固的愚昧!

“啪!”

清脆的声响打破了屋内的沉寂。

洛大毛捂着脸,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家的大姐,洛伊婉的这一下竟然是把他给打呆了。

“大毛,本来这地我也在犹豫卖不卖。原因不是我觉得我们几个小胳膊小腿的真能担得起,而是顾及到你的感受。但是现在……”洛伊婉满脸的煞气,一双眸子看着自家不成器的弟弟,长长的睫毛在她脸上形成了一道淡淡的剪影,“这地非卖不可!”

“大姐!”

洛大毛大喝一声,声音里满是撕心裂肺,就好像是洛伊婉这是在要他的命一样。

“大毛,你能不能听大姐的话?”洛二毛早就在旁边看的不耐烦了,她都觉的洛大毛这是个榆木疙瘩脑袋,没得救!

“我才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本来就应该我当家的!”

说完了之后,洛大毛一阵风似的跑了,走的时候还把林大爷家的木头门摔的震天响。气的林家大爷在旁边直撇嘴,却又因为洛大毛也不过是个小娃娃,就没说什么。

洛伊婉把这一切行为看在眼里,心里已经有了些想法,但是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思前想后的时候,就回身给林大爷施了一礼,客客气气的说道:“林大爷,还是希望您陪着我们去地里走一趟,指点指点我们这地的种法,能多收一点粮食是一点,我们这几个小娃娃吃的也不多,能挨过一天是一天啊!”

林大爷本来就是个热心肠,现在看着洛家这三个小人也是可怜得很,连忙摆了摆手:“哎呀,不碍事啊不碍事,老夫我这就和你们去地里看看!”

洛伊婉立马高兴的随着林大爷往外走,快走出门的时候悄声对洛二毛说:“你去找找洛大毛,别让他想不开。”

洛二毛得了洛伊婉的令立马撒开丫子往外跑,她刚刚看着洛大毛跑出去的时候就想跟上去给这石头脑袋一大棒槌,只是又担心自家大姐原本就脾气不好,这一下再气出个好歹来。权衡了下,洛二毛觉得还是大姐这边更重要点……

可怜的洛大毛如果知道洛二毛的心理活动的话,恐怕得气到离家出走!

洛伊婉和林大爷一路走到田地前,那些原本蔫儿吧唧的麦子经过洛家三只这几日的浇灌……依然还是蔫不拉几。

“呃……你们家的这个麦子地啊,怎么比我上次见的还要……”林大爷后半截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是洛伊婉已经听的嘴角抽搐了——怎么感觉这两天都瞎忙活了?她可是除了和牛大妮开撕外,所有的时间都耗在这上面了啊!

“上次我没怎么注意,现在这么仔细一看,你们家这麦子地,恐怕不是缺水那么简单……”

林大爷一边说着一遍往前走,刚刚还有些调笑的神情此刻已经布满了严肃。

洛伊婉看着林大爷这样子,心里也是一咯噔——难道有人,在他们家的麦子地里做手脚?

林大爷翻看着小麦的叶和杆,越看脸色越是凝重,粗糙的手指在有些发黄的叶尖上用力的摩挲着:“你家这麦子地,有人下毒了!而且是这两日刚刚下上的!”

有人下毒了吗?洛伊婉的眉头薇薇周期,但嘴角却轻挑向上:“我知道了。”

阴冷的声音从洛伊婉口中发出,根本不似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而更像一个经历了沧桑看惯了人世是非的复仇灵魂。

“林大爷,有毒的麦子必然是不能卖给人吃的,我会和大毛二毛一起把麦子地铲了,再找村长把地卖掉一部分。剩下的……我自己会解决。”

说完之后,洛伊婉冲着林大爷鞠了一躬,转身就走。

林大爷看着洛伊婉那瘦弱的身形,总觉得会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发生,但是想要叫住她却又张不开口——这个小姑娘,给人的压迫感太大了。

洛伊婉回到家的时候,洛大毛和洛二毛都已经在家中等候多时。

洛大毛的脸上依然挂着泪痕吗,看到洛伊婉的时候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完全没有了往日的亲切和活力。一旁的洛二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洛大毛,但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自己迎上洛伊婉:“大姐,咱家麦子还有救吗?”

洛伊婉铁青着脸,看着还在那里兀自生闷气的洛大毛更是气不往一处来,心想着这小萝卜丁真是倔到三头驴都拉不回来!

“家里的麦子地啊?恐怕一颗也保不住了!我们下半年怎么吃喝,好可爱怎么长大,都成了问题呢!”

洛大毛终于是抬起了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我觉得……不能卖地的话,只能考虑考虑卖孩子了。”

说着,洛伊婉看向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洛大毛:“大毛,你说是卖你还是卖你妹妹啊?”

就连平日里稳中聪明的洛二毛,都白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