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落凝成糖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离光夜昙少典有琴免费章节,带来《星落凝成糖》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夜昙倒是吓了一跳,猛地回头,才看见玄商君站在自己身后。他这次过来,身上换了素色常服,腰间也没有系星辰碎片,倒佩了一块春水秋山佩。

《星落凝成糖》精选:

夜里,月白如霜。

青葵公主的日晞宫里有宫人守夜,外面不时有守卫成队巡查。

相比之下,一墙之隔的朝露殿就冷清多了。宫人都像是怕沾了晦气,远远在外面伺候,殿中一整晚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

夜昙坐在两殿相接的屋脊上,衣袂沐月,紫光流转。浓华耀目,以至于玄商君一眼就看见了她。玄商神君日间回到天界,仍然是不放心这未来天妃。夜间再临,果然她也并没有安分睡觉。

“你在干什么?”他问。

夜昙倒是吓了一跳,猛地回头,才看见玄商君站在自己身后。他这次过来,身上换了素色常服,腰间也没有系星辰碎片,倒佩了一块春水秋山佩。整个人看上去少了些凌厉,多了些容光温醇。

这个人,姐姐要是真的嫁给了他,也不算太亏。起码眼福还是有的嘛。夜昙说:“你要不要这么神出鬼没啊。哎,你今年多大了?”

“多大?”玄商君见识过她的无礼,也不计较。只是这个问题还是让他皱眉,他说:“自气凝神聚……至此两千七百年。”

“2700百岁?”夜昙瞪大眼睛,“不是吧?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学人娶妻!那……万一要是已经不行了……”

!不行……是指哪方面啊?哪方面啊!

玄商君飞快地截住她的话头:“神族年岁,较凡人漫长。一千六百岁才能算作成年,开始婚娶。历代神帝之子,成婚都晚。”

“喔。”夜昙有点明白了,“也就是说,你现在相当于凡人二十七岁了。”玄商君刚嗯了一声,她已经一脸同情地安慰说:“虽然很老了,不过你也不要太灰心了。”

玄商君:“……”谢谢关心啊!再说本君哪里老了?哪里老了?正值盛年好吗?!

他不想再接着这个话题聊下去了,转而问:“这么晚你为什么还不睡?”

夜昙说:“你怎么知道凡人夜里会睡觉?神经常下界吗?”

玄商君说:“神族素来就有下凡历劫的传统,凡人习性,吾等并不陌生。”

夜昙点点头,随手把一个小玉瓶放到一边。玄商君这才发现,原来方才她是在拧开瓶盖。瓶盖打开,气息外泄,他已然嗅出里面的药膏。是散淤消肿的药,配方称得上高明。

玄商君心中略觉宽慰,好歹这青葵公主对歧黄之术倒确实是精通。他问:“何处受伤?”

话刚出口,就见夜昙撩起裤腿,直至膝盖!她小腿白皙修长,被月光映照,如玉生辉。

“你!”玄商君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猛地侧过脸去,这次是真的沉下脸来,“你一闺阁女子,在陌生男人面前,如此行为不检,难道不知男女有别?”

话至此处,已是疾言厉色的训斥。

可夜昙毫无反应。她从小就被离光旸训斥惯了,脸皮厚如城墙,当然也不把玄商君这点怒气放在眼里。她只是莫名其妙,说:“我只是挽个裤脚,又没脱裤子,哪就行为不检了?你们神族都这么心脏的吗?自己心思龌龊,才会看什么都污秽腌臜。”

“你!”玄商君终于是恼了,转头看了一眼,见她仍施施然上药,忙又转过脸去,“离光氏竟然如此教养我族天妃,其心可诛!”

“这话就太严重了。”夜昙一边上药一边说,“神族不是一向超脱物外吗?堂堂神君,竟然如此着于色相。”她摇摇头,啧啧了几声,倒是很熟练地上完药,把裤腿放了下来。

玄商君余光一瞥,见她衣裳完整,方才转过身来。还准备再行说教,然而夜昙起身,竟然是准备直接离宫而去。他顿时几步跟上:“夜深人静,你不回宫睡觉,欲往何处?!”人间闺阁女子,有深更半夜在外面乱跑的吗?!

唉,老男人真是,连思想也封闭了。我姐姐真要嫁给了你,以后还不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啊?夜昙在心里为姐姐青葵点了个蜡,回头看他一眼,凉凉道:“玄商神君深更半夜,不也在外面闲逛吗?”

她抬起脚,刚要跳下宫墙,突然整个身体僵如木石。她本就是准备跃下宫墙,这时候骤然失重,向前便倒。

落地之前,她脑子里才转过一个念头——这是……神族的定身术吗?

玄商神君见她跌落,下意识闪身上前,伸手阻她坠势。然而指尖触及她的腰身,才惊觉女儿腰肢,竟是如此柔软!他心中一惊,倏然放手。

2700年来,他没有亲近过任何女子。便连母神,也自出生后便不再亲自教养他,只恐母性慈软,让他沾染娇骄之气。

如今面前女儿体香馥郁,而他掌心留芳,竟一时无措。

他一走神,夜昙啪地一声,摔在宫墙之外。虽然中途被他一阻,但她不能动弹,这一下子,也是结结实实地跌了个狗啃泥。

夜昙火冒三丈,混账啊,你故意的吧!不就是说你老吗?不承认事实就算了,竟然还存心报复!她缓了半天,才说:“少、典、有、琴!”字字咬牙切齿。

玄商君侧过脸,微微窘迫,说:“我已奏请父神、母神,会尽快接你至神族小住,也可学些规矩礼仪。你自己做好准备。”

“谁要跟你去神族,你神经病啊!”夜昙气不打一处来,然而全身上下只一张嘴能动。她试了几次,妖界术法竟然解不了玄商君这区区一个定身术。

这个老男人,虽然刻板守旧,但是术法基础是真扎实!两千七百年没有虚度啊!

“你还不快放开我!”她趴在地上,脸贴着地,一张嘴全是沙子。

玄商君指尖轻弹,她身上术法应声而解,夜昙从沙土里爬起来,先呸干净嘴里的沙子,这才转头:“你到底想干什么?算了,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其实我……”她正要表明身份,突然宫墙里,有人厉声喝问:“谁?!”

夜昙调头就跑。日晞宫的守卫全部被惊动,火把如龙,此时不跑,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