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婿张风》免费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猛婿》在线阅读,作者猛神当红作品,近来受到广大书友所喜爱,主要内容:张风懒洋洋的语气令年白晓大怒,要不是他是高贵的瓷器,张风是听说过他干爹的名字,还敢嚣张的楞头瓦片,他早就冲上去暴揍张风一顿了。

《猛婿》精选:

年白晓一脸傲然,他相信他干爹的名声就算是这个穷小子肯定也听过。只要他们知道自己是何等的身份,这个女人还不是他的囊中之物,任他驰骋万里!

听到年白晓的话,张风和林月两人双目相对,都不由一笑道:“听过。”

年白晓见两个听过自己干爹的名字,大喜过望。

“那你还不赶快给我跪在地上,磕头求饶!还有你!如果你肯陪我多喝几杯,我也饶了你!”

年白晓声色俱厉的话自然对两人造不出任何伤害。

“说了半天,你就说你就是个啃爹的呗。”

张风懒洋洋的语气令年白晓大怒,要不是他是高贵的瓷器,张风是听说过他干爹的名字,还敢嚣张的楞头瓦片,他早就冲上去暴揍张风一顿了。

“好!好!好!今天你要是能竖着走出临海酒店,我名字倒着写!”年白晓连说三个“好”。

“年白晓,小白脸,嗤嗤,挺适合你的。”张风脸上满是笑意。

年白晓听到张风的话,恨不得将千刀万剐,但他还是忍住怒火,给保安队长打了个电话,说他在楼顶花园碰到有人打他,还侮辱他的干爹。

听到年白晓的诉说,保安队长一个激灵,竟然有人敢在酒店里殴打年少,辱骂老板,那还得了?连忙从床上跳了起来,带着其他保安就冲向了楼顶花园。

很快,保安队长就带着人来到了楼顶花园。

“年少,您有什么吩咐?”保安队长走到年白晓的面前谄媚地说道。

年白晓看着张风,冷笑道:“让那个男的给我跪下,然后把另外那个女的拉到我房间去。”

保安队长连忙应了下来。

“小子,听到没有?还不赶快给年少跪下!还有你乖乖跟我们走,不然,哼哼!”保安队长挥舞着棍子,一副威胁的口吻。

虽然林月的容貌让他十分垂涎,但他也不敢忤逆年白晓。不过粥是喝不了,但他做事如果让年白晓满意,说不定也能给他喝口汤。

“我要是说不呢?”张风毫无惧色。

“那就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你们哥几个,把他给我好好修理一顿!”保安队长对旁边几个保安吩咐道。

可是,几个保安只是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都不愿上前一步。

年白晓和他们的头或许不知道眼前的男人,但他们之前跟着郑德武早就明白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这远远不是他们几个保安能招惹的。

这个男人林总经理见了也得弯腰,郑德武这种作威作福的狠角色更是当场下跪。

让他们去修理他,那岂不是厕所里点灯,找死?

“我靠!平时养着你们,现在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保安队长大怒,恨不得将几人踹死。

“李队,我,我们不敢啊!”几个保安一脸苦笑。

“李队,这是怎么回事?”年白晓眉头紧皱。

“年少您放宽心,我一定会解决好这件事!要是让您不满意,您扒了我这身皮!”保安队长一脸狠色,立下了军令状。

年白晓点了点头,现在他的倚仗就是保安队长,他还没蠢到阵前窝里斗。

“小子,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伎俩让他们罢手,但只要有我一个人,你就死定了!”保安队长用棍子指着张风鼻子,大声咆哮。

“哦?我倒想知道我是怎么死定的。”张风面不改色,不知道话里是嘲讽还是真的好奇。

“被我打死!”保安队长听见张风的话,眼神露出狠意。

“这样啊,那你信不信我能让那些保安把你打成猪头?”张风指了指那些保安。

闻言,保安队长哈哈大笑,对张风的话他自然是不信的。

“要是他们敢动手,我直播吃翔!”

就算这些保安和他有什么渊源,只能选择不动手,但是若是敢反水,不要说年白晓的干爹郑德武,恐怕就连临海酒店常年身居幕后的总经理林总,也不会放过他们。

“希望你记住你说的话,你你你,你们三个动手,把他打成猪头。”张风指着其中三个保安命令道。

保安队长冷笑,没有去看那些保安,只是不再废话,提起棍子就要抡向张风。

眼看张风就要被打的时候,但出人意料的是。

几个保安咬了咬牙就将保安队长扑倒,按在地上狠狠揍了起来。

“啊!你们几个干什么?!”保安队长拼命地挣扎,但哪是这三个保安的对手,不一会儿就被揍成了猪头,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你们剩下几个,可不要忘了照顾这什么年少啊。”张风笑眯眯看着年白晓。

“你们如果敢动手,我不会放过你们!”年白晓不由后退了一步。

剩下的保安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选择听从了张风的吩咐。他们也不是傻蛋,临海酒店总经理都要叫少爷的男人,岂是一个区区经理干儿子能够比的。

况且没看到一旁的林总没有说话,选择默认吗?

“你们竟敢造反!信不信我叫干爹来,扒了你们的皮!”年白晓见到几个保安将他围住,色厉内茬喝道。

“是吗?那你试试让你干爹来扒我们的皮。”张风来了兴趣。

年白晓大喜,连忙拿出手机给郑德武打了个电话。

“干爹!快来楼顶花园救我!你干儿子被人打了!”年白晓声音满含痛苦。

“敢在我的地盘打我干儿子,简直活腻歪了!你等着我!”

听到年白晓凄惨的哭诉,郑德武立刻就火了,自己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有孩子,所以一直把年白晓当亲儿子看,现在听到干儿子被打,他哪能坐得住?马上就踏踏地往楼顶花园跑。

挂断电话后,年白晓又恢复了之前嚣张的模样。

“我干爹一来,你们马上就要完蛋!”

年白晓原以为这些人会露出恐惧的神色,然后跪在他的面前求他饶命,却没有想到不仅是张风和那个女人一脸好笑地看着他,就连那些保安也在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注视着他。

他像是被人在动物园围观的猴子,羞愤无比,心中揣揣不安。

“还笑,老子待会让你们哭!”年白晓在心中狠狠地骂道。

不一会儿,郑德武就从楼下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