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星落凝成糖

这里推荐阅读《星落凝成糖》,提供离光夜昙少典有琴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天空飘起小雨,淅淅沥沥。夜昙膝盖有点酸痛了,她往旁边挪了挪,低下头。宫道浮草间,几只蚂蚁惊慌失措地把刚寻得的一只虫子扛回家去。

《星落凝成糖》精选:

夜昙已经跪了很久了。

就跪在朝露殿外的宫道中间。宫女内侍往来不绝,但都低着头远远避开,没人多看一眼。

夜昙也没有看他们,身边的人,无论长相如何,大抵都是一副相同的面孔。那些脸上总是带着恐惧、厌恶,再配上两分虚假的笑容。

难看。

天空飘起小雨,淅淅沥沥。夜昙膝盖有点酸痛了,她往旁边挪了挪,低下头。宫道浮草间,几只蚂蚁惊慌失措地把刚寻得的一只虫子扛回家去。虫子略肥,蚂蚁费了好一番力气,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夜昙随手折了根棍子,把虫子拨出老远。

蚂蚁四散奔逃,她嘴角扬起,但不一会儿,那些蚂蚁又爬回虫子身边,显然不甘心大半天的努力就这么付之东流。

夜昙再次伸手,将虫子拨得更远一点。冷不丁头上有人说:“世间生灵本已多蹇,你生而为人,应该心怀慈悲,为何再三为难?”

夜昙猛地抬头,才发现不知几时,自己面前站了一个男人,白衣丝履、身姿挺拔。夜昙跪在地上,在如丝细雨之中只能看清他腰间所系,竟是一颗小小的星辰碎片。明亮剔透,辉光隐隐。

她仰起脸,看见一副……跟她身边所有人都不一样的面孔。男人眉高鼻深,双唇薄而温润,烟灰色的长发垂落腰间。

本是端方君子,但此时他眉峰微蹙,容色冷肃。只有唇色温润,像一点暖花绽于寒雪,有意无意地,勾人采撷。

他眼里没有其他人惯有的畏惧,漆黑如墨的瞳孔里带着居高临下的审视和探究。这种目光,夜昙不喜欢。她问:“你是谁?”

男人的声音如冰如玉,清澈干净:“神族少典氏,有琴。”

“少典有琴?”夜昙一字一字重复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她面前,少典有琴眉峰微蹙。

他身份不同,天界大多称他尊号玄商神君。倒是真实姓名,已经好久没有人宣之于口了。面前唤起的女子,一身浓紫,在灰白色的宫道上,浓烈张狂,像要融化流淌。她不知道跪了多久,此时细雨披离,漫漫而下,她紫衣黑发如缀散珠碎玉。

倒是衬得那小小的一张脸愈发的白。

他问:“你是何人?”

夜昙眸子微动,突然记起他是谁!

神族少典氏!哟!这不是我那位未来姐夫吗?

夜昙还真有一个姐姐,名叫青葵。自幼许给神族为储妃。神族多清高啊,第一次纡尊降贵,从凡人中遴选天妃,就选中了离光氏的青葵公主。

整个离光氏都高兴疯了,皇帝暾更是恨不得建座高塔,提前把姐姐供起来。

每年姐姐生日之时,送礼朝贺的人就像这些蚂蚁一样,络绎不绝。每每宴饮,人声鼎沸,说的也全是神族的事。

夜昙对神族的事真是一点也不关心,但架不住这么多人说啊。她不情不愿还是听了一耳朵。

姐姐许给神族为未来天妃,而神帝长子正是少典有琴,尊号玄商神君。据传也是神帝和神后都属意的储君人选。

所以,说他是未来姐夫,还真是颇有可能。

一想起这个人的身份,夜昙就翻了个白眼。连带少典有琴这张脸,也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人不顺眼,态度当然也就不好了。她说:“神族了不起吗?你管我是谁!”

“嗯?”玄商君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怎么现在离光氏对神族很不满吗?他说:“即使本君只是普通来客,也应以礼相待。我观你衣饰,并非一般宫女仆从,为何如此不识礼数?”

“混账啊!”夜昙白眼翻得更厉害了,她指指自己端端正正的跪姿,说:“你们家管我这叫不识礼数啊?”

这……玄商神君居然一时无语,半晌,问:“那姑娘是为何行此大礼呢?”

这倒不是他有闲暇跟夜昙聊天,主要还是对离光氏的女子大为意外。她发髻未盘,显然是闺阁女子。身上衣饰贵重,绝非一般宫人仆从。

身在宫中,未出阁,又能配得上这身衣饰的……他问:“你是离光氏哪位公主?”

这个什么神君还挺聪明。夜昙眼珠咕噜一转,已经想出了一个足以吓他一跳的坏主意。她问:“离光氏还有哪位公主?”

果然,玄商神君眸光微沉:“青葵公主?”语声加重,已是威压之势。

夜昙哪里怕他?也不要怨本公主骗你,谁叫你自己无知呢?哼,跟其他人一样,一提到离光氏的公主,就只知道一个青葵。她不置可否,反而大摇大摆地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到了这时候,玄商神君终于露了一丝诧异,竟然真是青葵公主?传闻青葵公主蕙心纨质、禀性柔顺,为何此时看来,传言竟然严重失实?!

他心念如电,但很快也找到理由。青葵公主自幼被立为神族储妃,是否离光氏过于纵容?可未来天妃乃神族基石,岂能儿戏?

他沉吟不语,夜昙说:“跟你说话呢,你聋啦?”

这……还真是半点不惧。玄商神君说:“明日是你十五岁生辰,父神与母神念及你年已及笄,令本君亲临离光氏,送上贺礼。”

说着话,他右手一抬,一个锦盒出现在掌中。这个人也还算是好涵养。夜昙接过锦盒,并不打开,只是挥了挥手,说:“知道了,你走吧。”

玄商神君被尊崇了两千七百年,第一次被人像赶狗一样赶走。他说:“你对神族,半点敬畏也无吗?”

夜昙倒是奇怪了,说:“我长这么大,只敬畏过一物。知道是什么吗?”

玄商君知道不该问,但是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说话敢留悬念,他明知不妥,却还是问:“何物?”

夜昙眉飞色舞,说:“日晞宫巡夜的那条狗啊!它食秽而咬人,我两样都做不到,自然敬它畏它。怎么,你们神族也……哎!我话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走了?招呼也不打一个,没礼貌!”

她大声喊,可玄商神君去如疾风,头也没回。

何必问这一句?多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