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溪顾昊卿最新预览

近期关于主角是苏锦溪顾昊卿的小说《夭寿了姑娘放过我家王爷》已经完结了,苏锦溪顾昊卿的命运究竟如何,不妨来一睹为快。苏锦溪正抱着被褥睡得香。杨嬷嬷见状,不由得阴狠一笑,对着右手边的丫鬟使了使眼色,那丫鬟有眼力见的,端着手中的水盆便上前一步。

《夭寿了姑娘放过我家王爷》精选:

折腾了半宿,苏锦溪倒下就睡,本欲睡个好觉,却不想天刚蒙蒙亮,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二小姐,老奴带人来伺候您梳洗。夫人说了,您是待嫁的三王妃,他日嫁到王府万不能丢丞相府的脸面,从今儿个起,需得好好的学习礼教。您该起了,需得给老太太及夫人请安。”

杨氏身边得力的杨嬷嬷站在门外大声的嚷嚷着,话音落下,听里面没音,手一挥,丫鬟们便推门而入,一边四个,露出中间的路。

苏锦溪正抱着被褥睡得香。杨嬷嬷见状,不由得阴狠一笑,对着右手边的丫鬟使了使眼色,那丫鬟有眼力见的,端着手中的水盆便上前一步,自高向下的倾斜着。

“哗啦啦”

冷不丁的被一盆冷水浇醒,苏锦溪睁开眼睛,浑身戾气发散,猛地从塌上坐起,顺带脚伸出去一下。

“哐当”随着盆摔地的声音,还伴随着丫鬟被踹倒的惨叫。“啊!”

杨嬷嬷被苏锦溪的举动给惊了一下,想到以往苏锦溪软弱无能又愚蠢的样子,又放心下来。

“夫人担心的果真没错,二小姐如此作为实在是粗鄙不堪,老奴……”

苏锦溪站起身,抬手便甩了那老东西一巴掌。

“啪!”

“你……”杨嬷嬷捂着脸,又惊又怒的伸手指着她,从未受过如此的折辱。

“二小姐如此不识好歹,老奴定要禀报夫人,让夫人来亲自教导!”

“啪!”

苏锦溪二话没说,抬手又狠狠的甩了杨嬷嬷一巴掌。此刻的她浑身都散发着戾气,眉如寒霜,面色冷冽如冰。

“杨嬷嬷可是知错了?”她随手拿了旁边丫鬟捧着的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抬首漫不经心的询问着,声音微扬,带着不寒而栗的怒气。

杨嬷嬷被那两巴掌打蒙了,又哪里能觉得自己有错,见抬出大夫人,苏锦溪也没半点的害怕,还越发猖狂,觉得自己找到了惩罚的理由,当即呵斥出声。

“老奴好心奉大夫人之命来教二小姐礼教,二小姐却是如此折辱老奴,如今在丞相府且无事,日后到了王府可是丢的丞相府脸面,为了丞相府,老奴今日就要替夫人好好教训二小姐。将二小姐绑了,关入柴房!”

杨嬷嬷说的话一气呵成,她带来的都是大夫人院里的,苏锦溪又是个不受宠的,听闻这话,没人敢不听,八人皆扔了手中东西,竟是真的要去绑了苏锦溪。

苏锦溪眉都没皱一下,袖中已是摸出了昨夜从男人那顺来的银针,只要她们再靠近,那银针便会毫不留情的扎入她们的脖颈。

“啪!”一条红鞭子从门口甩了进来,离得近的皆被鞭子扫到,身上血痕顿现,尖叫着散开。

“下贱的东西,我看谁敢!”

一声怒喝传来,苏锦溪默不作声的收了银针,抬眸看去。

只见一女子红衣灼灼,劲装加身,手中红鞭紧握,标准的瓜子脸,虽是年纪不大,眉眼间却已是多了妖媚之样,只是这却被那一身红装潇洒压下去了,更显威风凛凛。

“三小姐这是何意?”杨嬷嬷转身,忍着怒气询问着。她能不把苏锦溪放在眼里,却不能不把苏染染放在眼里。

苏染染却并未把杨嬷嬷放在眼里,直接越过走至苏锦溪的身边,抬起手中鞭子便又抽了下去。

苏锦溪一动不动,抬起头睁大眼睛无辜的看着她。

苏染染一瞧她这样子,心里怒火都不打一处来,恨恨的摆下了鞭子,伸出手指恨铁不成钢般的指了指苏锦溪的额头。

“你呀,姨娘说你这次回来聪明懂事了些,我怎么瞧着还是这个没用的样。”

苏锦溪眨眨眼,勾唇笑了一下,心中暖意划过。

苏染染,秦姨娘的女儿,她的三妹妹,自小就与她处的极好,只是苏染染十岁那年生了场重病,秦姨娘担忧府内众人诡计多端,便让她爹,也就是兵部尚书秦大人带回去修养,只偶尔回来看看,近来听闻要接回来住了,想来就是今日回来了。

“三小姐,您刚回来,还是先去见过老爷夫人才是,免得惹了老爷夫人不快。”杨嬷嬷忍着脸颊的疼,咬牙切齿的开口。

苏染染自是听出了其中威胁之意,气的便又要甩她一鞭子。

苏锦溪见状,上前一步,拦住了她,抬脚踹了下去,侧首对着瞪大眼睛一脸见鬼表情的苏染染开口。

“你倒真的该先去看看姨娘,她近来身体不太好,教训几个奴才,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苏染染闻言回了神,盯着苏锦溪多打探两眼,没瞧出些什么,再想着她方才的举动,心下放心了些,点了点头。

“夏凝乃是我从尚书府带回来的贴身丫头,留给你。”话音落下连让苏锦溪拒绝的余地都没有,转身就走。

夏凝也是有眼力和聪慧的,当即便转身到苏锦溪身侧,躬身低首。

“奴婢夏凝,见过小姐。”

苏锦溪看了一眼,倒也没有异议,她身边确实缺了个信任又得力的丫鬟,既是跟苏染染回来的,又是贴身丫头,问题倒是不大,暂且先留着,若是发现有问题,再处理了便是。

“小姐还是先换了衣裳,这些个琐事,奴婢替您处理了便是。”夏凝态度恭敬,语气不卑不亢,比之这丞相府里的倒是懂事得体又有规矩多了。

苏锦溪心中又满意了两分,她还没应下,那边杨嬷嬷几次三番被人忽视,这些年跟在杨氏身边趾高气昂,各人巴结着,何曾落到如此境地,实在是气不过,知晓自己此刻拿捏不住苏锦溪,便要回去告状。

“既然二小姐不识好歹,老奴管教不了,便自请夫人来管!”说着一甩手,带着一众人便离开了。

苏锦溪无所谓,夏凝也不曾在意,自去给苏锦溪烧了水沐浴。

替苏锦溪收拾时,瞧见她袖中藏着些的瓷瓶和银针便要替她收起,放在新衣服上,苏锦溪转头瞧见了,立马呵斥。

“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