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寿了姑娘放过我家王爷by锦欢

锦欢为大家创作了《夭寿了姑娘放过我家王爷》,故事的主角是苏锦溪顾昊卿,更多的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待苏锦溪收拾完毕时,已是要日上三竿了,她瞧着镜中女子,不由得暗叹了口气。苏锦溪这才想起来,那是昨晚那人用来赔罪讨好的,当下走过去打开瞧瞧。

《夭寿了姑娘放过我家王爷》精选:

夏凝心下一惊,连忙缩回手,回身跪下。

“奴婢知错,不该动小姐的东西,请小姐责罚。”面色一片冷静,心中却是泛着一丝紧张。

苏锦溪软了软神色,倒是不如方才那般严厉了,轻声开口。“不关你的事,只是那上面沾了毒,往后贴身之物我自己打理便是。”

听闻这话,夏凝心中松了口气,连忙应下。

待苏锦溪收拾完毕时,已是要日上三竿了,她瞧着镜中女子,不由得暗叹了口气。

这原主已是芳龄十四,却因着被苛待的缘故,如今身上没几两肉,脸上也是带着些暗黄,双眼凹陷,颇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好在模样生的不错,虽不是倾城绝色,却也是小家碧玉,脸型娇小可爱,若是日后身子养好了,也是个不错的。

“小姐,这盒子可有毒?可需要奴婢放到他处?”身后夏凝出声,指了指枕旁两手大的木盒。

苏锦溪这才想起来,那是昨晚那人用来赔罪讨好的,当下走过去打开瞧瞧。

入眼便是闪闪发光,她不由得眼睛发亮,嘴角勾笑,心情好了不少。“算他识相。”她呢喃开口,伸手拿了两锭放在身上,随后将满盒子的金子给了夏凝。

“放在我这太打眼了,你私下里去送给秦姨娘,便说是我孝敬她的。莫教人瞧见,让人红眼。”

“是。”夏凝面无表情点头应下,转身退了出去。待出了房门,却是仇大苦深的瞧着手中的盒子,简直如烫手山芋般,连忙找了食盒过来,放在食盒中一同带了出去。

苏锦溪一直在观察着,见到夏凝如此,心中便越发放心了些,不该问的不问倒是个好性子。瞧着怀里的银票和金子,笑的越发的开心。

虽说她爱财,但也知道别人对她三分好,她该还人十分好。秦姨娘一直对她照顾有加,她暂时也没有什么好回报的,暂且就俗气些,还些金子吧。

夏凝刚走没多久,她这院中便又来了人,来的是三四个家丁,皆是拿着木棍,奉着大夫人的命令来‘请’她过去。

她心中冷笑,知晓这杨氏又来找她麻烦了,不过也间接的说明昨晚那黑衣人不是杨氏派来的,不然不会一大早就来了,要是她真的被刺杀了,最先进来的倒是最有怀疑了,杨氏可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只是可惜了,她还没来得及问呢,那人就被处理了。看来,她还是得先让自己强大起来,至少不能只是个没用的苏二小姐。

杨氏所在院落为杨柳苑,府中最好的位置,柳树依依、假山绿植,一应俱全,她倒是闲情逸致的不紧不慢的走着,听到三殿下时不由得一愣,细细听着才知。

原来那三殿下回来是回来了,但听闻被人下了剧毒,如今人虽是清醒,却身体虚弱,太医直言活不过三月,皇上震怒,重罚太医院,更命人极力彻查刺客一事。

传闻中三皇子顾昊卿三岁识经书,五岁摸兵器,十岁舌战群臣,十三岁上阵杀敌,直取对方首级,颇受皇上赏识,虽不在皇城,但其却设立了赤炎殿,专惩图谋不轨、无恶不作之人,人称阎王爷。

蓦地,她脑海中蹦出了昨夜男人的脸,真是越看越喜欢……连忙的甩了甩头,那男人心思极深。

昨晚那毒也不是特别难解,只不过需要以毒攻毒而已,他看着身份不凡,且她给下的腿上的毒已经没多少了,说明身边有个懂医的,偏偏还抓她去,分明就是试探她来着,万不可靠近。

她心思跳跃,直至人进了杨柳苑,到了堂中还没反应过来,还是杨嬷嬷那哭天喊地的声音大的刺耳,才让她回了神。

“夫人,老奴是从小伺候您的,是个下人,二小姐折辱便也算了,可夫人一心为二小姐着想,她却不领情,还如此作为,分明就是没把您放在眼里啊。您也真是苦,这些年为相府劳累,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却还得让人给骑到头上来……夫人,您命苦啊……”

杨嬷嬷嚎的是一嗓子又一嗓子的,让杨氏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难堪,当即拍桌“啪!”

“抬不上桌的东西,还未嫁出去,就如此嚣张跋扈,目无尊长,若真嫁出去了,可还了得?给本夫人上家法!”

杨氏存了心的要对付苏锦溪,听信一面之言便要作出惩罚,只想让苏锦溪死无葬身之地。

很快,家丁就将家法拿上来了,拳头粗的木棍,拿着都有些许费劲,更遑论打在身上,怕是几下就得把人打死了。

苏锦溪嗤笑一声,觉得这杨氏以往倒是挺聪敏的,这两日怎的这般蠢笨。

“母亲这话可就冤枉女儿了。母亲让嬷嬷来教女儿礼教,自然是好的,女儿也记在心里,可嬷嬷却是阳奉阴违,无主仆之分,寻着礼教的由头奚落女儿,更是对女儿动手脚,女儿好歹也是相府二小姐,未来的三王妃,被一个奴才欺负到头上,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更让人觉得母亲管教不严、毫无主母风范。当然,女儿知道,母亲并非这般的人。”

杨氏闻言,更是怒火中烧,攥紧了手帕,越发觉得这煞星不能留,却碍于脸面,只能按耐住。这院子里虽然都是她的人,但这煞星若死在她屋里,可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这煞星还有三殿下这个保障,只需再等上一等,等到这煞星没了保障,看她还能如何!

“嬷嬷,可有此事?”因此,杨氏也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并未当真。

“奴婢冤枉啊!夫人!今日她们都是随奴婢一同去的,皆是作证,请夫人为奴婢伸冤!”杨嬷嬷立刻跪下大呼。

“奴婢们什么也未看见。”其余八人亦是异口同声。

闻言,苏锦溪笑的更欢了,上前走了两步,走到杨嬷嬷的身侧,声音泛冷。

“杨嬷嬷当真没有在本小姐的身上泼水?当真没有对本小姐不敬?”说着,她伸手在杨嬷嬷的肩上拍了拍,随即站起了身,退了几步好生劝慰道。

“人啊,可不能面上一套,底下一套,说尽谎言,那样,可是会……遭天谴的。”

随着苏锦溪的话音落下,杨嬷嬷像是突然僵住了一般。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