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小说夭寿了姑娘放过我家王爷

近期爆火好文《夭寿了姑娘放过我家王爷》的主角是苏锦溪顾昊卿,这里提供夭寿了姑娘放过我家王爷苏锦溪顾昊卿小说阅读,夭寿了姑娘放过我家王爷主要说的是。她眉头紧皱,寻了一处石头坐下,闭上眼睛,脑海中闪过一幅幅画面。

《夭寿了姑娘放过我家王爷》精选:

众人惊叫,只见杨嬷嬷突然的七窍流血,不过片刻就断了气息,倒在了地上。

杨氏更是惊的浑身发抖,目光惊恐的看着苏锦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天谴啊,说来就来。女儿相信母亲也是被杨嬷嬷给蒙骗了,母亲宽心,女儿还有事,就先退下了。”苏锦溪淡淡的开口,话音落下就转身离开。

她本是要好好的和她们说话的,结果她们非要不听,那就怪不得她了。

啧,还是武力更好使些。

苏锦溪走在回去的路上,正想着要出府去,脑袋却一阵疼了起来,她眉头紧皱,寻了一处石头坐下,闭上眼睛,脑海中闪过一幅幅画面。

她瞧见了苏染染,正愤怒的拿着鞭子狠抽一个男人,怒气深怨,男人本是挨打,却是从袖中划出了一把匕首,手中匕首险些划伤了苏染染的脸,赶来的一个男人救下了苏染染,却是错手让那男人撞在了匕首之上,男人腹部中刀死了。

画面一转,救下苏染染的男人却是在断头台上,被刽子手砍下了头颅,台下苏染染痛哭嘶吼,秦姨娘晕厥。

满目鲜血,刺的苏锦溪目光一痛,陡然睁开眼睛,血色不再,心却仍是惊得。

她紧咬唇瓣,小声呢喃着。“管不得,管不得。”

“小姐,可是发生何事了?”夏凝远远的寻过来,却见苏锦溪神色凝重,脸色苍白,额头更是冒出冷汗,不由得目露担忧。

苏锦溪回了神,站起身来,神色又恢复了正常。

“无事,随我出去一趟。”

“小姐要出府?可是要与三小姐一起?”夏凝得知多问了一句。

苏锦溪脚步一顿,转头询问。

“她不是刚回来,不陪着姨娘,要出府做什么?”

“三小姐本是明日才回府的,因听说小姐回来了,便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今儿个本是二……秦二少爷巡兵回来的日子。三小姐与秦二少爷感情深厚,因此便想着去见一见。”

夏凝如今有把苏锦溪当主子,且知她与前任主子关系好,便没隐瞒,只是称呼上注意了些。

苏锦溪了然的点了点头,这秦二少爷,名叫秦子晋,是兵部尚书秦德的小儿子。

秦德只有秦姨娘一个女儿,自当是掌上明珠,后来秦姨娘出嫁后也一直没有再生,只是后来秦老夫人又怀上了,也算老来得子,如今也不过十八岁,与苏染染年纪相差不多,自是能处的愉快。

“不必打扰他们。”

苏锦溪的意思夏凝明白,便没多言。只是“小姐,老爷命令您不准出奚落院,若是您出府,怕是又要以此为难了。”

夏凝的提醒倒是让苏锦溪想起来,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

“不碍事。”她摇了摇头,明晃晃的告诉他们,她不好惹,让他们有所忌惮,倒是能让她安稳一些,让她能尽快的整合出自己的势力,光凭她现在身上的毒药,保命一时可以,长久不行。

夏凝没再多问,紧跟在苏锦溪的身后,眼睁睁的看着门口的守卫放行,没有一丝的为难,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不是说二小姐不受宠的吗?

她哪里知道,因为苏锦溪那日当众伤了那守卫的眼睛,便无人再敢拦着,总归都是府里的勾心斗角,只要主子不追究,就不会惹到他们身上,又何必上赶着找人麻烦。

出了丞相府,苏锦溪倒是为难了。

原主的记忆中,关于外面的世界几乎没有,因为原主几乎就没怎么出过丞相府。

“夏凝,你知道这皇城里,哪卖的兵器最好?”她现在赤手空拳的,顶多就是些花拳绣腿,还是先寻点保命的才行。

夏凝无语凝噎的瞧着苏锦溪,默默的开口。

“小姐,秦老爷是兵部尚书,兵器一类最好的自然都是上缴兵部,您要是想寻个称手的兵器,可以去找三小姐,三小姐在尚书府中,可有一间兵器室,秦老爷搜集来的好兵器都在那间兵器室里了。”

苏锦溪楞了一下,倒是没想到,不由得拍了拍夏凝的肩膀。

“说的也是,等回府了记得提醒我一句。”

兵器有了着落,苏锦溪倒也不着急了,寻着那日走过来时见到的百药堂而去,从那男人顺来的药太少了,还是得多寻点,多备点毒药才是。

待到了百药堂,苏锦溪才发现,她想的完全错了,治病救人的地方哪来的毒药,啧,这里可不能跟现代比,各种药物都有,混合一下就能提炼出毒药来。

这里能有的也都是些寻常的治疗药物,要真正的毒草药,估计还得她自己去寻,郊外的那片林子不错,改日还是要去看看。

转了一圈无果后,苏锦溪便要往外走,却突然的走进来两个人,险些与他们撞上,为首一人面色冷冽,更是带着急色,背上背着一个,晕过去了,似乎情况不太好。

苏锦溪瞧了一眼,没有出声,侧首让过。

那人并未顾及到他,将背上那人放在治病的地方,让大夫医治,那大夫却是瞧见那二人衣衫粗粝,并非有钱人,便心生敷衍,为首那人瞧出来了,猛地出剑,割下大夫的一片衣角。

“若不好好治,你便犹如此布。”

被为首那人吓着,大夫磕磕巴巴的点头,把脉了半天才憋出了一句。

“这位公子,这人已是毒入肺腑,已无药可救,节哀。”

为首那人似是不相信,只当这大夫还是嫌弃他们没银子,将身上仅有的十两银钱全都拿出来,赤红着眼睛。

“你若治好他,千金万银我也给你!治不好,你给他陪葬!”

大夫给吓得,直接跪下磕头,连忙说自己无能为力,求饶。

为首那人见状,手中剑落下,却是不再威逼那大夫。

苏锦溪站在一边看的入神,心中有了思量,走过去轻声开口。

“我若救得了他,不要银子,你该如何?”

她看得出来,这人重情义,更心有良善,从他方才出手的情况来看,底子应该是不若的,当与莫言差不多,若是能收为己用,倒是不错。

男子似是诧异,看着苏锦溪,明显的露出不相信,却不愿放过这机会。

“愿追随小姐,听凭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