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重回十五岁

这里推荐阅读《重回十五岁》,提供顾殊莫箐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她绕过沙发,躲开檀木的小柜子,后脑勺的单马尾随着她的动作欢快地跳跃,彰显着活力,就连鬓角跟脖颈处的碎发,都在竭尽可能地舞动。

《重回十五岁》精选:

在莫箐确定自己重生了的两小时后,她开始握着鸡毛掸子,满屋子狂奔,张牙舞爪地追着弟弟莫颜跑。

她绕过沙发,躲开檀木的小柜子,后脑勺的单马尾随着她的动作欢快地跳跃,彰显着活力,就连鬓角跟脖颈处的碎发,都在竭尽可能地舞动。

她的心里,别提有多痛快、多舒坦了!

反正就是一个字:爽!

已经有多久没感受过拥有双腿的感觉了?

足有三年了吧?

三年前,她从舞台上跌落,醒来后就发现自己的双腿毫无知觉,她成了废人。

曾经发誓爱她一生一世,青梅竹马的恋人悄然离去,喜欢热议她的媒体与粉丝,除了表示惋惜外,没多久,就再也不关注她了。

如果不是顾殊……

得以重生的喜悦,让她一瞬间满血复活,看着在她前面飞奔,同时哭爹喊娘的臭小子,继续加速追赶,脚步轻快,就好似踩着七彩祥云,翻着跟斗去揍她欠扁的弟弟。

谁能想到,这个浑身上下,从头发丝到脚后跟,都散发着欠揍味道的臭小子,在不久后的将来,会是新一代的影视小鲜肉男神?

他们姐弟俩在影视圈极为出名——空有样貌,没有演技,一身的黑历史。

那时他们姐弟俩都招黑,可惜粉丝群不同,待遇也不相同。

有人质疑莫颜的演技,还有人说他没有素质,不够谦虚,风评不好,而且成名前很花心,玩弄过许多女孩子的感情。紧接着,他的那群脑残粉们就会跑去掐架,高呼:“莫颜有多努力,难道你们没看到吗?”

“我们不在意他的过去,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畜生?”

“他经常做慈善活动,对待前辈也很有礼貌!”

“你们一定是嫉妒莫颜长得帅!”

到了大家黑莫箐的时候,则是一群人同仇敌忾:“她绝对整过容,看她以前的相片,丑的不忍直视,鼻子里的假体都要冒出来了。”

“她就是个花瓶,在电影里笑容僵硬,表演浮夸,恶心!”

“她能上那个电影,一定是跟导演睡过,不然怎么可能会给她机会,让她毁了一部电影?”

唯一对她有利的争辩,也就是说:“不过,莫箐也的确长得很漂亮,非常漂亮。”

是啊,莫箐长大后很漂亮,加上打扮入时,会保养,会化妆,以至于她成了好些女孩子整容的范本,各大时尚杂志,也喜欢用她的相片做封面。

毕竟话题多,人红,杂志卖得也快。

当然,这都是上辈子的事了。

重生后,她再也不要做明星了,多风光也不!

就在她“噌噌”上了沙发,准备跳过去扑倒莫颜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突然走进来的是一名小男生,看上去年岁不大,一打眼,就能看到他皮肤白得不像话。

他是混血儿,皮肤白净得几乎透明,让不少女生都看了都会嫉妒,外加,他有着爆表的颜值。

他有着一双剑眉,以及湛蓝色的眸子,由于有欧洲人的血统,眼窝很深,更显得他眼睛深邃,好似浩瀚的夜,无底的海。高挺的鼻梁,漂亮的樱色嘴唇,以及漂亮得无懈可击的脸型。

曾经,她特别喜欢他的侧脸,就好似一件艺术品。

偏他是那种无死角的男神,随便一个角度,甚至是偷拍,都不会难看。

这个时候,莫妈妈喊了一句:“行了,别闹了,顾殊来玩了。”

人都进来了,这也喊得太晚了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莫箐已经要从沙发上蹦下去了,也不知是碰到上辈子的老公,突然有些小羞涩,还是怕撞到顾殊,手徒劳地抓了一把周围,抓到了沙发边的衣服架子,竟然一下子将衣服架子也拽倒了,身体也没稳住。

于是,她四仰八叉地摔在了地上,衣服架子砸在她的身上。

衣服架子并不重,但是伸展出来的杠子很是砸人,疼得她“哎哟”一声。

一抬头,就看到顾殊一脸震惊地看着她,手还往前伸着。

只可惜,他没能扶住衣服架子,只从上面抓下来一件衣服,还在手里拎着。

于是,重生后,她以这种场面,跟顾殊重逢了。

“要你何用……”她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连自己的媳妇都扶不住,笨死了。

“呃……你没事吧?”顾殊的声音有点低,似乎带着紧张,这让她一瞬间反应过来。

当年这个时候,她跟顾殊根本没说过话!

这时,莫颜也跑了过来,到了她身边,紧张兮兮地将衣服架子抬起来,看她自己就爬起来了,还拍了拍衣服,只是疼得龇牙咧嘴,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却还是气死人不偿命地问道:“傻×了吧?”

话音刚落,莫颜的后脑勺就被莫妈妈拍了一巴掌:“说什么脏话,没素质。”

看到莫颜被打,莫箐当即幸灾乐祸地笑了,对他吐了吐舌头,还扭了扭屁股,气得莫颜恨不得拿起鸡毛掸子,反过来追着她满屋子打。

她注意到,顾殊在这个时候后退了一步,让开地方让他们三个人说话,她下意识地朝他看过去,就感觉到顾殊在她看过去的瞬间将目光避开了。

前一世,顾殊说过,他对她是一见钟情。

那时候,她上初二,他才初一,刚跟莫颜一个班。

莫颜算是孩子王,总是跟一群男生关系都不错,由于顾殊是班级里的混血儿,全校就这么一个金褐色头发的男生,莫颜对他很是好奇,以至于总是拉着他一块,似乎觉得跟一个帅气的混血儿整天在一块,会显得他很厉害。

一次莫颜带着一群朋友回家,等着他换了球鞋,一块去打篮球。

一进去,就看到莫箐穿着印着小熊图案的T恤,一条牛仔短裤,漏出白皙纤长的腿来,啃着冰棍,单手掐腰地质问莫颜:“我让你给我带的饮料呢?”

“自己买去!”那时候莫颜是叛逆期,特别不喜欢跟姐姐说话,恨不得装成不认识,所以回答的很不耐烦。

那个时候的莫箐也很爱面子,而且性格强势,小小的她还不懂如何给男孩子留面子,直接过去拧莫颜的耳朵:“怎么跟你姐说话呢?!”

“就这样,爱受不受!”莫颜说完,推开莫箐就跑了。

“你混蛋啊你!”莫箐在屋子里扯着嗓子嚷嚷。

从那之后,顾殊就跟莫颜成了铁哥们,有事没事就愿意往她家里跑,为的就是看莫箐一眼。

其实莫箐听了之后,觉得挺惊悚的,完全想不明白,那种场面,顾殊怎么会对她一见钟情?她除了这挡不住的美貌,收敛不住的王霸之气,以及一身放荡不羁的帅气洒脱,再没什么其他的优点了啊!

“行了,都别闹了,我在冰箱里冰镇了饮料,你们三个一块喝。”莫妈妈说着,就推着两个孩子去沙发坐下,又对顾殊笑呵呵地说:“没吓到吧?我这女儿平时有点缺心眼,你就当没看见吧。”

莫箐一听就不乐意了,翘着二郎腿,拍着沙发的后靠背就开始嚷嚷:“妈,你这是帮我说话呢,还是拐着弯骂我呢?”

“夸你呢!”

“什么时候缺心眼都成夸人的词了,您怎么不多夸夸您宝贝儿子呢?”

莫妈妈端着托盘,将三杯冰凉的饮料放在桌面上,透明的雪碧还在“哗啦哗啦”地冒着气泡,三个人一齐端起来,很给面子地当着莫妈妈的面喝了一口。

这个时候,莫妈妈才回答:“怎么能当着颜颜朋友的面说他的坏话呢?”

莫箐喝了一口雪碧,大大咧咧地哈出一口气来,接着又问:“那你怎么就不想想,万一这里坐着的,以后是你的女婿呢?”

话音一落,莫颜一口雪碧喷了出来,还有些是从鼻孔里喷出来的,人也咳得厉害,画面那叫一个精彩!

她敢保证,他这副德行的视频如果发网上去,肯定瞬间掉粉,得跟倾盆大雨似的。

“姐,咳咳……你可别惦记,多少女生追我们家顾殊呢,都被拒绝了,你没戏。”转而就拿着纸巾擦自己身上喷溅的雪碧,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这他娘的呛死我了。”

她扭过头白了莫颜一眼,又看了看坐在他身边顾殊的反应。

不得不说,长得白净的人,脸红起来就是分明。

现在的顾殊,皮肤白里透红,眼波微闪,不敢看她,故作镇定地喝雪碧,将雪碧当降压药使似的,眼看着一杯雪碧见底了。

似乎察觉到她在看他,他整个人的身体瞬间僵直了,动作十分不自然,跟机械似的,就连颤抖的长睫毛,都带着欲盖弥彰的紧张。

其实,重生前,她只把顾殊当成弟弟的朋友,一个混血儿,长得挺帅的,印象仅此而已。

她从未没仔细看过他。

后期顾殊一直没找女朋友,她还当知心大姐,给他介绍过对象,自然是没成。

记忆里,顾殊一辈子,只交往了一个女朋友,交往后不久两个人就结婚了。

没错,他的女朋友就是她,在她摔断双腿,成了残疾后,这个暗恋她十几年的闷骚死傲娇终于表白了,还不嫌弃她,愿意娶她。

那时她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能在她完完整整,最美丽的时候,跟他交往。

竟成了终生遗憾。

现在认真地看看他,不由得感叹:嫩啊,真嫩啊,一个白嫩嫩的小正太,让人恨不得去揉他的脸,这才是真正的小鲜肉。

他比她小一岁,今年十四,情窦初开的年纪,感情含蓄得可以,当年的她看不出来,可是现在的她看得分明。

原来,这小子暗恋她的时候,这么可爱!

这么明显的事情,她之前都没发现过。

这一回,她可不能错过了,定要将他暗恋她时的模样看得仔仔细细,明明白白,透透彻彻。

不然,结婚后拿什么取笑他啊?

也不能总被他欺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