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气双宝追爹地小说

顾唯一北离墨小说的名字是《淘气双宝追爹地》,这里提供淘气双宝追爹地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顾明珠的眼里涌现出怨毒的杀意,恨不得将顾唯一生吞活剥,你还不知道吧!妈妈得了癌症晚期,爸爸的心脏这几年越来越不好了,才刚刚做了心脏搭桥手术顾唯一的身形蓦地顿住。

《淘气双宝追爹地》精选:

顾明珠又甜蜜又心酸,她抬眸仰望着男人冷峻的侧脸,喃喃,“寒川,你还是忘不了小妹是吗?!”

倏然,男人眼底迸发出凛冽阴鸷的寒光,捏住她下颚的手收紧!

“我有没有警告过你,不要跟我提她?”

顾明珠泪眼朦胧,仿佛受尽了委屈,她死死揪紧男人挺括的西装,“她不懂事犯了错,我这个做姐姐的也有责任!对不起,寒川,我知道我不该怀上你的孩子让你不得不娶我,可我……不是故意的,那天晚上是你喝醉了酒把我当成……”

“你给我闭嘴!”男人咬牙切齿的怒吼,薄唇如刀片般锋利,“顾明珠,你给我听好了,我的事情你少管!我告诉你,结婚以后,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做你的少奶奶,我可以给你名分,但你别妄想得到更多!”

说完,慕寒川松开她转身离开,仿佛北极冰川般,全身都被冷气覆盖!

“寒川,你不要这样!孩子是无辜的,你……”

门,却砰的一声关上!

顾明珠瘫坐在椅子上,脸上楚楚可怜的表情瞬间变为阴毒的刻骨仇恨,她受不了这种羞辱!

愤怒的一把将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狠狠扫落在地。

“顾唯一!你个贱人!为什么死了还要阴魂不散!我不该让你死的那么容易!我该让你下十八层地狱!”

说着,她美艳的面容狠毒,死死的攥紧拳心,嗓音狰狞到扭曲,“哈哈,不过是个死人!你还能蹦出来重新回到他身边不成!顾唯一,你看到了吗?你当初的一切都是我的!顾家是我的!就连男人都是我的!”

“就算他不爱我又怎样?!我还是有本事让他娶我!”顾明珠疯狂的冷笑,猖狂又得意的一把将肚子里塞的假货拿出来,狠狠地扔在墙上!

“总有一天,我会让他爱上我,我会生出真正的慕家继承人!”

可是——

突然,一道女声毫无征兆的响起!

“顾明珠,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你晚上睡得着觉吗?”

闻声,顾明珠惊恐的回头,望着身后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倏然眼底划过杀意和阴霾,“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她的化妆间里,怎么可能还有别人?!

顾唯一一步一步走近,忍了六年的恨在此刻倾巢而出,她本不想今天就戳穿一切,她本不想今天就泄露自己的身份!

可是顾明珠的所作所为,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此时,顾唯一褪去了当年的不谙世事,褪去了平日里的云淡风轻,褪去了遮住原本容貌的黑框眼镜!

那双璀璨夺目的明眸里,翻滚着惊涛骇浪,和刻骨铭心的恨!

“我是谁?我是你请的化妆师乔珊啊。”

顾明珠满脸都是警惕,她觉得不对劲,可是却努力让自己保持理智,“乔珊?!你都听到什么了?”

“该听的不该听的,我都听见了!”顾唯一勾唇,站在惊慌失措的顾明珠面前,“怀孕也要装,顾明珠,你从小演到大,演技那么好,不去当演员可惜了!”

顾明珠腿软,往后退,踉跄着撞上身后的梳妆台。

“谁说我装了?!”她尖锐的指甲,狠狠地刺进手心,“你想怎么样?乔珊!只要你帮我保密,我保证给你一切你想要的!”

顾唯一不动声色的冷笑,抬手随意又慵懒的松开绑起的马尾。

一时间,柔顺黑长的秀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仿佛荡漾的涟漪。

她这幅模样,她那双眼睛,除了容貌不同,跟当年的顾唯一越来越像。

“我想要的?我想要你把大姐的命还回来!你能吗?!”

想到当年车祸身亡的大姐,顾唯一心头的恨便多一分。

大姐去世的时候刚刚从剑桥大学毕业,本该拥有人人艳羡的未来,可是却含冤而死!

顾明珠攥紧拳心,眼底顿时浮现出杀意!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她要疯了!

这个叫乔珊的女人,为什么让她觉得是顾唯一!

顾唯一不是死了吗?!

就在此时,顾唯一如她所愿,抬手擦去眼尾泪痣上的遮瑕,那颗泪痣便仿佛星辰般若隐若现!

看到这里,顾明珠咬牙,眼底的杀意瞬间迸发,阴狠又怨毒,“你是顾唯一!?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顾唯一倔强的抿唇,“顾明珠,我回来了,意外吗?”

听到这话,顾明珠的内心顿时掀起滔天巨浪,仿佛有毒蛇在噬咬!

她笑了,“你以为我会信?!顾唯一在六年前就已经跳海自杀了!而且你跟她长的一点都不像!”

“不管你信不信,我只是来通知你,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我的东西我的男人你可以抢,但是唯有一样东西你抢不走!那就是血脉,就算你除掉我跟大姐也没用,你永远都不是顾家真正的女儿,麻雀就是麻雀,永远都变不成金凤凰!”

顾唯一的眸光瞬间冰冷,一字一句,果决冷厉!

为了等这一天,她等了整整六年。

如今归来,她定要将从前的账跟顾明珠算清楚!

“你!你给我闭嘴!你到底想干什么?!”顾明珠的眼里涌现出怨毒的杀意,恨不得将顾唯一生吞活剥,“你还不知道吧!妈妈得了癌症晚期,爸爸的心脏这几年越来越不好了,才刚刚做了心脏搭桥手术……”

顾唯一的身形蓦地顿住,“顾明珠!”

顾明珠笑的花枝乱颤,“他们现在把我当成他们的命,你知道吗,我能嫁进慕家是妈妈死前最后的愿望,你今天如果敢毁掉我的婚礼,就是在要他们的命啊……”

顾唯一强忍着情绪才没能将顾明珠给掐死!

“无耻!”

“知道我无耻还不滚?只要你滚到我看不见的地方,我保证好好的为爸妈养老送终!”

“你以为我怕你?!”顾唯一挑眉,眸光已经没有半分温度,“我告诉你,你没资格用爸妈威胁我,我就是死都不会给你伤害他们的机会!”

如果没有做好完全的准备,她怎么可能轻举妄动?!

既然重新出现在顾明珠面前,她就绝不后悔!

她只后悔自己来的太迟!

迟到眼睁睁看着爸妈从健康到疾病,在痛失爱女的折磨中煎熬却无能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