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

这里推荐阅读《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提供明希印少臣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他们兄弟二人关系向来不错,从小一起长大,亲密无间。毕业后分开两地工作,依旧每年过年都会聚一下。

《穿成甜文里的佛系反派》精选:

明希收拾行李箱的时候,就发现只带应季的衣服也得五六个行李箱。

这还是她放弃了很多过时衣服的最终结果。

穿书后明希一夜暴富,吃不胖还超级美。

这三年的日子就是买买买、吃吃吃、玩玩玩。

放学后无聊了就去逛街,懒得多看几眼,风格喜欢就新款全部来一件。

碰到了口红没必要研究色号,一般都是买套盒。

滋润的日子过了三年,还是要走剧情了,明希只能妥协。

这是宿命。

也是她做为反派应尽的责任。

明希的二叔跟二婶突然出现交通事故,双双离开了人世。

他们两个人还有一个女儿,只比明希小一岁,一下子成了孤儿。

明希一家都在别的省,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赶了过去,二叔跟二婶的后事都是明希的父亲明梵处理的。

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明梵整个人都沧桑了很多。

他们兄弟二人关系向来不错,从小一起长大,亲密无间。毕业后分开两地工作,依旧每年过年都会聚一下。

突然出现这样的意外,明梵无疑也是最伤心的一个人。

就在丧礼的当天,明梵突然找来明希,通知她:“我们家里以后会收养明月,并且为了照顾她,我们要搬到这边来住,这样明月才会觉得舒服。”

是通知,而不是商量。

明梵重情重义,愿意牺牲自己跟家人、老家的产业、家产都放在了一边,现在的重心放在了明月身上。

他要想尽一切办法照顾明月的感受,并不在意妻子跟女儿同意不同意。

在明梵看来,明月失去双亲,自然痛苦万分,太过可怜,当然是明月更加重要。

如果此时明希反对,一定会被明梵认为是“不懂事”。

在明希看来,这个设定不合理啊!他们这么有钱雇人都能照顾明月,没必要拖家带口过去啊!

但是书里就是这样的。

明希不去,谁当反派?!

“嗯,可以啊。”明希这样回答,还伸手拍了拍父亲的手臂安慰,“别说得这么沉重,没事的,我都理解。您也别太累了,我和妈妈可以分担,我也会尽可能照顾妹妹。”

看到明希这样懂事,明梵的表情稍有缓和,伸手揉了揉明希的头,没再说什么就离开了。

书中的“明希”,因为明月失去双亲,不得不搬过来跟明月一起住。

明希自然不愿意为了明月离开自己长大的地方,那里还有很多她割舍不掉的情感跟东西,并且不愿意回嘉华。

在她看来,明月失去双亲被收养,就该去他们家里,而非他们家里全部都搬过来。

这样闹了一阵没有结果,住过来后,明月又因为失去父母情绪不稳定,经常大吵大闹。明希性格也不太好,两个人自然成了宿敌。

后来明希发现明月暗恋邻居印少臣,于是开始了她的报复之旅。

作为书中反派,前主结局里的下场自然也是十分惨烈。

现在的明希跟原主有很大的不同。

她不喜欢勾心斗角,也不想争什么。

她在之前就试图改变剧情,让车祸不会发生,她就可以继续留在原来的城市过小日子了。

然而她发现她什么都改变不了。

她完全无法对身边的人说,这个世界是一本书。

她无法透露剧情,说的话会自动消音,重了甚至头痛欲裂,甚至晕倒。

那么就顺其自然吧。

无法改变的事情,何必要争呢?

到了新的城市、新的家,明希一天都不想在家里多待。

因为她知道她住过去初期会经常跟明月吵架,接着遇到印少臣,开始了黑化,兢兢业业地祸害主角们的日子。

明希去了附近的商场闲逛,因为充满了对未来的忐忑,她都没有什么购买欲。

在商场4楼买了一些游戏币抓娃娃,结果游戏币全部花光,也只抓到了一只小兔子玩偶。

她把玩偶别在了背带裤的带子上,逛了一会看到了旱冰场。

明希穿书之前有先天性心脏病。

这种病导致她很少会做运动,偶尔出去走走就算是她的健身活动了。

她曾经尝试过慢跑,觉得呼吸沉重,心跳有些加快了就赶紧停下来。

看到旱冰场的时候她还有一瞬间的伤感。

之前因为生病这些事情她都做不了,现在有健康的身体了,她想试试看。

进去交了钱,她拿着东西还有一阵迷茫,甚至不知道这个白色的网是做什么的。

她坐在换鞋的地方等了一会,看到另外一个人过来换鞋,才学着他的样子套上了网袜,接着穿上旱冰鞋,鞋带被她系得规规矩矩的。

穿上旱冰鞋后,明希就有些不会走路了。

她全程是找东西扶着,到了场地里也是自己扶着栏杆在外围慢慢学习。

到了人少的区域,明希试着松开栏杆滑了两步,接着又快速扶住栏杆。

走到头了再折返回来,如此反复。

“需要帮忙吗?”有一个男生滑了过来,到了明希的身边问。

明希在旱冰场里还是很显眼的。

长得精致到好似工艺品的女孩子,小心翼翼地自己学习,漂亮的长腿绑着厚重的护具,居然也像装饰品一样。

“我确实不太会。”明希笑着回答。

她一笑,男生的心都跟着一荡。

不能说现实里没有美女,只不过能见到的真的很少。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这种脸蛋真进入娱乐圈,说不定都能因为颜值一夜爆红。

男生开始殷勤地教明希滑旱冰,期间想伸手去扶她,却被她躲开了。

后来他拿出手机来,让明希可以扶着自己的手机,这样就不会有身体接触了。

男生对待她还挺绅士的,生怕被美女当成流氓。

刚教了一会,旱冰场里就突然一阵骚乱。

很快,就看到两批人对峙模样地聚在了一起,看起来都很年轻,气氛剑拔弩张。

男生定睛看了看,应该是认识那两批人,吓得拔腿就跑,一瞬间滑出老远去换鞋了。

明希之前被他鼓励着到了远离栏杆的地方,男生一走,明希自己没了支撑,原地站着不敢动了。

不少看势头不妙的人都快速离开了,给他们让出了场地。

这也使得两批人对峙的不远处,站着一个呆立的少女有点突兀。

明希也不想打扰他们,慢吞吞地蹭着往栏杆那边走。

“正常分手而已,至于吗?”说话的男生语气显得十分轻浮,问问题的时候还在笑,完全不在意这种情况似的。

“你个瘪三,干的是人事儿吗?”

“怎么就不是了?”

“采采有多难过你知道吗?她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一个畜生?”

轻浮的男生抬起手来,用大拇指蹭了一下嘴唇,突然侧头看向一边缓慢移动的少女。

旱冰场里有彩光灯烘托气氛,彩色的灯光从少女的身上扫过,在她的身上印下了一道彩虹,绚烂非常。

当少女一步没滑好,往前摔出去的时候,旱冰场的音乐正好放到了一句歌词:“你是自由的鸟。”

似乎是他看到美女就会怜香惜玉,看到她险些跌倒下意识就滑过去想扶她一下。

然而有人比他动作还快。

明希差点跌倒的瞬间被人稳稳地扶住了,她吓了一跳,猛地抬头就对上了漆黑的眸子。

如果别人的眼眸是一汪池水,那么这个少年的眼睛就是一片沼泽。

在边缘试探都会深陷其中,再难平安离开,一个不小心命都没了。

少年的头发似乎很软,也很蓬松,发尾还有些许卷翘,有着不自然的黑,犹如融化不开的墨,衬得皮肤更白。

她抬头时,看到的是他惊为天人的侧脸。

高挺的鼻子,下颚线的弧线优美,因为脸小以及没有多余的肉,让轮廓更加分明。

他的薄唇紧抿着,彰显着一丝不苟言笑。

这是明希穿书三年,甚至是穿书前见过的最精致的少年。

他生得好看,无论是眉梢眼角,还是薄薄的耳垂,每一处都几乎完美。

这让明希生出了一种想法:这个男生注定会是个祸害。

“谢谢。”明希站稳后立即道谢,接着继续往栏杆那么挪步。

少年看着明希,终于低声说道:“扶着我。”

“不用……”明希下意识拒绝。

“自己回头看看。”

拜轻浮的男生刚才的举动所赐,现在对峙的两拨人全部都朝他们两个人这边看过来。

明希知道是她打扰到他们了,立即说了一句:“对不起。”

接着不再犹豫,扶着少年的手臂让少年带着她离开。

万一大家突然扭头一起来围殴她可怎么办?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离开的时候,她依旧能够感受到两拨人注视的目光。

原本要聚众斗殴的场面,其他人都该围观这群人才对。结果要打架的人反而集体安静下来,也不吵架,也不叫阵,就这样目送他们两个人离开。

明希背脊的冷汗都流出来了,商场里有冷气都拯救不了她。

她单纯的以为,这群人这么震惊是因为自己打扰到他们打架了。

她扶着少年往外走的途中,少年突然脚底一晃。

此时少年就是明希的支撑,少年身体一晃,她也跟着失重,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朝一边倒了过去。

明希出于下意识的,立即伸手去护着那个少年。

少年因为她这个举动动作一顿,原本要跌倒却突然站稳了,还顺便一只手揽着她的腰将她拎小鸡一样拎了一起来。

站稳了之后,明希赶紧问他:“你没事吧?”

他怎么会有事?

他故意做的假动作。

从明希进入旱冰场后,他就注意到明希了。

在那两群人对峙的同时,他已经到了明希的身边,看到明希险些跌倒,反射性地扶住了明希。

扶完他就后悔了,明希就应该摔一跤,所以他才故意装出要跌倒的样子。

但是明希的反应跟他想象中根本不一样。

“没事,走吧。”少年回答完似乎更加不开心了,嘴唇抿成了一道直线,声音沉闷地回答。

明希点了点头,接着被少年送到了换鞋的区域。

少年垂眸,看着明希握着他手腕的手,有那么点嫌弃却没甩开。

“谢谢你。”明希对少年道谢,之前教她旱冰的男生跑得那叫一个快,仿佛后屁股绑了一串二踢脚似的。

这也显得这名少年是个好人了。

她说完,解下了背带上的小兔子:“我刚抓的,送给你吧。”

少年收到小兔子立即蹙眉,嫌弃得想立即将小兔子丢到明希的脸上。

然而一抬头就看到明希对着她,笑得像个天使。

他居然再一次迟疑了,沉默地握着兔子看着她转身去换鞋。

等少年重新回到场地,就听到轻浮的男生问他:“我说印少,你要不要这么骚?这种时候你居然当众撩妹?”

何止撩啊,简直要骚出天际了。

一个滑旱冰可以当正常走路的人,居然装跌倒,顺手搂了小姑娘的小细腰。

传说中不近女色,当了十七年和尚的印少臣还是头一遭干这种事情,这也是这两拨人震惊的原因所在。

跟轻浮男生对峙的是一个胖子,也只有十几岁非得留着胡须,看起来跟二十多似的。

看到这里胖子“呸”了一口:“你们这帮人都是一个德行,看到漂亮小姑娘就瞎撩,撩完就做渣男。”

“你刚才不也直勾勾瞅着人家小姑娘吗?不喜欢你们家采采了?”轻浮的男生反问。

胖子被说得顿了一下。

的确在看,看得眼睛都快直了。

漂亮!

真漂亮!

恨不得惊呼“诶哟我操”的那种漂亮!

但是胖子要尊严。

“你当我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吗?”胖子质问。

轻浮的男生笑嘻嘻地回答:“我是啊。”

“采采怎么会看上你这种人渣!”

印少臣拿着小兔子玩偶,想要立即扔了,迟疑了一瞬间还是揣进了口袋里。

他要留下这个警醒自己,绝对不能再重蹈覆辙。

“她看不上你,估计是因为你丑吧。”印少臣冷冰冰地接了一句话。

场面立即一静。

轻浮男生很快被逗笑了。

尊严被挑战,两边终于打了起来。

与此同时。

唐梓岐收到了新的系统任务:

【开学一学期内拿到嘉华校花称号,奖励魅力值50。】

【保持一学期学年组第一名,奖励学霸值50。】

【解锁攻略目标印少臣。】

对于前两个任务她早就见怪不怪了,刚刚拿到系统的时候,她还是一个面黄肌瘦,学习中等的女孩。

变成现在这样,全靠系统。

但是第三个还是第一次见。

她在脑海里问:“怎么还要攻略人?”

系统的声音依旧冰冷:“你也长大了,该恋爱了。”

她瞬间红了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