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毒医妃韩青歌南宫辰小说

主角是韩青歌南宫辰的小说叫做《倾世毒医妃》,这里提供倾世毒医妃韩青歌南宫辰小说阅读,该小说故事一波三折,耐人寻味。众人纷纷沉默以对,表示了他们的赞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事情成定局的时候,却有个异样的声音响起。

《倾世毒医妃》精选:

“王妃还请下车,这接下来的路,只能走着过去。”

对于此举,韩青歌倒是没有什么怨言。恰恰与之相反的是,她很享受这个过程,想要借此机会观摩宫中的光景。

一路上遇见了不少人,在看见她之后,都纷纷开始低声议论。尽管他们刻意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被韩青歌听了个一清二楚。

“那不是韩大人的女儿吗,她一个妇人家来这里干什么。”

“应是被皇上作为证人给叫来的,听说性格极其温顺。一会儿这审问一开始,估计会被吓得不敢出声。”

“保不齐啊,为了自保还会和韩大人撇清关系。”

“……”

对于这些各式各样的揣测,韩青歌选择了一笑置之,表面上的情绪并没有任何波动。

心中却是在感叹道:“果然不论在那个时代,八卦都是人类的本质之一。现在这种情况,倒是让我想起了现代社会的微博。”

思及至此,韩青歌忽地就来了精神。要知道前世的时候,她曾经凭借着一个微博账号,能够和对家好几十个粉丝对线,还能把对方全都说的哑口无言。

韩青歌想好了,过会儿在朝堂上的时候,她发挥一半喷人的功力据理力争就好,只是这措辞就必需多加小心了。

“毕竟这可不是我生活的那个世界,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了脑袋。我可不想刚来没多久就死了,这里有趣的很,还没开始玩呢。”

这些都只是心里话而已,还没等她想太多,前面领路的公公就停下了脚步。

“王妃您还请稍等片刻,等皇上来了之后,您才能被传唤进去。”韩青歌点头应声,眼神无意地飘向进入眼前宏伟大殿的每一个人。

他们脸上的神色各异,或结伴而行,或形单影只。

有的人脸上带着难以掩盖的幸灾乐祸,俨然是盼着韩栋梁尽快落马。而也有部分人谨小慎微,眉头微蹙露出了担忧的神色,朝堂之上的情况瞬息万变,他们可并不想成为下一个被审问的。

这些人中,却有个稍显不停地身影,让韩青歌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个王爷怎么说好呢,要说他不近人情吧也不太对。在妹妹面前的宠溺并不是装出来的,对于嫁入府中三年的妻子却又视若无睹。”

喃喃自语间,她不自觉得就盯着眼前的身影一直看了。

而南宫辰自是也感受到了这灼灼目光,回望过去的时候对方也不闪躲,两人也就这么对视了好一会儿。

“王妃,用过去看看王爷吗,这审问估计还得一会儿开始……”

“没那个必要,我和他之间,没有什么好聊的。”韩青歌脱口而出了内心最本能的回答,继而神情自然地挪开了视线。

半个时辰过后,朝中文武百官已经尽数到齐,像上早朝一样分别站在两旁。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好,皇帝便在此刻适时地出现,沉默着坐在上首的龙椅上。厅堂内瞬间就噤了声,安静的有些可怕。

“宣罪臣韩栋梁之女,二皇子王妃韩青歌觐见。”

说罢,皇帝身边站着的公公挥动了下手里的拂尘。伴随着他有些尖锐刺耳的声音,韩青歌亦步亦趋地从门口走入。

韩青歌刚才在殿外等待着的时候,极为认真地回想了她之前看过的宫斗剧。应尽的礼数,还有应该说什么样的话,都是再三思索过的。

“皇上万福金安,妾身韩青歌参见皇帝陛下。”

“平身,你先去旁侧站着,一会儿有事朕自会叫你的。”皇帝淡然道。

韩青歌在众人的注视下依言来到旁侧,等候着审问的开始。

而伴随着皇帝的一声令下,韩栋梁被好几个侍卫押解着带上了大殿,跪在最中间空着的道路上。

“罪臣韩栋梁,你可知罪?!”

皇帝朗声出言斥责,言辞厉色,显示出了作为皇帝的威严。那微微发怒的样子,让人觉得他真的生气了。

韩栋梁不卑不亢道:“回禀皇上,微臣并没有犯下任何王法所不容忍事情,也就任何罪责。所谓贩卖私盐一事,确实并不是微臣做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他这话让原本寂静的大殿之内瞬间就沸腾起来。

“韩大人怎能说出此等话来,那贩卖的书信都是从你府上的书房搜出来的,难不成还能有假?”

“被抓的所有人都承认了隶属韩大人的府上,此事作何解释?”

“接收私盐那边也搜出了相应的书信,经过鉴证,与韩大人的字迹别无二致。”

“在此等证据面前,韩大人还是承认了为好。”

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将事情越说越大,同时也无形之中锁死了韩栋梁贩卖私盐之事。

本来还有几个人想要帮着说几句话的,但都瞧见了皇帝愈发阴沉的脸色,也就打消了这种念头。

“罪臣韩栋梁贩卖私盐一事证据确凿,判择日问斩,众爱卿还有谁有任何疑义吗?”皇帝抬眼询问。

众人纷纷沉默以对,表示了他们的赞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事情成定局的时候,却有个异样的声音响起。

“回禀皇上,妾身有事想要说。”韩青歌欠身施礼道。

见上首的皇帝有些意外地点了头,她才继续说下去,“在妾身看来,爹爹贩卖私盐这件事还有诸多疑点,并不适合这么快就宣判。”

话音未落,便有个向来与韩栋梁不对付的大臣出言反驳,“王妃乃是妇人家,这种事情还是莫要乱说话为妙。再说你嫁进王府已经三年之久,对韩大人的事情恐怕并不清楚。”

“难不成王妃也有参与贩卖私盐这件事?否则怎会这种反应,急着替自己的父亲辩驳?”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句话,然后几乎是在转瞬间就获得了不少人的赞同,皆是情绪激烈地表示赞同。

相比之下,韩青歌看起来就显得弱势了许多。虽说是以一敌多,但她本人却并没有丝毫退缩。

“各位大人,我如今倒是体会到了众口铄金究竟是何意思。墙到众人推是么,你们就这么急着看到我父亲被处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