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我宠着呢

这里推荐阅读《我宠着呢》,提供秦月明江云开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蔡思予不愿意,被公司封杀了一阵子,在秦月明的认知里蔡思予目前的经济条件很差,还要帮家里还债,订机票的钱恐怕都没有,秦月明不会让她过来。

《我宠着呢》精选:

秦月明掐着腰,忍不住蹙眉说道:“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我现在在机场,周围非常不对劲。我问你,现在是什么时间?”

电话那边抓住了重点:“你在机场?”

“对,你怎么了?姓池的那个混蛋又让你演不喜欢的戏了吗?”秦月明突然蹙眉,听出了蔡思予声音的不对劲。

“没有,我就是想你了,月明……月明你在机场吗?你不要上飞机。”

“我没有上,我的航班已经起飞了,我现在联系不上杜毅,就想到打电话给你问问情况。”

“好,我去机场接你。”

秦月明咬了咬嘴唇思考,最后叹气:“算了……我就是非常不安,想要问你几个问题。”

蔡思予因为长相不算特别优秀,只有身材十分辣,所以被公司逼着演那些下三滥的电影。

蔡思予不愿意,被公司封杀了一阵子,在秦月明的认知里蔡思予目前的经济条件很差,还要帮家里还债,订机票的钱恐怕都没有,秦月明不会让她过来。

蔡思予的声音终于稳定了一些:“好,你问。”

“为什么我看到时间都是2019年了?”

“现在的确是2019年了,你这个臭丫头已经消失9年了。”

秦月明整个人都呆住了。

机场四处的景象就好像瞬间在翻转,让她觉得头晕,她看着周围的景象就觉得自己似乎被遗弃了。

仿佛是……被时间遗弃的人。

低血糖后遗症?

情况很糟糕。

糟得她心口狂跳不止。

她忍不住问:“怎么会这样?”

“月明,我现在很慌,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你打来电话了,我就想为了你疯一次。你在那不要动,我正在用电脑订机票,你要是敢再消失一次,我就跟你拼了!!”蔡思予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几乎是吼出来的,给秦月明吓了一跳。

“好,我等你。”秦月明乖乖的同意了。

……

秦月明从包里取出了墨镜跟帽子戴上,找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坐下,等待蔡思予过来。

她拿着手机思考着要不要联系自己的男朋友,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在确定究竟是怎么回事之前,她不想联系任何人,对于这个刚刚交往的男朋友,她还是没有彻底的信任感。

她的正对面有一块屏幕,上面不停地轮换着各种广告。

她看着广告牌许久,甚至能够在广告里出现的频率分析出这个人红不红。

看到广告里熟悉的面孔,她看了第三遍后起身去买了几份娱乐期刊。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秦月明在机场附近等待了五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再次接到了蔡思予的电话:“月明,我落地了,你还在吗?”

电话里蔡思予的声音有点喘,似乎一边快速行走,一边打电话。

“嗯,我在,我们找一个地方汇合。”

“好。”

见到蔡思予的时候,秦月明有些诧异。

跟记忆里那个二十四岁的蔡思予差太多了,就好像一下子成长了很多,从样子看,似乎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而且蔡思予身上的打扮似乎要比之前好了很多。

蔡思予看到秦月明更加激动,她的眼睛仿佛钉在了秦月明的身上,直直地看着她,恨不得用目光将她捆住似的。

看着看着眼圈就红了。

“我的老天爷……”蔡思予伸出手想要碰秦月明一下,却有快速收了回去。

她怕一切只是一场梦,伸手碰到后,眼前这个幻影就会散了。

蔡思予捂着脸,在秦月明的身前捂住了脸蹲下身,竟然开始呜咽。

秦月明真的有点措手不及,蹲在蔡思予身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喂,你在搞什么啊?怎么一下子成熟这么多?你哭得这么认真,我都没办法感同身受。”

秦月明还在迷茫,更多是不安和慌张,对于蔡思予的悲伤她根本无法理解。

蔡思予快速摸了一把眼泪,然后伸手拉住了秦月明的手。

感受到秦月明手掌心的温度,看着好友依旧是二十五岁的样子,终于觉得真实了些许。

蔡思予拽着秦月明往外走:“我们换一个地方说话。”

……

蔡思予因为出门太急根本没有带行李箱。

她只拿了一个手拎包,包里放了证件,还有应急要的现金,不过多是美金,出国要用的。

此时秦月明的身份尴尬,蔡思予只能用手机APP订了一间民宿。民宿只需要提供一个人的信息,跟房主微信联系后得到房门密码就可以进入,无需两个人都登记。

两个人进入民宿后,秦月明还在跟蔡思予抱怨:“为什么我联系不上杜毅?航班怎么办?我还要去巴黎拍摄电视剧跟写真,而且我的行礼也在航空公司,现在都没办法取出来。”

“工作无所谓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吹了,至于行李……”

蔡思予不知道该怎么说。

告诉秦月明,你本来应该死了九年了吗?

秦月明意识到了两个人的认知不对,于是说了自己的情况。

她拍戏完毕后来到机场打算乘坐飞机去巴黎,去拍摄写真外加拍摄电影的工作。她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之后就发现全部都不对劲了。

蔡思予听完点了点头,看着秦月明怔怔出神。

这种事情任谁遇到都会觉得神奇,过去将近六个小时了,蔡思予还没缓过神来。

面前的秦月明是人是鬼?

为什么会发生这么荒谬的事情?

蔡思予深呼吸,最后说出了她知道的事情:“在九年前你上的这趟航班出了事故,无一生还,所以杜毅还有……你,在我们的认知里已经去世九年了。你在遇难者名单里,并且还有你的灵位。我一直留着你的手机号码,还会给你发消息,没想到会接到你的电话,还看到了你。”

秦月明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早就有所预料了,然而真的听说了还是会心里难受。

得知了自己的死讯……

“夜停他也出道了是吗?”秦月明问。

“对,他现在很红。”

“你能联系到他吗?”

秦夜停,秦月明的亲弟弟。

记忆里还是一个孩子,连手机都没有的少年,仔细算一算他今年也有二十六岁了。

她在广告上看到了熟悉的面孔,还看到了旁边的字幕却不敢相信。紧接着去买了一堆杂志来看,越发确定那个年轻人是自己的弟弟。

秦夜停不喜欢娱乐圈,对于她进入娱乐圈也一直是反对的态度。

在秦月明即将登机的那阵子她还在跟秦夜停冷战,秦夜停一直执着于让她退出娱乐圈,别再干了。

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这个孩子也进入了娱乐圈呢?

不再是冷漠得有些凉薄的少年,而是对着镜头温柔微笑的男子。

蔡思予将电话打给了秦夜停,对面是助理接听的,蔡思予说自己有急事对面才表示等剧组休息的时候再回电话给她。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

她们俩坐在床上聊天的功夫秦夜停回电话来了,蔡思予打开了免提:“喂,思予姐。”

“嗯,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虽然听起来会很荒谬,但是……你淡定地听我说好吗?”

“嗯,好。”

“我接到了秦月明的电话,你姐姐现在就坐在我身边。”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才是秦夜停微微发颤的声音:“是真的吗?”

秦月明拿来电话对着话筒说道:“是我。”

“嗯,你终于回来了。”

这一句话让秦月明一愣。

为什么是这样一句话?

接着是秦夜停的声音:“我在拍戏,如果突然离开会被媒体盯上产生没必要的麻烦。我在那个城市准备了一栋别墅,门是密码锁,你让思予姐陪你过去。大门口门卫登记就可以进去,地址跟门牌号我会发给思予姐。”

“哦……”秦月明下意识回答。

“别墅车库里有三辆车,车钥匙挂在墙壁上,选你喜欢的开。别墅里的日用品都全,如果缺什么你就去买,卧室床头柜上有卡,密码是你的生日。”

“好。”

“抱歉,现在不能立即去找你。”秦夜停道歉。

“为什么你这么淡定?”

“等我见到你了跟你解释。”

“好。”

“这段时间休息一下,我养得起你了,还有……姐,我很想你。”

秦月明突然红了眼圈,秦夜停始终都是她的软肋,一句想她了都会让她心中柔软下来。

“嗯,好,我知道了。”秦月明回答。

“别怕,没事的。”秦夜停似乎猜到了秦月明此刻的心情。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