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宠着呢免费阅读

小说《我宠着呢》的作者是墨西柯,这里给您带来秦月明江云开《我宠着呢》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就在当天上午,他们已经跟秦夜停一方达成了分期付款的协议,要求是秦月明要定期去研究所让他们查看秦月明的状态。

《我宠着呢》精选:

秦月明视频公开的当天上午,正好是江云开新剧的开机仪式。

江云开圈内人送外号:炮楼。

他就好像一个行走的嘴炮达人似的,看谁不爽就喷谁。

这还是总被秦夜停攻击,他才算是消停了一点。

结果到新的剧组第一天他就不爽了半天,因为剧组没经过他允许,就开始安排他和女主角的一些暧昧场景。

上香结束,江云开先是看向女主角,问:“你同意了?”

“我也不知情。”女主角摇了摇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他都没说什么事女主角就回答了,让江云开哭笑不得。

“你不知情在开机仪式的时候一个劲往我身上靠,你知不知道我粉丝战斗力多强?”

“你绯闻消息那么多,还差这一次?这都是一种宣传而已,我对你人又不感兴趣。”女主角还不高兴了起来,任谁被江云开这么嫌弃的看着心里也受不了。

她最开始的确想过江云开炒新的CP。

江云开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不太安分的,之前也传过几次绯闻,也算是个专业户了吧?

只要能跟江云开传一段,就没有一个没引来热点的。

虽然最开始会被江云开攻击,但是那种关注度是有目共睹的。

还有就是……江云开长得帅,人气也高,家庭背景更是惊人。

如果真的能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也挺好的。

有一小部分女生会想要嫁入豪门,江云开就出生于豪门,长得帅还人气高,她在知道了男主角名字的时候就开始暗暗幻想了一些事情。

结果第一天江云开臭着一张脸的模样,就让女主角心里难受了。

“我告诉你,想跟我传绯闻可以,最后结局必须是女方出轨,我还可以对着镜头哭,让你最后的热度满满,热搜头条我给你买,连买一星期。”江云开嫌弃地说了一句,就去了自己的化妆间。

女主角看着他离开,气得半天没平复下来。

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之后的记者采访上,江云开也特别不配合。

记者问:“您的绯闻女友众多,请问哪一个才是真的?”

江云开歪嘴一笑,样子有点痞:“的确挺多的,每次传绯闻都得去百度一下看看是谁,才能把脸和名字对上号。之后就要努力回想很久,或者问我助理,我才能想起我哪天遇到过她。”

江云开没说,最生气的其实是名字跟很多脸都能对上号,都长一个样,有的时候还会认错人。

记者:“本剧的女主角呢?”

江云开:“哦,她啊,毕竟今天见过面了,还是记得她是谁的。”

女主角的表情登时不好看了。

刚开机就闹得非常不愉快这还是头一遭。

记者会结束后,江云开坐在休息室里气得吹胡子瞪眼的,看谁都不爽。

鸭宝走进来问江云开:“江哥喝点什么?”

“随便!”

一扭头,鸭宝就拎着一个灭火器进来了。

江云开看着灭火器,面无表情地问:“这是打算让我一口闷啊?”

“您先消消气。”

“拿走。”

“好的。”

鸭宝走出去就在想买什么呢?

取出手机给刘创发消息:江哥生气了该怎么办?

刘创:他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他怎么开心怎么来。

鸭宝:好的。

没一会鸭宝就回来了,拎了两瓶伏特加回来了。

江云开看着伏特加橘色的瓶身,墨绿色的贴纸,脸都跟着绿了:“开机第一天我就喝酒?”

“你不是最喜欢喝酒了吗?喝了酒之后好去吵架。”

江云开咬着牙,站起身来敲鸭宝的额头:“干得漂亮,加工资!”

“真的?”鸭宝一喜。

“呸!趁我没动手赶紧滚。”

“好嘞。”鸭宝立即准备跑。

“等会,要咖啡,加冰加糖。”

“好的好的。”

鸭宝出去没一会门就又开了。

江云开还当鸭宝有什么东西忘记拿了,一回头就看到周若山就乐了。

周若山是他组合的成员之一,但是特别脱线。

他们组合成立初期是五个人,都是十八、九岁的少年,各个都是颜值组的,身材也都是纤细修长的。

那个时候都中二,大家就用英文名字做宣传,就好像多高大上似的。

后来周若山接了一个硬汉类的电影,为了好好拍摄就拼命健身,成了肌肉男。

这个电影宣传时用的则是周若山的中文名。

前几年的时候他们组合是歌红人不红,发型也杀马特,很多人都不知道组合成员分别叫什么名字。

周若山在组合里的形象又跟那个圆寸头的硬汉完全不同,大家愣是不知道是一个人。

周若山之后还爱上了健身,肌肉型男的模样一直没变,后期接的戏也都是打斗类的。

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他们组合举办演唱会闹了一个大笑话。

当天就有一条微博火了:周若山成为朝九晚五组合演唱会的特邀嘉宾,唱满全场。

这条消息还让他们组合火了一把,为此,江云开他们笑了几年还没停下来。

经典评论1:那个手持双枪救走兄弟的硬汉居然是混男团的?!

经典评论2:我总怕周若山跳舞跳到一半突然开始举铁,或者中国风的歌曲里突然耍起了双节棍。

周若山进来看到伏特加就乐了:“知道我要来特意准备的?花给你的。”

“对对对,你喝吧。”江云开连连点头,接过精致的花束,看着被精心包裹的西蓝花也说不出是个什么心情。

今天跟绿色干上了?

周若山也不客气,喝酒对瓶吹,真喝出了三碗不过岗的气魄来。

“你刚才的采访我看了,又一个热搜预定,等着之前跟你传绯闻的几个小花的粉丝掐你来吧。”周若山喝了一口酒这样评价道,接着开始在江云开的化妆间翻零食,还真在江云开的包里翻出了一袋薯片。

“我最烦那些瞎跟我传绯闻的,尤其是跟我公司都没商量过直接开传的,把我当跳板也跟我客气客气啊?她们火了,我成渣男了,真当老子是傻子了?”

“谁让你人气高人还不太聪明的?”

周若山拿出手机来看,同时说道:“我来看看你上热搜没。”

江云开懒得看,看着啤酒有点馋,最后也只是抓了一把薯片。

结果周若山突然吼了一嗓子:“草!”

江云开被吓得身体一颤,薯片撒了一地,惊恐地问:“你别吓人行不行?”

周若山没搭理江云开,只是打开了视频,第一句话就是:“大家好,我是秦月明,或许听起来十分离奇,但是我回来了。”

江云开听到了开场白立即凑过去跟着看,看着画面里秦月明的脸眼睛都直了。

不是因为漂亮,而是已故之人突然发了视频,还说自己回来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秦月明在视频里讲述了她的事情。

她先是说明了自己突兀地发现了到了九年后的事情,接着联系到了自己的弟弟,才知道弟弟投资了研究所,让她能够从时间夹缝里走出来,到了九年后。

事情的确离奇,她自己也觉得很荒唐,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她甚至在视频里坦言她跟弟弟因为她的归来,瞬间负债累累,同时调侃:“我第一次知道我的命这么值钱。”

视频播放结束,两个人都捧着手机没有回神。

这个时间化妆师应该来给江云开化妆的,居然也没来,剧组里仿佛一切静止了一般。

门外还能传来惊呼声:“不是吧?!”

“天啊!”

“有点吓人,看得我一身鸡皮疙瘩!”

“这是诈尸吗?”周若山问江云开。

“我……我见过她……”江云开吞咽了一口唾沫,想起秦月明看着他掖头发的样子,突然心惊胆战的,话都说得不利索了。

“你见过?”

“对,前几天见过她,我以为是……草?”江云开瞬间怀疑人生了。

周若山赶紧问:“是人吗?”

“有影子,有温度,呃……还有……她是真漂亮。”

不作假,没有修图、化妆,真的漂亮。

漂亮得他分不清当时疯狂的心跳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她。

……

微博暗红色的爆图标出现了,还连续三条。

秦月明归来。

时间研究所。

秦夜停负债。

微博都顿卡了五六分钟的时间,好多人慕名去看秦月明的视频,都发生了打不开的情况,小图标一直在旋转,就是看不到视频。

不出所料,秦月明的视频一出就成了头条,然而恐慌感却大于惊喜。

还有就是质疑。

没有欢天喜地的欢迎,而是一个混乱的局面。

他们早就预料到会如此,特意压制反而会适得其反,他们没有控评,任由网友们议论这件事情。

故人何以:我第一个想法居然是诈死,以此退出娱乐圈捧弟弟出道,还被人怀念着。现在混得不好了,准备重回娱乐圈才搞这么一个事情,我觉得我的智商受到侮辱。

黛画生花:我看到秦月明就只有害怕,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吗?

贱必有天收:那些说秦月明样子根本没变,应该真的是25岁的样子,那些人你们动动脑子好吗?现在的女艺人哪个显老了?逆生长的大有人在。

你挺茬楞阿:为什么要吵架?秦月明没有死不该高兴吗?

我弃疗:看到这个消息我心里一喜,已经去世的妈妈有可能回来了,然后再去研究所的网站看了看价格……好吧,如果我临死前能赚到这些钱,我也想复活妈妈。

皇者何畏: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些富商岂不是在临死前签署合同,死后就能从时间裂缝里拽出年轻的他来,他就是不死之身。

很快,就出现了一些官方证明。

首先是航空公司发布消息,确定在2010年秦月明真的有登机,甚至有2010年机场的监控视频资料。

当年出事后,机场的监控视频就已经特殊存档了。

这一次公布的视频里,有秦月明去洗手间的片段,甚至还有粉丝在洗手间附近要她的签名的画面。

接着的监控视频是2019年的,从屏幕上的时间就能看到日期,是秦月明从厕所里走出来,慌张却故作镇定的模样。

秦月明前后穿的衣服完全一致。

诡异的是最近几天内都没有秦月明进入洗手间的记录,机场洗手间只有唯一一个出入口,不可能从别的地方进入。

接着是时间研究所的声明。

他们是乐意发布声明的,这证明了他们的研究成果。

他们首先声明,秦夜停真的跟他们签署了合同,时间是在五年前,并且一直支付前期研究费用。合同的条款也写明了,只有成功了才需要支付后期巨额费用。

如果成功,将要支付将近四十亿软币作为研究费。

就在当天上午,他们已经跟秦夜停一方达成了分期付款的协议,要求是秦月明要定期去研究所让他们查看秦月明的状态。

在大家处于惶恐、议论此事的时间,又一条热搜出现了:秦月明粉丝召集令。

微博的博主是一名排球运动员,微博内容很简单却一下子成了热门。

张止天:紧急召集秦七仙的粉丝,现在她需要我们。之前我在等她,现在我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