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倾世毒医妃小说by果果小说

《倾世毒医妃》小说可以在那里看?邀您一起阅读在作者是果果的小说倾世毒医妃,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叹了口气,双眼无神地看向屋顶。因为心事太重,她开始失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却没有任何睡意。

《倾世毒医妃》精选:

翌日,清晨。

“昨天睡得实在是太香了,还别说,和现代的床的确不一样。”

韩青歌被窝里赖了好半晌才起来,但是在刚起床的那一瞬间,身体就跟散架了似得难受。

哪怕只是简单地抬个肩膀,骨头也不停地发出声音。她不由得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始轻轻地活动浑身上下。

“这副身体有点太弱不禁风了,之后有时间得好好调理。毕竟啊,之后还要对付不少的妖魔鬼怪。”

想到这里,韩青歌的情绪明显低沉了不少,本是放在肩膀上的手也垂了下来。

她现在有件事不得不去面对,同时也是必须快速解决的。

“原身的父亲还被关在牢里没放出来,得尽快想办法。毕竟占了人家的身体,这些份内事是得做的。”

简单洗漱过后,饭菜就已经被丫鬟给摆上了桌,韩青歌拿起筷子就开始们闷头吃。但因着心里装着事,所以做什么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这种忧心忡忡的状态,竟是一直持续到了给南宫盈盈疗伤的时候。

“青歌姐姐?青歌姐姐?”

看着眼前已经愣神许久的人,南宫盈盈见呼唤不起作用,就在她眼前不停地晃动手臂。

在这样的情况下,韩青歌终于是堪堪回过神来,“盈盈,刚才确实是我有些走神了,你有什么事吗?”

“我倒是并无大碍,就是青歌姐姐的状态着实是令人不得不担忧。从你进屋不过半个时辰而已,这都是第三次愣神啦。”

南宫盈盈歪着头看过去,眼中是最为纯粹的担忧,那目光充满了不谙世事。韩青歌看见了,心中有暖意流过。

“我没事的,盈盈不用这么担心。你青歌姐姐我好着呢,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强,没那么脆弱的。”

“青歌姐姐,若我没有猜错,你是不是在担忧你父亲的事情?”

被戳破了心思,韩青歌便也没有继续隐藏下去。更何况她目前在这个世界人微言轻,韩栋梁已经被关在天牢,她可谓是孤木难支。

为了生活嘛,多个朋友总归是没错的。更何况南宫盈盈的身份摆在那儿,与之交恶定然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唉……我被关在府里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我父亲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半点消息都不知道……”

正在韩青歌有些垂头丧气之时,南宫盈盈又出声了,“青歌姐姐现在身份不便,那我来帮你查,有情况立马就告诉你!只是……”

“只是什么?”韩青歌挑眉,不过她并不担心会被威胁。

她刚出演询问,南宫盈盈脸上便扬起狡黠的笑容,“姐姐你得给我做一顿饭,什么菜都可以的。只要是青歌姐姐做的,我就爱吃。”

“你啊你,还真是个小馋猫。尽管瞧好吧,我绝对能为你折腾出一大桌子合胃口的饭菜的。”

从南宫盈盈的房间离开后,韩青歌便回房等消息了。同时开始计划着接下来要办的事,和应该做哪些准备。

不知不觉中,时间就来到了傍晚时分。

“咚——咚——”的敲门声传来,巧儿赶忙出去查看。

等韩青歌推门而出的时候,便见着南宫盈盈身边的丫鬟已经来到了眼前,恭敬道:“参见王妃,郡主说邀您过去品茶聊天,有要事要告知于您。”

“反正我现在没什么事,我收拾一下就跟你过去。”

韩青歌猜测着应该是得到了什么关于韩栋梁的消息,于是丝毫不敢耽搁,二话不说地就赶紧答应下来。

等到了地方后,南宫盈盈将周围的仆人尽数遣散,只留下了个贴身的丫鬟。然后热络地挽上韩青歌的手臂,向着屋里走去。

“青歌姐姐,派出去的人探听到消息,说是父皇不日就会审问你的父亲,到时候你也会被作为证人传唤。但这结果并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动,应是只有……”

话说到一半,南宫盈盈实在是有些不忍心,也就没有说下去。抬起头,神色担忧地看向韩青歌。

“这消息对我来说可实在是太重要了,盈盈,谢谢你。提前得知这种事的话,我也好做准备,不至于完全处于被动。”

“帮到了就好,青歌姐姐你莫要着急。千万不要累坏了身体,要不然可就没人能救你的父亲了。”

夜色渐深,韩青歌从南宫盈盈那儿出来后就回了房间。

一进屋,她就直接扎进了软和的床榻上,整个人放松下来。但是脑子依旧在不停运转,思考着许多事情。

“原身的父亲过不了几日就会被皇帝审问,到时候肯定还会有不少朝中大臣参加。那场景,光是想想就让人头疼……”

韩青歌忍不住地嘟囔出声,心里却是并没有任何怨由。

叹了口气,双眼无神地看向屋顶。因为心事太重,她开始失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却没有任何睡意。

朝中大臣和皇帝的态度、陷害贩卖私盐的证据、暗中潜藏着的势力……

“细想的话,这事绝对不简单,多少人就等着原身的父亲出事呢。如此一来,定然会被不少人针对。唉,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凌晨的时候,彻夜未眠的韩青歌终于感到了些许疲倦。凭借着她懂得医术,很快就调节过来精神,然后沉沉地睡去。

三日的时间转瞬即逝,皇宫里的马车停在了王府门前。

“王妃请吧,皇上说让带您进宫。下午就会开始对韩大人的审问,您必须得参加。”

“那就多谢公公了,本王妃这就随你进宫面见圣上。”

因着是同皇帝身边的人呢说话,韩青歌也就端出了那副独属于正妃的气势。就连说出口的话,也是再三措辞过的。

马车驶的很快,在京城的街上穿梭。帘布偶尔会被吹起,会见着外面的光景。

“这城市的地位应该和现在的首都差不多,确实是足够繁华啊。啧啧啧,等有时间了一定要和盈盈出来逛逛。”

在度过了段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路程后,马车停了下来。

韩青歌透过帘幔的缝隙看去,那朱红的大门便呈先在眼前,让人不由得心生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