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毒医妃小说推荐

《倾世毒医妃》男女主是韩青歌南宫辰的小说上线啦,想看倾世毒医妃的小伙伴赶快看起来吧!这回她格外的注意,只是反反复复地观察,并不敢轻易触碰。生怕向刚才一样,一个不小心就再进去戒指中的世界。

《倾世毒医妃》精选:

因着被南宫辰安排的人成天跟着,韩青歌确实是老实了不少。想要出去逛街的事,也就不得不暂且搁置下来。

“韩栋梁的事估计不能这么快就出结果,倒是可以不用太着急了。正好消停几天,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办法。”

随手推门而出,她便看见了在院中守着的三个人。在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后,立刻就投来了目光。

韩青歌有些无语,揉了揉额角,想也没想地就转身直接把门又给关上了。

“我怎么把这三祖宗给忘了个一干二净……算了算了,我还是在屋中待着吧。出去的话,还得被人给监视着。”

她突然觉得有些口渴,便一扫地来到桌旁。在给自己倒水喝的时候,偶然看见了小指处的戒指。

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有些神秘的意味。

“自从有了这戒指我还从来没仔细看过,反正现在也没啥大事,研究研究它来消磨时间也不错。”

韩青歌的另一只手逐渐向戒指靠近,却在触及的那刻瞬间就失去了意识。脑袋一歪,直接就趴在了桌上。

片刻后,等她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进入了戒指中的空间。

烟雾缭绕间,数个古朴典雅的书架并排而立。相隔不远处有着大片的空地,种着数不尽的草药。

“我滴个乖乖啊,原来这戒指里的世界这么精彩啊。就这架子上的医书,就得有上千本。还有这些药材,都好难得的!!!”

韩青歌整个人都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就像饿狼见了肉似得,双眼放光地在书架间不停地穿梭。

看到了感兴趣的医书,她索性直接拿出来坐在地上看。遇到没见过的草药,还会特地去旁边种着药材的土地辨认。

“这种药材对活血化瘀有着很大的用处,盈盈那孩子身体还没好,带回去点给她用。”

不知不觉间,韩青歌在传承戒指的世界中度过了好几个时辰。平时一向准时准点吃饭的她,因为太过忘我,竟然也没有觉得饿。

这样的悠闲时光,持续到了听见巧儿声音的那刻。

“王妃您在屋里吗,到准备晚饭的时间了。您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奴婢这就差人去做。”

韩青歌随口应声,“想吃红烧猪蹄和凉拌猪耳朵,饭的话……”

话说到一半才猛然间想起来,巧儿是听不见她声音的。但她又是初次来到戒指里,还没掌握回去的办法。

韩青歌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地在原地踱步。最后直接心一横,脑袋直接撞向身旁的书架。

“哎呀,真是有点遭罪了。还好没撞傻,就是头晕得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

正当她还在揉脑袋的时候,巧儿因为担忧直接撞开了门,“王妃您怎么趴在桌上,刚才半天也没听见您的声音,可吓死奴婢了。”

“嘿嘿,我也不是看书看睡着了嘛,没什么大事的。”

韩青歌嬉笑着应了声,头脑也终于清醒过来。

巧儿还是有些不放心她的状态,“奴婢瞧着王妃您气色不太好,是不是需要叫太医过来看看?”

“我就是刚睡醒,所以有点迷迷糊糊的,过一会儿就好了。”韩青歌赶忙开始转移话题,“巧儿我饿了,你去帮我准备晚饭好不好。”

“王妃您尽管说,我这就开始着手准备。”

韩青歌拿出了右手,用手指头认真数道:“红烧猪蹄和凉拌猪耳朵是必须要有的,饭的话我想吃馒头。其他……我还没想起来,巧儿你看着准备就可以。”

“王妃再等一会儿,半个时辰后就能准备好。”巧儿将所有的吩咐都记在心中,出门之后就直奔厨房去了。

于是房中又只剩下了韩青歌自己,独自消磨着时间。

“不行,我必须得琢磨明白这个戒指。要不然这回来一次撞一次,脑袋迟早得撞坏了。”

韩青歌将顺手带回来的古籍放好,开始认真地研究手上的戒指。

这回她格外的注意,只是反反复复地观察,并不敢轻易触碰。生怕向刚才一样,一个不小心就再进去戒指中的世界。

“刚才回来的时候太着急了,脑袋一片空白,也没注意到当时手上有没有这戒指。既然触碰它精神就能进去,那是不是也可以出来?”

想到这里,韩青歌不由得点了点头,准备等晚上睡觉的时候好好实践一下。

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得很快,准备好吃食的巧儿马上就回来了。没一会儿桌子就被摆满了菜,饭也被盛好。

“巧儿,你和我一起吃呗,我自己吃太没意思了。”

“王妃您莫要为难我,主仆有别,就算同您再怎么亲近,这些礼数也是必须遵守的。”

见她如此反应激烈,说什么也不肯一起吃饭。韩青歌也就没有强求,心情愉悦地开始填饱肚子。

吃完饭后,所有的餐具都被撤下。巧儿正在收拾的时候,就听见了哈欠声。

“哈——,这人啊吃饱喝足了就容易困。”韩青歌抻了个懒腰,起身走向床榻,“巧儿你收拾完记得把油灯灭了,我估计一会儿就该睡了。”

巧儿点头应声,然后手脚麻利地收拾完东西。熄灭油灯后,就赶忙退出屋内,并悄无声息地关上了门。

蓦然,韩青歌睁开了双眼,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

“这下终于没人打扰了,可以好好试试进出这戒指的方法。”

手在触碰到戒指的那一刹那,她便在转瞬间进去了里面的世界。

刚才见过的场景,也就呈现在眼前。

“还真是一回生二回熟,这次有准备的进来就比刚才那次好多了。来,现在让我试试怎么回去。”

韩青歌做好了心里准备才敢摸戒指,然后又在恍惚间,精神回到了她的身体里。

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嘴角因为尴尬而开始抽搐,耳边仿佛听见了乌鸦的叫声。

“这也有点太简单了吧,不是,好歹复杂点,但也能更有逼真啊。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刚才为什么要去撞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