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小说韩青歌南宫辰倾世毒医妃

近期爆火好文《倾世毒医妃》的主角是韩青歌南宫辰,这里提供倾世毒医妃韩青歌南宫辰小说阅读,倾世毒医妃主要说的是。本来因着韩青歌刚才毫无顾忌地与群臣辩驳,皇帝就开始心有不悦了。最后这些话就像是导火索般,彻底让他勃然大怒。

《倾世毒医妃》精选:

对于韩青歌这般的态度强硬,完全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

在他们的印象中,韩家三小姐是个标准的大家闺秀,性子软也是出了名的。饶是做了正妃,也被身为侧妃的夏璃雪压得抬不起头来。

眼前这个气势夺人的女子,与传言中所说实在是大相径庭。

“王妃这是在王府中待久了啊,到了朝堂上怎地还开始说胡话了?”有人看不惯开始出言讽刺。

其他与韩栋梁作对的朝臣也开始附和道:“韩大人贩卖私盐这事铁证如山,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又何来三人成虎一说?”

此时此刻,韩青歌有些感恩她曾经熬夜刷古装剧的那些日子。虽然她有的时候就是去看脸的,但眼前这种场景实在是熟悉的很。那个时候她就一直想参与其中,如今倒是个好机会。

“我父亲的行事风格是朝里出了名的刚正,对皇上的忠心苍天可鉴。光就这一点,也能推断出私盐这事有些蹊跷。”

有个身形瘦削的官员出列,朗声出口,“事有千面,人有千形。万事万物不可一概而论,王妃刚才所说的韩大人只是你眼中的而已。”

“话糙理不糙,大人你说的确实没有错。正如你所说,我父亲他也有可能是被陷害的啊。”

韩青歌迅速就想好了应对之词,回击时的语气也是格外的凛然。

“王妃这话可不能乱说啊,韩大人位高权重的,谁又敢对他心怀不轨?”有人紧忙开始撇清关系。

听了这些话,韩青歌脸上的神色并没有出现任何变动,挑眉应声道:“俗话说得好,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只要是有野心,就算蚍蜉也能撼动大树。这殿上的文武百官,许多人早就已经与我父亲不对付了。”

话虽然只是点到为止,有些沉不住气的已经开始神色慌张。面对韩青歌的灼灼目光,有些闪躲。

但不为所动的朝臣还是有很多的,他们并不想被女子给说得败下阵来。就开始言辞激烈地与之辩驳,逐渐有些忘了真正的目的。

一时之间,大殿内的场景倒是热闹极了,甚至于作为犯人被提审的韩栋梁反倒被晾在了一旁。

“大殿之内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伴随着皇帝突然的高声呵斥,韩青歌与群臣的争辩就此被打断。双方立刻噤了声,齐齐看向上首的位置。

“韩青歌,你身为王府正妃,竟是这般不知礼数!且不论这韩大人贩卖私盐这件事,在管教女儿这件事上,就做的让人很是失望!”

“皇帝莫要怪罪小女,她年轻气盛的,容易激动乃是常事。有时候会说些过火的话,也是在所难免的。”韩栋梁这话听起来是没什么毛病,但却是处处袒护着自己的女儿。

听见这些话后,韩青歌难免有些感动。现代社会的她很小的时候就父母双亡,是被爷爷抚养长大的。

因此对于父爱,始终都是求之不得的状态。

也正因如此,她就觉得更应该保护好韩栋梁了。不仅为了偿还原身的人情,也是因为她那怮动的心思。

“皇上,儿媳刚才所言句句都是真心。小时候父亲就一直教导人不能说假话,所以儿媳才会敢于将所想都说出来的。”

皇帝脸色开始阴沉起来,冷声道:“韩青歌,那按照你的意思来说,刚才的审问中还有朕的不对了?”

“儿媳并非是那个意思,只是希望皇上能够查出真相再下定论。”

本来因着韩青歌刚才毫无顾忌地与群臣辩驳,皇帝就开始心有不悦了。最后这些话就像是导火索般,彻底让他勃然大怒。

“韩大人还真是养了个好女儿啊,跑到这大殿来上演父女情深的场面来了。”

皇帝忽然眼神凌厉起来,高声命令道:“朕就成全了你们父女二人,择日一同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韩青歌当即就心中暗道不好,但是还没等她和韩栋梁开口说什么,就有人先他们一步出声了。

“父皇还请息怒,依儿臣所看,韩大人贩卖私盐一事虽然严重,但还不至于殃及到他的女儿韩青歌身上。父皇向来慈悲为怀,没必要为了个罪臣之女毁了自己明君的形象。”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韩青歌名义上的夫君,燕国大皇子,南宫辰。

他这一出声让在场不少人都震惊不已,其中就包括韩青歌。

“这男人干啥呢,在府中对我不是拽的不行吗?刚才竟然愿意帮我说话,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

这些也只是韩青歌的心里话而已,旁人无法得知。而大殿之内所有人的注意力也早就转移,神情各异地盯着南宫辰。

皇帝因听他的话冷静了些许,“辰王言之有理,但刚才这韩青歌的态度,确实有失礼数。”

“父皇还请放心,她能有刚才那般举动也和儿臣有着脱不开的关系。等回到王府后,儿臣定当严加管教,绝不会再出现今日的情况。”

一番话说的言之凿凿,皇帝倒也没有再继续追究下去,随口就应允了。

可这种结果对于有些人而言,就分外地碍眼。

“皇兄竟是这般袒护自己的王妃,还真是让人有些敬佩啊。”

太子南宫文轩抓紧了机会就开始见缝插针,恶意揣测着南宫辰,想要陷害于他。

可南宫辰并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当即便风轻云淡道:“韩青歌乃是本王的王妃,管教她是分内之事。难不成,还需要太子殿下出手?”

一时无言,南宫文轩被怼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于是他岔开话题,打算从别的角度陷害。

“皇兄今日的态度实在是太过反常,韩大人贩卖私盐一事,你难道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南宫辰可谓是对答如流,“刚才的所有举动乃是为了父皇,才会出言制止韩青歌被斩首。至于贩卖私盐的事,太子殿下尽管查,绝对和本王没有任何关系。”

“你们兄弟二人莫要再继续争论了,朝堂之上不是让你们吵架的地方。”皇帝不得不出言制止争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