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力荐倾世毒医妃

为您力荐好文《倾世毒医妃》,提供小说倾世毒医妃韩青歌南宫辰在线预览,倾世毒医妃讲的是后者被这强大的气势给吓得冷汗直冒,站起身来不住地后退。但她还没退几步,腰部就抵到了桌子上,无法动弹。

《倾世毒医妃》精选:

因为韩青歌闹得这么一出,大部分的时间都被消耗在她身上,对于韩栋梁的审问也就不得不无疾而终。

最后讨论出来的结果,是将人先押回牢中,择日再审问宣判。回府的时候,韩青歌直接被南宫辰拽着乘了同一辆马车。想了想,她也没有拒绝。

只是因着马车内诡异的氛围,所以这路程显得格外漫长。

“王爷,你是不是生气了啊……”

韩青歌实在是受不了眼前的男人总是沉着脸,尤其是当他还不说话的时候,就更瘆人了。

几乎是预料之中的,南宫辰并没有回话,但是这并不妨碍韩青歌自说自话。

“刚才谢谢王爷愿意替我说话,要不然我这脑袋早就和身体分家了。您以后需要帮忙尽管说,我会尽量去做的。”

“王妃觉得,本王会弱到需要你来帮忙?”南宫辰忽地发问。

虽然听不出来什么语气,但韩青歌却因为他总算不再沉默而松了口气,“王爷你这话说的,人总有需要别人帮一把的时候,多个朋友多条路,没准哪天你就需要我的帮助了呢。”

“朋……友?王妃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你是这么看待本王的?”

韩青歌随口答道:“买卖不成仁义在,你我夫妻关系就是那么回事。你这个朋友,我还是挺愿意交的。”

在两人心不在焉地聊天中,马车始终在不断前行着。

半晌过后,四平八稳地停在了辰王府门前。

也几乎是在转瞬间,韩青歌就看着南宫辰恢复了冷若冰霜的样子,让她看得有些无语。

“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但这男人好像也没差到哪儿去。刚才还聊着天呢,这会儿又和我成陌生人了……这南宫辰放在现代,实在是太适合当演员了。”

“王妃还在想什么?要是愿意在马车里待着,本王也不拦你。”

漠然的声音让韩青歌很快就从思绪中缓过神,然后飞快地跳下了马车。

她前脚刚踏进大门,就听见了前方传来的冷淡声音。

“你们三个这几日看管着王妃的行踪,必须得时时刻刻跟着,切记不可让她出府。没有本王的命令,不得擅自离开。”

韩青歌一时没反应过来,顿住了脚步。等她反应过来想同南宫辰理论的时候,人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再向四周看去,两个丫鬟和一个侍卫正紧紧地盯着她,很是全神贯注。

“……行吧,不让我出府就不出,我在自己院待的挺好的!”

韩青歌翻了个白眼,就气呼呼地回屋休息去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她在大殿上的言行很快就被添油加醋地传了出去,变得朝野上下人尽皆知。

连带着韩青歌被看管起来的事情,一同传到了夏璃雪的耳中。

“我正愁没机会对付这个贱女人呢,这机会就送到眼前了,还真是天助我也啊。”

夏璃雪高兴的不得了,但也有些惋惜韩青歌没有被斩首。于是在欣喜之余,生出了别样的打算。

她想要借此机会重创韩青歌,想要取而代之坐上正妃的位置。

思索再三,夏璃雪便让身边的丫鬟开始给她打扮。半个时辰后,她穿了件藕粉色的衣裙向王府书房走去。

“王爷,夏侧妃想要见您,是否让她进来?”

“让她进来。”南宫辰头也不抬地就应了声,眸中没有任何波澜。

等夏璃雪进入书房后,他才将手中的书卷放下,抬眼看去。

“妾身参见王爷。”

夏璃雪毕恭毕敬地欠身施礼,继而姿态优雅地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含情脉脉地看着不远处的男人。

“王爷今日出去劳累了一天,想必累坏了,妾身这就差人去炖些补品。”

“有话快说,本王手头上有事,并不想陪你耗费太多时间。”南宫辰不留情面的说道。

这样的冷漠让夏璃雪脸上的笑意有瞬间的僵住,但下一刻,就恢复了那讨好的笑容。

“妾身这次特地来找王爷,就是想说说王妃姐姐的事。听闻她在朝堂上闹出了大乱子,差点让王爷也被连累,妾身为此担忧了好长时间呢。”

见着南宫辰并没有任何反应,夏璃雪说的话也就开始愈发口无遮拦起来。

“感觉王妃姐姐最近愈发的嚣张跋扈了,说话做事都毫无顾忌,让人实在是不由得心生厌恶。”

“依妾身所看,从前那温柔贤淑的样子定然是装出来的,如今暴露了本性,性格上才会有这么大变化。”

“王爷您须得注意着姐姐的今后的举动了,今日她是大闹朝堂,保不齐明天就会做出什么事来。就算为了王爷您自己着想……”

话音未落,南宫辰忽地站起身来,步步紧逼地走向椅子上的夏璃雪。

后者被这强大的气势给吓得冷汗直冒,站起身来不住地后退。但她还没退几步,腰部就抵到了桌子上,无法动弹。

“王……王爷,妾身刚才的话……”

伴随着“啪——”的一声,夏璃雪的脸上很快浮现出了通红的巴掌印,与白皙的脸庞成了鲜明的对比。

“本王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若是觉得闲,就离开这辰王府!”

“妾身知错了,还请王爷饶恕!刚才是妾身口无遮拦冒犯了王爷,实在不是有意而为之。”

夏璃雪被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那水汪汪的眸子中盛满了泪水,整个人哭得梨花带雨的,可怜极了。

可南宫辰并不为所动,后退了几步隔开距离。

“今日这事倒是可以放过你,倘若日后再犯此等错误,就别怪本王不留情面!”

夏璃雪听出了这其中警告的意味,她当即点头答应,“王爷请放心,妾身以后绝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会尽心尽力地服侍王爷。”

“滚,本王现在不想看见你。”

闻言,夏璃雪立刻就站起身推门而出,赶忙退出了书房,回到了她自己的院落。

刚一进屋,她便直接将看见的所有东西砸了个粉碎。手抚在脸颊上,恶狠狠道:“都是因为这个韩青歌,要不然王爷断然不会打我的。想起来就咽不下这口气,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