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系男神免费阅读

小说《傲娇系男神》的作者是陌言川,这里给您带来陆靳深周柠柠《傲娇系男神》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晚上八点多,华灯已初上,褪去了夏日的炎热,夜色也变得温柔了起来,周柠柠开着小电驴,慢悠悠地在专用道开着,夜风拂过脸上很舒服,柔软的刘海也被微风吹散,露出光洁的额头。

《傲娇系男神》精选:

暑假的第一天,周柠柠跟曾小檬逛了一下午的街,晚上又一起吃了饭才各自回家,曾小檬买了很多东西,所以打车回去。

周柠柠纯粹就是陪逛的,什么东西都没买,还蹭了曾小檬一顿饭,除了腿有点酸之外,她还逛得挺高兴的。她从小就有个优点,看到漂亮的东西,不一定想着要拥有,她就只是看看就觉得挺开心的,如果有能力拥有,当然会更开心,但是她不强求。陪逛街什么都不买她也能逛得津津有味,曾小檬说她穷开心,她说——开心的人才是最富有的。

晚上八点多,华灯已初上,褪去了夏日的炎热,夜色也变得温柔了起来,周柠柠开着小电驴,慢悠悠地在专用道开着,夜风拂过脸上很舒服,柔软的刘海也被微风吹散,露出光洁的额头。

她嘴里哼着旋律欢快的歌,有点自嗨自乐的感觉,她开得很慢,偶尔瞟两眼路边路过的行人,路边停靠的车辆。

突然,她停了下来,皱着眉头往身后看了一下,刚才她好像看到他了……就在停靠在路边的这辆黑色SUV上,刚才目光匆匆一掠,夜色下他坐在驾驶室里,面容并不真切,她开出两三米后才突然反应过来。

周柠柠靠着边上,两只脚撑在地上,咬着唇思考,要不要上前几步确认一下。

此时,陆靳深的视线正落在后视镜上,她骑着电车哼着歌,慢慢迎面开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她了,当她与他平行的时候,他恰好听到她轻柔的嗓音在唱“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看到她慢慢挪着步子走近车子,他勾了勾唇,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坐在副驾驶室上苏嘉泽合上笔记本电脑,说:“搞定,可以走了。”

陆靳深没回应,依旧看着后视镜,手搭在窗沿,修长的食指点了两下,她走到窗前了,他偏头看她,眼底似乎隐含着浅淡的温和。

周柠柠愣了愣,真的是他呀。树影斑驳,路灯并不太明亮,暗黄的光晕浅浅地映在他那张清俊的脸色,比前两次多了几分柔和。

他并没说话,视线轻轻浅浅地落在她脸上,食指依旧轻点几下,好像在等她的开场白。

周柠柠抿了抿唇,随后露出一个有些腼腆的笑,眼睛不太敢与他对视,视线落在他修长好看的手指上,软着声音问:“那个……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我想问……你的车修好了吗?”

风轻轻吹起她柔软的头发,刘海斜过一边,树叶沙沙作响,城市的霓虹灯穿透枝叶在她脸上落下斑驳的剪影,她的脸柔美地不可思议,陆靳深垂眸,声音低沉暗哑:“还没有,我最近很忙。”

周柠柠听到他说很忙,心低的愧疚感油然而生,有点遗憾地说:“哦……这样啊……”

在周柠柠出声时,苏嘉泽已经转头看过来了,窗外站着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儿,听到她的问题,他挑着眉看向陆靳深,轻咳了两声。

陆靳深偏头瞥了他一眼,冷冷淡淡的,苏嘉泽很识相的闭嘴了。

周柠柠这才注意到,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个男人,她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刚想说自己先走了,等他车修好了记得通知她的时候,他抬手示意她往旁边站一点,周柠柠懵懂地往后退了一点,车门打开,他下车了。

男人个子确实很高,周柠柠162的身高站在他面前,显得格外娇小,两人的距离很近,她不得不仰头看他。

旁边有电动车开过,都不禁缓下速度朝这边看几眼,人行道上的行人也纷纷侧目,周柠柠有点不明白他下车干嘛。

陆靳深靠着车身,低头看着她,温声道:“你先走吧,车子修好了我会通知你,你……不用特地提醒我。”

周柠柠窘了,他这话说的,好像她才是那个提醒他还债的债主,她的视线又落在他衬衫的第二颗纽扣上,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我以为你忘记了……所以刚才看到你,就想问问。那我问好了,我先走了,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陆靳深笑了笑,声音低了几分,好听又温柔的声音:“好。”

周柠柠抬头,他脸上的笑意未敛,她第一次见他笑,有点意外,她也回了他一个浅浅的腼腆的笑,说:“那……再见。”

陆靳深:“嗯。”

她小跑了几步,坐上自己的小电驴,扭动一下便开走了。

几秒钟之后,她脑子里飘过一个问题,他为什么突然对她笑?

陆靳深回到车上,苏嘉泽懒懒地靠着车椅,“我的车是被那个小丫头撞的?”

陆靳深不置可否,启动车子,“走了,时间差不多了。”

苏嘉泽呛声:“你也知道差不多了?马上就要迟到了好吗?还下车跟小姑娘聊天。”

回答他的是,陆靳深猛地踩下油门,苏嘉泽的身体随着惯性往后撞了下,他骂了句卧槽,连忙坐直系上安全带。

两个小时后,新项目谈妥,陆靳深先脱身了,留下苏嘉泽应付,男人的夜间娱乐他向来不喜欢。

苏嘉泽抗议了很多次,这种应酬多了他也很不喜欢好吗?可惜抗议无效,谁让他被压制惯了。

陆靳深开车回家,开出一段距离后,他打开音乐,猜想她刚才唱的那句“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是什么歌,她唱得那么轻快又甜美。

很可惜,他努力回想了一下,还是不知道那是什么歌。

陆靳深回到家先去了书房,新项目有个地方要修改,他打开电脑,在等待电脑运行的那半分钟,他随手拿起放在旁边的素描纸,上面的字迹娟秀,一笔一划都很工整。

这是之前周柠柠写给他的。

她撞到的那辆车其实是苏嘉泽的。

那天的前一晚,他跟苏嘉泽出去应酬,他的车子当时放在4S店保养,还没取回来,所以就开了苏嘉泽的车去。苏嘉泽喝酒了不能开车,他便将车子开回家,第二天下午他出去办事,停车时就意外被周柠柠的小电驴给撞了一下。

翻向正面,正面画着一个卡通头像,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儿,头发长度刚刚及肩,发尾微微朝内弯曲,大眼睛笑得弯弯的,露出整齐的八颗小巧的牙齿,就连右边脸颊上浅浅的酒窝都惟妙惟肖。

陆靳深嘴角浅浅勾了了一下,心想:这个是她对着镜子画的自画像吧。

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画得相当好。

周柠柠,今天晚上看到风将她的刘海吹散,发丝俏皮地翘起来,某些模糊了几年的记忆渐渐清晰了起来,这个女孩儿,他很久以前就见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