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途末路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苏寻陆程杨免费章节,带来《婚途末路》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四周人声嘈杂,陆程杨并不确定那个声音喊的是不是寻寻,秦森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只是突然转身,黑眸微眯,看着对面黑压压的人墙,像是在搜寻什么人。

《婚途末路》精选:

四周人声嘈杂,陆程杨并不确定那个声音喊的是不是寻寻,秦森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只是突然转身,黑眸微眯,看着对面黑压压的人墙,像是在搜寻什么人。

突然极快地向对面迈开步子,秦森手疾眼快地拉住他,蹙眉道:“客户已经在等着了,有什么事等会儿结束了再说。”

陆程杨又往对面看了会儿,直到那波人群从门口消失。

他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缓缓收回脚步,再回身已经恢复了一贯的表情,看了一眼秦森,淡淡道:“没事了,走吧。”

秦森探究地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他隐约了解陆程杨这几年的经历,在陆程杨和他达成交易来B市的那天起,他就猜到了这一趟并非那么简单。

不过,陆程杨并不习惯跟人交心,这些年更是沉默内敛许多,即使跟秦森关系匪浅,他也从未主动提及那些事。

两人并肩走进餐厅,相比这家餐厅的宁静清雅,苏寻和赵芹芹所在的对面餐厅就要热闹许多,几乎人满为患。

赵芹芹将苏寻按在门口处的那张空位上,又把菜单推到她面前,“你自己点菜,这顿我请客,苏小宗先借我了。”话说完就一把抱起苏小宗往包厢间走。

苏小宗趴在赵芹芹肩膀朝苏寻挥了挥手,然后歪着小脑袋回想之前妈妈交代他的事情。

苏寻手撑在桌上,慢慢翻着菜单,给自己点了一个套餐。

她吃到一半的时候,赵芹芹就笑容满面地抱着苏小宗出来了,一个摸样三十多的男人走在前面,赵芹芹在后面偷偷朝她挤了挤眼,苏寻默默别过脸。

什么事时候她儿子成了相亲的挡箭牌了……

几分钟后,赵芹芹抱着苏小宗又回来了,在她对面一坐下便揉着苏小宗的卷毛狠夸了几句:“你儿子太给力了,叫我妈的时候叫得多自然,那男人连我电话号码都没要,下次如果还有相亲,再借我用用啊!”

苏寻无奈瞪她一眼,直接拒绝:“下次你自己想办法,我可不想我儿子多一个妈。”

“干妈也是妈啊,是不是啊,小宗。”赵芹芹一边翻菜单一边说,“还想吃什么吗?干妈请客。”

苏小宗指了指菜单,响亮地说:“这个。”

想了想又说了句:“芹芹阿姨,我也只有一个妈妈。”说完还嫌不够,直接从赵芹芹腿上滑下来,哒哒跑过去抱住苏寻,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忠心。

赵芹芹:“……”刚才还一口一个妈的叫我呢?果然儿子还是亲生的好!

苏寻忍不住笑了起来,赵芹芹瞪了她一眼:“行了,知道你养了个好儿子。”

“那当然。”苏寻抬起下巴得意一笑,苏小宗确实很懂事,也很好教,有时候她会想这是不是因为单亲家庭的缘故,或者是又遗传了陆程杨,苏寻低头看了一眼苏小宗,小孩的脸白嫩嫩的,毛茸茸的眼睫毛,眼睛又黑又亮,小卷毛让他看起来可爱极了。

只是,她总能在苏小宗脸上看出陆程杨的影子,好像时刻都在提醒她,就算她跟陆程杨这辈子都不再见面,但他们之间还有一个苏小宗,这是无法磨灭的。

“妈妈,你怎么了?”苏小宗晃着她的胳膊小心翼翼地问。

苏寻回过神,摸着他的脑袋,认真地说:“妈妈在想,明天上午再带你去剪一次头发。”

“……”苏小宗心塞了,他的小卷毛还是保不住。

赵芹芹撑着下巴盯着对面的母子两看,苏小宗长得跟苏寻只有三分像,虽然顶着一头卷毛,但看着并不像小姑娘,是一个很英气的漂亮男孩,她有时候挺想问苏寻苏小宗的爸爸的事情。

她曾忍不住侧面问过,但苏寻除了这个事情闭口不答外,其他的事情只要她问,她都认真回答。

苏寻是个很认真的人,她不会撒谎,不想撒谎的时候就直接装傻闭口不答。

“知道我为什么不想相亲吗?”赵芹芹忽然开口。

苏寻看了她一眼,“没有几个人想相亲。”如果可以的话,谁都不希望通过这种被动的方式来决定结婚对象。

“说得也是。”赵芹芹喝了一口果汁,像是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一样,表情有些飘,“我上大二的时候,有个男生为了追我,伪装成快递小哥,几乎每天都到宿舍楼下给我送快递,可是那时候我根本就没买东西,也问过所有可能给我寄东西人,但是根本没人给我寄过东西。他连续送了三个月,我也连续三个月都在收莫名其妙的快递,直到我忍无可忍不再收快递的时候,他才表白,你说他傻不傻?”

“嗯,挺傻。”苏寻说,她也傻过。

赵芹芹抬头,表情凶狠地瞪她:“我想说的是,后来认识的男人,甚至交往的男人,都没有人像他那样认真地追我,认真的对我好。”

苏寻没回话,她也曾为了追上陆程杨做过许多傻乎乎的事情,但那时候觉得做什么都那是开心的。

恰好服务员端上餐点,她招呼苏小宗吃东西。

下午两人带苏小宗玩了一个下午,赵芹芹为了奖励苏小宗今天的出色表现,给他买了一个巨大的变形金刚,可以任意组合的那种,足足有他的个头那么高,苏小宗高兴极了,赵芹芹趁机逗他:“那要不要叫我干妈?”

苏小宗抱着变形金刚颇为为难地看着她,默默无言……

苏寻和赵芹芹看着他纠结的小表情,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苏寻拍拍他的脑袋:“叫吧,干妈跟妈妈是不一样的。”

“对啊,妈妈只有一个,干妈可以有好多个。”赵芹芹连忙接话,期待地看着苏小宗,她真是太喜欢这个孩子了,比她哥哥的熊孩子可爱多了。

像是斟酌了许久,苏小宗才别别扭扭地喊了一声:“干妈。”

赵芹芹高兴得在他脸上连亲了几口,“乖!”

——

晚上苏寻哄苏小宗睡觉的时候,苏小宗眨巴着眼睛,乌黑的瞳仁看着她。

“怎么啦?”苏寻不得不问他,想起一路上,小孩好像忍了好久一直想问她问题,她隐约看得出来,他又想问他爸爸的事情了。

苏小宗眼巴巴地看着她,小声问:“妈妈,我想爸爸,妈妈只有一个,爸爸也只有一个,就是亲生的爸爸。”

“妈妈,你说过爸爸不是不要我们,那他怎么还不回来?”他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他……忙啊……”苏寻有些不知道如何应付表情越来越认真的苏小宗,她真的很不会说谎,尤其是面对苏小宗,她想了想才说,“爸爸真的只是很忙,他也没有不要你,他跟妈妈一样爱你。”

“嗯,我知道,因为妈妈不会说谎。”苏小宗很相信苏寻的话,很自觉地闭上眼睛,“那我睡觉啦,妈妈,晚安。”

“嗯……晚安。”

从苏小宗的小房间走出来,苏寻狠松了口气,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一直没想好该怎么跟苏小宗说他爸爸是真的不要他了,也不要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