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途末路免费阅读

小说《婚途末路》的作者是陌言川,这里给您带来苏寻陆程杨《婚途末路》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陆陆续续几条短信跳进来,苏寻一一打开看,有六条是来电提醒,一串陌生的号码昨晚给她打了六个电话,她没有任何怀疑就肯定这个号码是陆程杨的,握着手机的手有些僵,好一会儿才划开最后一条未读短信。

《婚途末路》精选:

苏寻第二天醒来还有些恍惚,习惯性伸手到桌上摸手机,没摸到,这才想起手机好像还放在包里。

连忙爬起来翻出手机充电,开机后才发现已经八点半了,手懊恼地往额头一拍……

幼儿园的门禁是九点,根本赶不及,今天没办法送苏小宗去幼儿园了,糟糕的是她上班也要迟到了。

陆陆续续几条短信跳进来,苏寻一一打开看,有六条是来电提醒,一串陌生的号码昨晚给她打了六个电话,她没有任何怀疑就肯定这个号码是陆程杨的,握着手机的手有些僵,好一会儿才划开最后一条未读短信。

“寻寻,自始至终只有你在介意而已,你低估了我对你感情和包容力。”——穆远

这条短信让苏寻有种被人赤—裸裸剥开内心的感觉,她皱眉丢下手机去隔壁房间看苏小宗。

推开房门才发现他已经起床了,苏寻每天晚上都会把他第二天要穿的衣服放床头,此时他正拿起床头的小T恤往头上套,听到开门声回头看了一眼,乖乖的报告:“妈妈,我肚子不难受了。”

苏小宗很快就自己穿好了衣服,苏寻帮他把背带裤的扣子调整好,抱歉地跟他解释:“小宗,妈妈昨天忘记给手机充电,所以闹钟没响,今天我们没办法去幼儿园了。”

苏小宗很喜欢去幼儿园的,听到这话鼓着小脸有些不开心,苏寻想了想有了决定:“等下妈妈带你去买闹钟,下午再送你去晓晴阿姨那里,我下班就去接你好不好。”

这套房子是苏甚买下的,去年年底刚装修好,年后她跟苏小宗才搬进来。当初搬家不小心将闹钟摔坏了,苏寻忙着一直忘了买。

苏小宗原本鼓着的脸顿时笑了,“好!”

苏寻给赵芹芹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请个假。

赵芹芹想起昨天的事情,试探地开口:“寻寻,你不会是想躲着陆总监才故意请假的吧?”

“不是,我下午就去上班。”苏寻颇有些无奈的回答。

“那好吧,你下午早点来,新总监刚上任你就请假,我怕万一以后别的同事看出你跟陆总监的关系,会议论你。”赵芹芹认真叮嘱她。

“好,我知道。”苏寻的回答有些漫不经心,她下午就去找陆程杨谈辞职的事情,人都走了还怕人议论吗?

——

陆程杨正在翻阅苏寻这一年多内写的广告案,听完赵芹芹的话倏地看向她,直接问:“她住在哪儿?”

赵芹芹脸上划过一丝懊悔,她怎么蠢到用“身体不舒服”这种借口给苏寻请假呢!

“我……不知道。”赵芹芹第一次觉得说谎压力山大,在陆程杨那双黑隽的眼睛盯向她时,她立刻缴械投,“陆总监,我其实知道寻寻住哪儿,但是我不能告诉你,否则寻寻会生我气的。”

陆程杨又看了她一眼,没再为难她,淡声说:“好,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赵芹芹出去前悄悄看了眼陆程杨缠着纱布的左手和淤青的嘴角,总觉得这个男人没那么简单,免不了替苏寻担心起来。

办公室很快就陷入安静,只有资料翻页的声音。

陆程杨瞥了一眼那封辞职信,拿出手机再次拨过昨晚那个号码,听到铃声响起,不自觉地屏息。

直到铃声结束,电话都无人接听。

……

苏小宗站在门口仰着头天真地问:“妈妈,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啊?”

苏寻将手机放进包里,想了想说:“这个号码妈妈不认识,应该是打错了。”

“哦。”苏小宗转身去开门,小绅士般靠在门边上顶着门让妈妈先出去。

苏寻的手一直抓着挎包的肩带,一直走到楼下手机都没再响起,她才缓缓将手放下。

——

下午上班苏寻几乎是踩着点到公司的,她把包放下就直接去了总监办公室,门敲了两下就听到熟悉的低沉嗓音:“进来。”

苏寻握着门把的手迟疑了一下,迅速调整好后才推门进去。

陆程杨站在大玻璃窗下,灿烂的阳光洒在他的背上,高大的身形看起来比以前更为挺拔,目光扫过他淤青的嘴角时顿了一下,左手显眼的白纱布让苏寻想起昨天她离开会议室后传出的那声“砰”。

心底莫名升起一股焦躁,不明白他这种行为到底算什么?对她跟他划分界限的恼怒?

那双墨黑的眼从她进来就毫不避讳地上下扫了她一眼,在她开口前率先说:“你的辞职信我已经看了,不批。”话未落他已经坐回办公桌前。

“为什么?”苏寻淡淡开口。

“贝舒尔的广告下周一开拍,这个案子是你的创意,到时候需要你去现场,还有雅美的广告案子已经进入最后的比稿,如果提案通过,广告马上开拍。”

他完全公式化的回答让苏寻瞬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想了想正欲开口,却又听到他说:“杰米童装这个案子,客户最终决定选择你的创意,开拍时间选在暑假。”

“这个案子在上周最终比稿时不是被刷下来了吗?”苏寻惊讶地看向他,随即皱眉,面色不悦地瞪他,“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陆程杨不置可否,“我只是把两个案子的优劣跟客户说了一下,最终选择权在客户手上。”

“你……”上周五的最终比稿,她撰写的文案被夏宛央的比了下去,虽然她并不认为自己的文案比夏宛央的差,但她以为这事情已经过去了,没必要再次在两个案子中比较,这等于是帮她从夏宛央手里抢了业绩一样,这种感觉并不太好。

似是知道她心里所想,陆程杨收了收神色,正视着她说:“我不会公私不分,这点你放心,我们,和平共事,在公司只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

“……”他这是在拿她昨天的话堵她?苏寻低头沉默。

她看着比以前瘦了些,下巴也尖了,头发蓄长了,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多变化,只是整个人的气质都沉静了许多,以前的短发让她看起来很俏皮明媚,甚至有些野。这种野也是跟他在一起后才慢慢暴露的,刚开始她还小心翼翼的担心他不喜欢,后来发觉他并不在意后,就大大咧咧的在他面前曝光自己的缺点,肆无忌惮的。

有一次他故意提起这件事,她得意洋洋地从他怀里抬起头,笑得狡黠极了,“只有在爱你的人面前,你才敢肆无忌惮的在他面前暴露自己的缺点,这是我给你的荣幸!”

现在的他失去了这份荣幸。

“我看了你这一年多在凯森写的广告案,婴幼儿相关的广告案通过率是全部门最高的,几乎包揽了这一类的广告项目。”陆程杨收回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忽然平静的提起,“我记得你以前比较喜欢的广告类目并不是这个,怎么忽然对这方面把握得这么准,身边有小孩?”

他的话像一颗一样埋进苏寻心里,“滴滴滴滴……”的声音扰得她慌乱惊惶,好在她低着头,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眼,陆程杨并没有看出她的异样。

“我哥的孩子。”苏寻迅速压下那股慌乱,淡淡回答。

部门里绝大部分都是年轻人,除了有个男同事刚晋升了爸爸之外,其他的目前都没孩子,赵芹芹曾跟她说过,两年前部门的几个老员工联手辞职,合伙开工作室去了,留下的大部分员工都是资历比较浅的年轻人。

苏寻能拿下这些广告案,是因为她有儿子,写案子的时候考虑的东西比别人更全面罢了。

她不知道陆城杨这话是刺探,还是无意。

陆程杨有些惊讶:“你哥结婚了?”

“嗯,我毕业那年暑假。”苏寻从小就不会说谎,每次都老老实实地跟她爸爸说实话,害得苏甚因此挨了不少打,小时候苏甚是真不喜欢她这个妹妹。

现在却一个谎话接一个地编,如果继续跟他呆着,以后她还得继续编下去,这对她来说是种煎熬。

“陆总监,我把手头上的案子做完后,希望你能批下我的辞职报告。”苏寻怕他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绕,抢在他前面开口,刚才她沉默只是在算计手上的案子做完大概需要多久。

至少还要一个多月的时间。

陆程杨没有回答她,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墨黑的眼睛盯着她。

“如果没其他事,我先出去忙了。”苏寻不等他回答就转身走出办公室。

没想到却在门口碰见了夏宛央,她脸上带着明显的不快,苏寻很快就猜到了她来总监办公室的目的。

夏宛央没想到苏寻会从总监办公司出来,想到原本到手的案子又被刷了下来,现在看到苏寻自然没好脸色,当她空气般直接越过。

苏寻觉得有些无奈,回到位置上,赵芹芹就跟过来了,笑眯眯的说:“其实我一直觉得你那个创意比夏宛央好多了,你别有心理负担。”

“我没事,你放心吧。”苏寻笑了笑,手心全是汗,不知道陆程杨有没有相信她的话。

“今天上午他问我你的住址了。”赵芹芹低声说,见苏寻眼神瞥过来,连忙保证,“我可没告诉他。”

苏寻有些头疼,好像事情没她想象的那么简单了。

赵芹芹忽然拉着她走到一边,小声问:“你老实告诉我,陆总监是不是苏小宗的爸爸?”

“是。”

赵芹芹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接着问:“他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对吧,你不打算告诉他?”

“是。”

“……你们是怎么分手的,连有了孩子都不肯告诉他。”其实赵芹芹很早以前就已经把苏小宗的爸爸当成渣男了,只不过见到陆程杨本人后,有点难以将他跟“渣男”联系在一起,难道人不可貌相?

苏寻这回没回答是了,而是淡淡的说:“我跟他不是分手,是离婚。”

“……”卧槽,还真是渣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