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婚途末路

这里推荐阅读《婚途末路》,提供苏寻陆程杨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陆程杨的头发总是剪得很干净利落,轮廓分明的五官看起来英气非凡,苏寻当初就喜欢他身上那种干净凛冽的气质,她也是偶然看到他小时候的照片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剪着干练的短发,因为他的头发稍长一点,就会变成卷毛。

《婚途末路》精选:

下午的会议开了三个多小时,苏寻的广告案最终被刷了下来,两个多星期的心血付诸东流,心底多少有些沮丧。

散会后,大家先后走出会议室,苏寻收起资料最后一个离开。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她才吐出一口气,不过转念一想,今晚终于可以按时下班去幼儿园接苏小宗了,最近为了这个广告案,她每天加班到凌晨,真的没办法把他带在身边,只能托付她哥帮忙照顾。

刚好明天是周末,今晚可以带他去儿童主题餐厅吃饭,然后再带他去逛逛。

然而事与愿违,临近下班时,策划兼创意总监林丹踩着高跟鞋走进办公室,拍了拍手掌,啪啪啪的几声响,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过去,有人甚至发出了一声低嗷:“千万不要是来通知加班的!”

“难道今晚又得在公司吃加班盒饭了……”

苏寻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今晚可能又要麻烦她哥去接苏小宗了。

但这个不好的预感跟她预想的完全不一样,林丹扫了大家一眼,微笑说:“有个事情一直没跟大家说,刚才那个项目已经通过提案,这也是我在公司做的最后一个项目,明天开始我正式离职,今晚我请大家吃个饭,就在公司附近的私家菜坊,都来吧。”

底下顿时炸开了锅,显然没料到林总监会离职,纷纷问道:“林总监,为什么要辞职啊!”

林丹只是笑笑,避重就轻地回答:“个人原因,大家不要乱想,我离职对大家的工作不会有影响,还有半小时下班,等会儿我过来,大家一起过去。”说完示意大家继续工作,踩着高跟鞋出去了。

大家已经没了工作的心思,面面相觑地互看一眼,有人说:“虽然林总监平时很严厉,偶尔还凶地让人觉得她更年期提前,但我都已经习惯了……”

“对啊,之前一点儿风声都没有,怎么突然就辞职了。”

“怪不得这个项目这么赶,原来是要赶着在离职前做完。”

“也不知道新任总监会是谁,应该不会是部门直升。”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中,话题由“林总监为何辞职”转变成“新总监会是谁”。

苏寻没参与话题议论,只是垂眸听了一会儿,便起身到茶水间打电话。

——

苏小宗站在幼儿园门口,绷着一张漂亮的小脸蛋,黑琉璃般的眼睛有些焦急地四处飘,很快,小孩的眼睛便黯淡下来。

迎面走来一位身形修长的年轻男子,他朝苏小宗招招手,苏小宗虽然很失望不是妈妈来接他,但他没忘记妈妈教过的要懂礼貌,转身对身边的张老师说:“我舅舅来接我了,老师再见。”随后背着小书包不情不愿地走过去。

苏甚捏了捏苏小宗微鼓的腮帮子,知道小孩为什么不开心,他笑着问:“怎么了,看到我就这么不开心啊?”

“舅舅,你已经连续十七天来接我放学了。”他小声嘟囔,言下之意是我妈妈很久没来接我了。

苏甚伸掌用力揉了揉他的脑袋,直看到苏小宗一头小卷毛被揉得乱糟糟地才罢手,这小白眼狼,他天天接送还被嫌弃了。

苏小宗不像平时那样扭着脑袋不让摸,而是颓丧地低着小脑袋任其蹂—躏,声音委屈得像是要哭了,“我已经很多天没见妈妈了,舅舅,妈妈是不是打算不要我了……”像爸爸一样。

“……”苏甚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小卷毛是担心这个,怪不得这两天晚上都不肯睡觉,非闹着给妈妈打电话,才刚挂没一会儿又打过去,闹到很晚才抵不住困意睡过去。

他弯身抱起苏小宗,看着他发红的眼睛,眼泪却没掉下来,伸手又狠搓了搓他的小卷毛,原本想把眼泪憋回去的苏小宗被他这么一弄,眼眶里的泪就“啪嗒”掉了下来。

“舅舅!”苏小宗眨着眼睛瞪他,不开心地叫起来,他才是爱哭的小孩!

苏甚把他塞进停靠在路边的车后座,牢牢绑在儿童安全座椅上,直接把手机扔他怀里,“自己打电话问你妈妈。”

苏小宗抱着苏甚的大屏幕手机,肉呼呼的小手指在屏幕上点出妈妈的号码,他能背下很多电话号码,妈妈的,舅舅的,外公的,晓晴阿姨的等等,唯独不知道爸爸的电话号码。

有一次他忍不住问妈妈能不能告诉他爸爸的电话号码,他很想给他打电话。

苏小宗给苏寻打电话的时候,她刚下班,林丹已经到办公室门口招呼大家一块走了,手机就拿在手上,电话响第一声她就接起来了,她喂了两声那边没反应,脚步不由得停下来,大家绕过她身边走向林丹。

很快,偌大的办公室就只剩她一个人了。

“小宗,妈妈今天晚上9点之前就去舅舅那边接你,明天带你去玩好不好?”苏寻的声音柔柔的,哄人的意味尤为明显,眼睛也笑得弯弯的,很漂亮。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出了办公室的赵芹芹又折了回来,原本想催苏寻快点,听到她柔声哄孩子的声音便打住了,就站在原地等。

“真的吗?!”

苏小宗一扫之前的阴霾,兴奋地大叫起来。

“真的,妈妈保证。”苏寻认真地说。

苏小宗更开心了,只要妈妈说出“保证”两个字,就肯定是真的,愉快地说:“那我等你哦。”

苏寻又吩咐了他几句,才挂了电话。

“快走吧,不然等会儿落单了不好。”赵芹芹上前拉住她。

“嗯。”苏寻笑了笑。

“你很多天没见小宗了吧?”她们部门最近的工作状态,赵芹芹很清楚。

苏寻点头,在这家公司呆了一年多,就跟赵芹芹关系最亲近,赵芹芹也是公司里唯一一个知道她独自养了个儿子的人。

当时苏寻刚入公司不久,下班有点晚了,苏寻急着去接苏小宗,在公司楼下打车,下班高峰期很难打到车,好不容易拦下一辆,急匆匆上了车准备关车门,赵芹芹就探身问她:“寻寻你去哪个地方,顺路的话,让我搭个顺风车。”

苏寻说:“金宝贝幼儿园。”

赵芹芹兴奋地说:“我也是去那!”话还没说完就钻进车里了,自来熟的性格显现无遗。

车子开出去后,她才想起来问苏寻:“你去幼儿园做什么?”

苏寻看了她一眼,淡淡说:“接儿子。”

赵芹芹双目圆瞪、嘴唇张大地看着她,一副震惊不已的表情,手指指着她,“你儿子……上幼儿园?”

“嗯。”苏寻一点儿也不意外她的反应。

“真看不出来……我以为你是刚毕业的小姑娘呢,还想着姐姐我在工作上多照顾照顾你。”赵芹芹没有夸张,苏寻的样貌看起来还像在校的大学生似的,居然有个上幼儿园的儿子,苏寻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是开玩笑,“你老公没空接他吗?要你赶着去接。”

车厢里陷入了片刻的沉静,赵芹芹顿悟可能自己说错话了,正想圆过去,苏寻就偏头朝她笑了笑:“我一个人带儿子。”

赵芹芹:“……”

苏寻原本第二天办公室里便会传遍她的事情,毕竟职场上的女性闲暇之余八卦很正常,她也没有刻意要隐瞒什么。

倒是赵芹芹,好像拼死要帮她瞒着这件事情一样,每次有同事八卦问她“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话,苏寻刚想说已经有孩子了的时候,赵芹芹就扑过来,“我跟寻寻关系最好,她哪儿来的男朋友啊!”

苏寻奇怪地看着她,赵芹芹把她拉到一边,皱着眉头数落她:“我从毕业就在这家公司上班,已经快四年了,你要是不想公司里的人在背后传得太难听,你就别那么诚实地掀自己的老底。”

赵芹芹说的老底……

大概是“未婚生子”之类的,甚至更难听的,毕竟她太年轻长得又漂亮,可以浮想的层面太多了。

——

晚上的聚餐到八点多才结束,有人提议去唱K,大家都表示同意,苏寻找了个借口说不去了,平时聚餐苏寻去的次数也不多,大家都习以为常,也没勉强她。

苏寻到苏甚那边还差五分钟就九点了,她一路走上来有些急,喘着气问苏甚:“哥,小宗呢?”

苏甚朝卧室那边抬了抬下巴,“这两天晚上闹得晚,今天知道你要来接他,安心了,玩着玩着就睡着了。”

苏寻往卧室走去,看到苏小宗抱着iPad睡着了,睫毛又黑又长,安安静静地垂着,头发已经比十几天前长长了许多,变成了一头小卷毛,她忍不住皱了眉。

苏小宗的头发稍微长一点,就会变成微微的卷,这遗传自陆程杨。

陆程杨的头发总是剪得很干净利落,轮廓分明的五官看起来英气非凡,苏寻当初就喜欢他身上那种干净凛冽的气质,她也是偶然看到他小时候的照片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剪着干练的短发,因为他的头发稍长一点,就会变成卷毛,让她想用“漂亮”这个词来形容那个男人。

她伸手摸了摸苏小宗的小卷毛,不得不感叹遗传基因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