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以婚作赔

这里推荐阅读《以婚作赔》,提供路遥周嘉越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路遥有点紧张的看着周嘉越,他端正的坐在桌前,五官深邃柔和,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浑身透露出一股成熟沉稳的气质。

《以婚作赔》精选:

正值七月,A市的夏天向来很热,今年感觉更甚,窗外太阳猛烈,会议室里却清爽沁人。

空调正徐徐的吹出冷风,陆承睿闲闲的靠在椅背上,慢条斯理的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之后,才堪堪开口:“公司新招了一批实习生,都是经过精挑细的,你们也都知道了吧?”

纪言琛正低头发短信,头都没抬一下,显然对此事没什么兴致,也不想管。

周嘉越看到陆承睿的视线投向自己,漫不经心的道:“这种事情不需要我们去管吧?留我们下来就为了说这个?”

睿达以前只是个小有名气的室内设计公司,五年前陆承睿找上周嘉越和纪言琛,两人才正式入伙睿达。这几年来做的项目越来越多,名气也越来越大,在圈内的影响力是数一数二的,公司项目也不仅仅拘于设计项目了,慢慢拓展地产投资项目,睿达的产值飞速增长。

秉承着人才不外流这句话,睿达每隔两年便会招一批实习生进公司,公司花人力精力去培养,然后分派到各个基层,这样确实是有好处的,起码员工稳定性比较高,鲜少有员工离职。

也正因为如此,许多专业对口的毕业生,挤破头都想进睿达,先不说这个公司的实力在业界数一数二,光是公司愿意培养新人这一条,就足够吸引有野心有梦想的毕业生。

只是这招收实习生的工作向来是由人事部管的,应聘设计部的新人,最后由各个设计小组的组长最终面试,才选定下来,最后还有个考核期,只有通过考核的才能留下来。

今天开完会之后,陆承睿让其他人散去,原本以为他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现在却说到了这实习生,周嘉越虽猜不透他打的什么主意,但是隐隐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有个实习生需要你带一下。”陆承睿语气淡淡的说。

呵……果然!

周嘉越看了眼还在低头发短信的纪言琛,回头看到陆承睿的视线还是对着自己,他皱起眉头说:“你开玩笑吧?我已经有三年没带过实习生了,而且我一个设计总监还需要带徒弟,说出去不笑死人?”

主要是带徒弟太麻烦了,去哪里都最好带着,这样临场学东西总是比较快的,但是这三年来周嘉越独来独往习惯了,现在要他带个跟屁虫,他还真是不乐意了。

“公司里面那么多设计师,根本就不需要我去带什么徒弟。”周嘉越不满的说着,带徒弟向来是公司里的设计师的事情,自从三年前他担任设计总监之后,就再也没带过徒弟了。

“确实,不过你是设计总监,这个活还非得你来接了。”陆承睿一下子认真起来了。

这可是他答应了未来老婆的事情,怎么着也要说到做到,毕竟……呵!昨晚他可是收了好处费的,岂能言而无信。

“你这么上心,难道是你小情人?”周嘉越不怀好意的说。

“滚!”陆承睿丢给他一记冷冷的眼神。

“我们公司向来不允许走后门的,这个规矩可是你定的,所以你现在是要坏了这规矩吗?”周嘉越淡淡的提醒某人,绝对有问题,能让陆承睿这么上心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其实很多公司都一样,最怕一些高管利用职位之便把自己的亲友带进公司,这种行为俗称走后门。

周嘉越记得很清楚,那一年部门经理把自己的弟弟招了进来,但是他这个弟弟并没有实力,害得公司损失了一个大单,就是那时候陆承睿下了这么一条新规矩,违者一并辞退。

“我说的是公司员工不允许走后门,没说老板不可以,怎么着?做老板的不能开个先例?”陆承睿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就是一副主宰者的模样,懒懒的摊开手靠到椅背上,等着周嘉越的答案。

周嘉越最看不得他这个样子了,不就是比他多了百分之十的股份嘛!他看向一直未发一言的纪言琛说:“纪三,把你的股份卖给我,不多,要百分之十一就够了。”

纪言琛是纪家的小儿子,排行老三,熟识的朋友直接叫他纪三。

“把股份卖给你?然后等着你们两个一起来欺压我么?我又不傻!”纪言琛终于抬起头来了。

两个人平时被陆承睿欺压惯了,就因为陆承睿的股份占了百分之四十,而周嘉越和纪言琛各占百分之三十,好歹还有人跟他是平级的。纪言琛可不想到时候被两人欺压,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要那百分之十一的股份,做那个大BOSS。

“那你说是什么人,值得你开先例,别真是你小情人就行了,我可消受不起!”周嘉越不满被陆承睿欺压,嘴上便说不出好话来。

“我老婆的表妹,今年刚毕业,前两天刚到A市,简历你自己看。”陆承睿手指用力一划,一份薄薄的简历便滑到周嘉越面前。

“既然是表妹,你自己带不是更好?”周嘉越一听这实习生是女的,就更不高兴了。

五年前,他第一次带的徒弟就是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十分爱穿高跟鞋。有时候跟着他去工地查看的时候,他看着她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走在杂乱的施工现场时,直觉得女人有时候真是不可思议。

自那次之后,他再也没带过女徒弟,主要是觉得女人太娇气了。

“我老婆不喜欢我跟别的女人太亲近,而且我也不喜欢,我们三个就你单身,不用顾忌其他,而且现在是你在负责设计这一块。”陆承睿理所当然的看着他。

“我们公司单身的设计师又不是我一个,如果你要找的就是个单身的设计师,那就没必要非得是我。”

“自己人放心。”陆承睿简单的回答,主要是昨晚她说了,如果是公司最好的设计师,又是单身的品种那是最好的了,这么说已经是点名要周嘉越了,他怎么能让她失望。

周嘉越无奈,得了!这次肯定又是被欺压了。

陆承睿看着他那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得了吧你!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等会儿我叫她到你办公室拜师去,谢礼跟我说就行了。”

“是么?那我要百分之十的股份。”周嘉越斜眼看过去,明显的挑衅。

陆承睿站了起来,轻飘飘的看了周嘉越一眼,眼里分明写的是:你觉得这可能吗?

待陆承睿出去之后,纪言琛也站了起来,走过周嘉越的时候,很好心的拍拍他的肩膀调戏说:“大嫂的表妹,说不定跟大嫂一样是个火辣的美人,恭喜你,艳福不浅啊!离破处的日子不远了。”

“滚!”周嘉越烦躁的拍开他的手,两人同窗四年,毕业之后又一直在同一家公司,最后又一同入股睿达,十来年都混在一起。周嘉越没谈过恋爱没碰过女人这事情,纪言琛最清楚不过了,但是被人这么戳穿,周嘉越还是觉得很没面子。

纪言琛出去以后,周嘉越便拿起那份薄薄的简历看了起来,忍不住皱眉,这基础也太差了吧?还说什么精挑细选,分明就是丢了个烫手山芋给他。

往后翻了翻,想看看这新徒弟长什么样子,是不是真的跟大嫂褚絮一样是个火辣的美人。

啧……居然连张一寸照都没有贴,这后门走得也太顺畅了吧?

路遥此时正站在总监办公室的玻璃窗前,陆承睿之前交代过她了,等会儿看到她的……师父,就进去自我介绍一下就行了。

但是,她总觉得不踏实,她知道自己读的不是什么好学校,专业成绩在班里虽然算是好的。可是她也知道这个公司招人的标准,她离那标准还差得很远,要不是表姐一再保证绝对没问题,还有老妈一个劲的鼓动,她也不好意思来。

胡思乱想之后,路遥还是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吧!

这么想路遥心里便安定了不少,以后工作稳定下来之后,她就不用去打工了,时间也会空下来,到时候再努力学东西,希望勤能补拙。

正想着,便看到一个高大颀长的男人推开门走了进去。

从路遥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只停留了几秒钟,他便推门进去了。

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师父吧?虽然没见正脸,但是光看侧脸,就知道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高挺的鼻梁,乌黑的眉眼,干净的短发。

路遥心想:整天跟这么个帅师父呆在一起,那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吧。

这感觉不错。

现在她就期待他的脾气也能跟他的长相一样好就行了,起码在他手底下做事不用那么胆战心惊。

毕业之前就已经有过三个月的实习了,那时候实习基本没什么工资,而且有时候会碰上脾气不好的设计师,让他们这些新人每天都要看脸色做事。

路遥拉对着玻璃窗整理了一下衣服,有点紧张的走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一个低沉的男音传来:“进来。”

路遥深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有点润红的脸蛋,推门走了进去。

周嘉越抬眼看了看眼前这年轻的女孩,牛仔裤白T恤,身材纤细娇小,俏皮的马尾,白皙略稚嫩的一张小脸,一双大眼睛里还带着一丝怯意。

很明显的一副稚气未脱的学生样,毕竟刚大学毕业,才20出头的女孩。

呵……看来纪三的话也没说对嘛!眼前的女孩跟大嫂褚絮完全不一样,跟褚絮的明艳动人比起来,眼前的女孩就像只小白兔一样,清淡如水却不失可爱。

总之,完全不是一个格调的。

路遥有点紧张的看着周嘉越,他端正的坐在桌前,五官深邃柔和,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浑身透露出一股成熟沉稳的气质。

路遥见多了校园里的青春帅气的大男孩,猛然的看到这样一个成熟沉稳的男子,突然觉得有点恍惚。

对上他的目光时,路遥不由得紧张起来,手揪着自己的衣角,轻轻扯了扯嘴角,挂上了自认为标准有礼的微笑。

她走过去,在他审视的目光下,90°鞠躬:“师父,你好,我叫路遥,路遥知马力的路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