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的锅铲免费阅读

小说《嗨你的锅铲》的作者是映漾,这里给您带来迟稚涵齐程《嗨你的锅铲》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中餐很正常,蒜蓉金针菇,香煎虾饼搭配了蛤蜊菌菇汤,迟稚涵估算了下只有一个小时的工作量,晚餐也不难,猪肝青菜汤,鱼香豆腐和照烧鸡腿,让她差点失控的是夜宵,上面赫然几个大字,没有阳春面味道的阳春面。

《嗨你的锅铲》精选:

迟稚涵此刻的心情一言难尽。

齐宁临走的时候,递给她一张纸条,很普通的A4纸,裁了一半,上面居然真的是手写字体。

相当漂亮的钢笔字,力透纸背,劲骨丰肌——一眼就能看出是男人的字,而且看字体的稳定度,这个人年纪应该还不小。

所以对门住的是中年男人么。

难怪会采用这样复古的沟通方式。

迟稚涵强迫自己忽略掉可能得和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对门住一个月的事实,把注意力集中在菜单上,然后,嘴角开始抽动。

中餐很正常,蒜蓉金针菇,香煎虾饼搭配了蛤蜊菌菇汤,迟稚涵估算了下只有一个小时的工作量,晚餐也不难,猪肝青菜汤,鱼香豆腐和照烧鸡腿,让她差点失控的是夜宵,上面赫然几个大字,没有阳春面味道的阳春面。

……

就算厨房没有监控,她也没胆子把今天用剩下来的食材原样第二天拿出来,齐家请她肯定不包括给齐家人吃剩饭剩菜这件事。

所以她明天做完晚饭后,又要花四个小时做一碗阳春面……

简直……

虽然给钱的是老板,但是员工迟稚涵还是在心里腹诽了一大段少儿不宜的脏话,并且下意识的瞪了一眼摄像头。

齐程被瞪得缩了缩脖子,转开视线不敢再研究她看到菜单时的表情。

擦掉头上又冒出来的冷汗,回想起迟稚涵刚才的瞪眼,黑白分明的眼睛,嘴唇微微抿起,看起来委屈至极。

他莫名的又懂了,这是在埋怨他今天做好的面不吃,非得折腾她明天大半夜的再做一次。

有些惶恐,担心这样折腾会不会引起这位新厨师的不满。

但是随即又努力劝服自己,对面这位,是他花了重金聘请过来的,做菜是她的工作。

他不能一直去在意所有人对他的评价,尤其还是这样其实毫不相干的人。

天人交战刚刚在脑海里拉开阵势,监控就突然响起了迟稚涵的声音。

“我面试通过了,现在就被关在这里出不去了。”清清脆脆,咬牙切齿的语气,“一个月时间,我一会给戚晴打电话,让她帮我收拾一些衣服日常用品,你晚上帮我带过来,送到门口,安保会帮你拿。”

齐程的屋子,一天二十四小时,只有每天齐家人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的时候才会有人声,之前请的都是男厨师,话都很少,就算要打电话,也会避开摄像头回卧室或者卫生间。

所以这突然起来的陌生声音,让齐程差一点点又开始陷入社恐的思绪突然断了。

他有点呆滞。

看着监控里的迟稚涵说完这句话后就把手机拿的远远的,表情嫌弃。

然后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半晌,才把手机重新贴回耳朵:“然后刚才和齐宁签合同的时候,我很不合时宜的沉默了一下,月薪往上调了百分之十五。”

说完继续迅速的把手机拿远。

脸上笑意盈盈,梨涡很深,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快乐。

快乐……

齐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几近饥渴的盯着屏幕,隔着玻璃,隔着两道门一条走廊,对面的人,只是因为月薪往上调了那么一点点,就笑得没心没肺。

她,不是应该很可怜的么。

一屁股的债,父亲已经不在人世,妈妈又不知所踪。

为什么,可以笑成这样,快乐的让人……羡慕。

——

迟稚涵完全没想到自己的电话正在被人偷听。

作为私厨,她偶尔也会遇到那种需要监控做菜过程的雇主,也试过整个过程被摄像头监控,但是大多数监控,都是不带收音设备的,所以她也理所当然的认为,摄像头通常都是不带收音的。

她此刻正被林经武的快乐感染,先前因为齐宁产生的那么一点点不适情绪也被抛到脑后。

安静下来想想,确实是很好。

一个月后,她的身价就可以翻倍的涨,因为爸爸生病,生意被吞欠的钱,可以更早的还清,这样,她就有了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去找妈妈。

真正经历过生活谷底的人,挺过去了,就会发现,人生接下来的每一个日子,都比原来更好。

快乐其实很容易,对着阳光,扬起嘴角就够了。

挂了准备去开茅台庆祝的林经武的电话,迟稚涵又开始给戚晴打电话。

戚晴是她的大学同学,闺蜜,家里变故后,唯一一个对她态度没有任何改变的人。

而戚晴的偶像,就是齐宁,一直用打量评估的眼光看得她浑身不自在的齐家武则天。

所以自然而然的,她有幸成为齐家一个月私厨这件事,让电话那端戚晴的尖叫隔着监控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齐程对这样的热闹无所适从,他开始频繁的喝水,出汗,却一直没有关掉声音。

病态的渴望这样的热闹,却又害怕这样的嘈杂。

迟稚涵电话的内容非常家常,突然离家一个月,她絮絮叨叨的交代了要带几件衣服,几套内衣,甚至把每一套内衣都起了莫名其妙的名字,两个女孩一点即通,随随便便一个名字就能吭哧吭哧的笑上半天。

表情也会跟着变得猥琐,然后迟稚涵就会心虚的瞄一眼镜头,努力恢复正常。

生动活泼,衬托得他这边越发的死气沉沉。

齐程突然生出一股偷窥的羞耻感,他现在正在窥探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的生活,和他要的漫画素材无关,那是完完全全的私生活。

他向来知道自己有心理疾病,但是发现自己居然变态了这还是第一次。

终于按掉了音响,让房间恢复安静,眯着眼睛看着屏幕里的女人笑到捶桌子。

为什么,她会有那么多值得大笑的事情,连说到自己家里即将被她养死的仙人掌,她都能笑出猪叫声。

眯眼又眯眼,他居然,莫名的不受控制的又想去把声音打开。

咬咬牙,站起身拿起桌上的手机,他拨了赵医生的电话,这大半年来,他第一次主动的想要找赵医生。

他现在的症状有些奇怪,和社交恐惧症无关,和莫名的幻觉也无关,就是,不受控制的想要去偷窥他的女私厨的生活。

难道真的是一个人在家里关太久了,已经衍生出了别的症状?

——

赵医生对这个电话很意外。

齐程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病人,他不合作,排斥心理咨询,用药只要出现副作用,就会擅自停药。

他和齐家有私交,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适合做齐程的主治医生,但是齐程这个孩子,除了他,不接受其他医生。

这么多年来,只要他发病,绝对不会主动找他,这是第一次。

而且,咨询的内容匪夷所思。

他在小心翼翼的求证自己是否已经变态……

“你记不记得,我曾经建议过你,最好能常年在家打开电视,播放喜剧节目这件事?”赵医生的声音低沉,进入工作状态后就会尽量的使用无攻击性的语调。

“记得。”电话拨出去后,齐程就有些后悔。

齐程见过赵医生私下的样子,声音高亢,喜欢喝酒,酒过三巡会拍着桌子唱京剧。

完全不是现在这种,用让人信任的嗓音,循循善诱,引导病人说出自己故事的样子。

他从来没有和赵医生说过,赵医生这种工作状态的嗓音,他很排斥。

“你现在的心理,就是我想要通过喜剧片想让你达成的状态。”赵医生仍然保持这样的语调,“你一个人住,家人又大多顾及你的病情小心翼翼,很少听到这样放松的笑声,而这种解压方式,对于你的治疗其实是有好处的。”

他当医生多年,在心理学上已经很有建树,自然知道齐程排斥他的原因,但是齐程不说,他主动开口毫无用处,反而会让齐程觉得这是另外一种刻意。

齐程的心结,在他自己刻意的隐藏下,已经连他自己都看不清楚了。

今天这个电话,可能是这几年来唯一的一次突破性的进展。

真的没想到,居然是因为一个厨师。

“不过……”赵医生沉吟了一下,还是开了口,“齐程,你要确定这个方式对方是同意的。”

……

对方……

这个新来的名字很复杂的女孩,似乎并不知道摄像头是带收音的。

“如果你不方便说,我可以通知齐宁。”赵医生听出了齐程沉默背后的意思,也难怪,他会产生偷窥的罪恶感。

这话让齐宁去说很合适,他没想到一个厨师能带来这样的治疗效果,如果可以,也可以让齐宁多增加一些她的薪水。

而且,必须要提醒她,不能在有摄像头的地方露出负面情绪。

“我来吧。”齐程看着自己克制不住一直想要去打开音响的手,皱了皱眉,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连赵医生,都意外的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我在菜单上多加一行就行,不用麻烦齐宁了。”像是对赵医生又像是对自己解释,齐程的语气有些急。

这是齐程第一次,主动要求沟通。

赵医生挂了电话后迅速的联络了齐宁,他觉得有必要,让齐程的新厨师加入到治疗方案中。

这种病人因为环境变化自发好转的情况,并不完全是好事,也可能会因为这样的主动受到打击,缩回到更深的阴暗中。

但是,总归是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