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里的蜜果免费阅读

小说《时光里的蜜果》的作者是陌言川,这里给您带来陆时勉丁蜜《时光里的蜜果》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也是从那天起,丁蜜开始幻想跟陆时勉的未来,有时候课间会忍不住转身盯着他看,看得陆时勉莫名其妙,踩在她凳脚上的脚使劲一晃,晃得丁蜜差点儿摔下椅子。

《时光里的蜜果》精选:

分享秘密之后,两个小姑娘关系更亲密了。

有一天,杜明薇忽然想起一件事,有些脸红地说:“蜜蜜,你说……如果我们两个都嫁进陆家,你以后是不是要叫我一声嫂子啊?”

丁蜜一脸懵逼:“嫂子?”

杜明薇点头:“对啊!”

如果真是这样,可不就是嫂子么?

两个小姑娘对视几秒,忽然大笑起来,笑得像两个小傻子。

八字还没一撇就想着嫁人了,她们才十七岁呢!可是,谁规定十七岁不能幻想终生?

也是从那天起,丁蜜开始幻想跟陆时勉的未来,有时候课间会忍不住转身盯着他看,看得陆时勉莫名其妙,踩在她凳脚上的脚使劲一晃,晃得丁蜜差点儿摔下椅子,她连忙扶住桌角,大叫:“啊,陆时勉你干嘛!”

陆时勉懒洋洋地靠回椅子上,“丁蜜,你是不是有事儿求我?”

丁蜜瞪他,一对上那双漂亮的眼睛,什么气也消了,笑着嘀咕:“我就是在想,你老了是什么样子。”

陆时勉无语地看她,不咸不淡地丢下一句:“有病啊。”

丁蜜撇撇嘴,是有病呢,最近老想着长大后要嫁给你,确实病的不轻。

陆时勉漫不经心地瞥向她桌上的数学卷子,是上节课刚发下来的月考试卷,那个分数,真是难看,再差个十分就不及格了。

丁蜜瞧见他盯着自己的试卷,连忙扑过去趴桌,用脸挡住。

身后,一道轻笑传来:“遮什么遮,都看见了。”

丁蜜羞耻得不行,最后一道大题,他教过她解题方法,但她做题太慢了,最后没来得及检查,错了一个数,就全错了,一分没拿到。

陆时勉脚抵着她的凳脚,又抖了抖,懒散地开口:“拿过来我看看。”

丁蜜不动。

要是被他知道自己做错最后一题,肯定会被嫌弃死。

陆时勉盯着少女毛茸茸的脑袋,长腿收回来,闲散地靠回墙上,恢复些清冷:“不给看,以后别问我了。”

秦漾正趴着睡觉,脸转过来,盯着陆时勉:“哎,你什么时候这么爱管闲事了?”

陆时勉冷冷地看他一眼,秦漾忙把脸转过去,“我什么也没说过。”

前排的蒋辛子看了看趴在桌上的丁蜜,捧着卷子回头,脸上带了笑:“陆时勉,帮我看看这题吧。”

陆时勉微微一皱眉。丁蜜动了动,脸慢慢转向后。

安静了几秒,蒋辛子脸上的笑几乎撑不住的时候,陆时勉长手一伸,把卷子拿过来,随手抓起桌上一只笔,“哪题。”

蒋辛子笑:“最后那道大题。”

少年变声期的嗓音略低沉,清冷中透出一丝漫不经心,丁蜜听得心里发酸,整个右脸都贴在试卷上。想想又觉得自己太小气,陆时勉又不是她的,给蒋辛子讲讲题,她吃什么醋啊!

杜明薇揉揉她的脑袋,然后说:“丁小蜜,你头发该洗了。”

“……你好烦!”

丁蜜拍掉她的手。

杜明薇大笑,捏住她的脸颊,“起来,陪姐上厕所去。”

丁蜜只好站起来,蒋辛子正侧身伏在陆时勉桌上,挡住了道,像是没看见她似的,动都不动。

丁蜜顿了顿,只好说:“辛子,让我出去一下。”

蒋辛子这才慢腾腾地往后靠,腿挪开,“好的。”

两人手挽手走出教室,杜明薇吐槽:“我看蒋辛子恨不得趴到陆时勉桌上去了。”

丁蜜没说话。

杜明薇捏她的手:“跟你说话呢。”

丁蜜翻了个白眼:“我又不能阻止她,难不成我还要跟她说,蒋辛子,你别老找陆时勉说话行不行?”

她要真这么说,陆时勉都当她神经病吧。

杜明薇大笑:“我就是觉得有时候她说话太装了,以前怎么不觉得呢?”

丁蜜心说,以前不是没坐在陆时勉前面么?

其实蒋辛子长得很漂亮,家世又好,平时很是心高气傲,怎么一到陆时勉面前就自动矮一截了呢?是不是所有喜欢都让人姿态变低?

两人走进卫生间,听见有同学说:“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雪,都下午了,怎么还没下呢。”

“天气预报又不准。”

“也是。”

事实证明,天气预报还是挺准的。

……

丁蜜和杜明薇正在食堂吃饭,几个高个男生从门口进来去排队。陆时勉站在最后,手插在兜里,闲闲地看向前方,前面的徐骞脚下踩着个篮球,他们不是一放学就打球去了吗?

这个时候正是食堂的高峰期,座位有点儿紧张,几个男生端着食盘走过来,徐骞见杜明薇旁边有空位就坐下了,丁蜜忙往旁边的空位挪了挪,陆时勉瞥了眼,也坐下了。

已经没空位了,秦漾站在原地,“靠,那我坐哪儿?”

丁蜜指指旁边,意思是,这边有同学快吃好了。

秦漾就端着食盘走到人家身后杵着,他是校队的,身高体壮,又是个不拘小节的吃货,站着就开始扒饭。

那位女同学原本还想吃两口的,愣是被逼得不好意思再吃了,拿起书包匆匆走了。走之前还看了丁蜜一眼,活像她是个帮凶。

丁蜜:“……”

秦漾大大咧咧地坐下,杜明薇问:“你们不是打球去了?”

徐骞指指窗外:“小姐,眼睛看看外面。”

秦漾:“下雪了,室内球场满了,没地儿。”

原来是这样,丁蜜看向身旁安静吃饭的人,有些讨好:“哎——”

少年没理。

丁蜜又靠近一分,“哎——”

陆时勉忽然侧头,盯着她:“哎什么哎,我没名字?”

丁蜜连忙正襟危坐,叫他:“陆时勉。”

“什么?”他语气缓和了。

丁蜜双手搭在膝盖上,乖巧地听课姿势,“数学试卷最后一道大题我会做,就是算错数了,那题考试前一天你刚教过我,我怕你骂我……”

陆时勉放下筷子,侧头看她,哼了一声:“你确实欠骂。”

丁蜜撇撇嘴,又转回去,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陆时勉:“你不知道检查?”

“……时间不够。”

丁蜜辩解。

陆时勉瞥她一眼,懒得再搭理,还能说什么?

徐骞看向杜明薇的食盘,毫不掩饰地嘲笑:“你吃两个鸡腿?也不怕胖。”

正在吃鸡腿的杜明薇愣了一下,怒了:“关你屁事儿!肉又不长你身上。”

“说得也是,那你可劲儿吃吧,最好长成二百斤的胖子。”

“徐骞你有病啊!我就算二百斤,吃你家大米了吗?”

最近动不动就找她茬,幸好不是一个班的,不然两人非得天天干架。

这场雪下得很大,晚自习第一节下课,窗外已经白茫茫一片,道路已被掩埋。

英语自习结束,就听见广播提示:今天最后一节晚自习不用上了,大家可以提前回家,路上小心。

整个校园顿时闹哄起来,丁蜜一边收拾书包,一边听大家兴奋地讨论。

“太棒了!今晚回去可以追个电视剧。”

“要不要一起吃个关东煮?”

“可惜下雨,不然可以去大排档吃烤串。”

李志斌走进来,教室瞬间安静了一半,他咳了声:“虽然是提前放学,但你们也别怠慢了学习,回家再看看书,快期末了,都紧着点儿复习。”

大家一个个点头说好。

李志斌满意地走了。

杜明薇转过来,哭丧着脸说:“蜜蜜,你等我跟你一起走。”

丁蜜疑惑:“你爸妈没来接你吗?”

“他们出差还没回,司机刚好请假了。”

“那我们一起走吧。”

丁蜜把书包背上,看向窗外,又看了一眼后排的陆时勉,真不喜欢冬天。

杜明薇拉着丁蜜,“要不我们打车吧,别坐公交了。”

丁蜜想了想,说:“好吧。”

头顶上忽然传来一声嗤笑,陆时勉冷讽:“你们以为这种天气很容易打车?”

丁蜜倒是无所谓,平常她也是坐公交回家的,她安慰杜明薇:“没事的,公交也挺方便的,就是有点儿挤。”

杜明薇有些郁闷:“好吧,那也没办法。”

秦漾说:“阿勉,你哥不是来接你吗?带带杜明薇不就行了。”

杜明薇连忙看向陆时勉,“陆大哥来接你吗?”

陆时勉嗯了声,丁蜜高兴地说:“那明薇可以跟陆时勉一起回去啊。”对啊,他们是邻居,杜明薇干嘛要跟她挤公交,陆少爷有司机接送。

“那你呢?”杜明薇看向丁蜜。

“我坐公交就好。”

丁蜜脚下打滑,差点儿摔倒,杜明薇连忙扶住她:“你小心一点儿。”

丁蜜连忙稳住,心有余悸地说:“没事。”

走到校门口,丁蜜跟他们道别,转身要走,羽绒服帽突然被人拽住,又给带了回去。陆时勉在她脑袋上揉了一把,淡声道:“上哪儿?一起走吧,让我哥送送你。”

丁蜜第一反应是,今天上午杜明薇说她该洗头了,之后才犹豫说:“不用麻烦陆大哥了吧,我坐公交也很快。”

杜明薇连忙拉住她:“别坐公交了,一起吧。”

陆时勉都开口了,这傻妞竟然拒绝。

而且,是陆大哥送,她准了。

丁蜜不再推脱,跟着他们走。

陆时风开一辆黑色路虎,停在校门口,陆时勉坐副驾驶,丁蜜和杜明薇坐后座。陆时风没想到还有两个小姑娘一起,转身看向后座,先问杜明薇:“你家里没人?”

杜明薇端坐好,“嗯。”

这时,陆时勉不冷不热地说:“把丁蜜也送一下,下雪不方便。”

陆时风挑眉笑,多看了丁蜜一眼,“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