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璟妍凌千雪小说在哪看

陌璟妍凌千雪小说书名是《素手为谋动京华》,小说讲述陌璟妍凌千雪之间的故事。为你提供陌璟妍凌千雪小说阅读,素手为谋动京华小说讲述的是这厢皇子们的缠斗刚结束,醉霄楼乃至整个云京城就都传开了,而且是越传越离谱。最终,越发离谱的东西反倒成了百姓眼里的真相,这中间,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人在推波助澜。

《素手为谋动京华》精选:

云京城最大的酒楼醉霄楼二楼的一间雅间里,陌宸旭、陌宸祥和陌宸庆正坐在一处闲聊着。

“七皇兄,听说宁王病了,咱们要不要去探望?”陌宸庆提起了凌千雪。

“宁王一连几日都闭门不出,这时候病了,怕是故意称病吧?”陌宸旭没说什么,倒是旁边的陌宸祥把话接了过来。

“十皇兄是说宁王故意装病?为什么?宁王为什么要装病?”陌宸庆有些不解。

“自然是为了找个借口躲避一波又一波的求见者!”陌宸祥答道。

“那看来我们就算是上门探病,宁王也不会见了!”陌宸庆有些失落。

“宁王已不在这云京城中!”陌宸旭终于说了句话。

“啊?”陌宸庆一脸惊讶。

“昨日宁王就去京郊的别院养病了!”并未在意陌宸庆的惊讶,陌宸旭淡淡道。

凌千雪去京郊别院的事并未对外公布,陌宸旭却能知晓,足可见其势力。

“哎……真是可惜,一直不能当面向宁王讨教一番!算起来,我与宁王年纪相仿,可人家是威名赫赫的战神,我却是一游手好闲的公子哥,这差别也委实大了点!”耿直率性的陌宸庆一副扼腕叹息的样子。

“宁王只是去了京郊,又不是不回来了,只要他还在这京城,来日方长,还怕见不着?你又何必急在这一时?”陌宸祥看着怨念的陌宸庆说道。

陌宸祥这话既是说给崇拜宁王的陌宸庆听的,更是说给一心要争夺那个位置的陌宸旭听的,将来谁坐在那个位置上,与他而言没多少分别,只是他这位七皇兄在一众兄弟中,对他这个可怜的十皇子还不错,因此才适时提醒几句。

“也对,十皇兄说的是,我就不信宁王能一直不出门,我……”陌宸庆一想陌宸祥说的也在理,可话还没说完,就听得外面“砰”的一声,“咦,什么声音?”

“求求你,放过我的孙女吧!”

“老东西,滚开!”

雅间外传来一阵吵闹声。

“我去看看!”听到声音,陌宸庆直接冲出了雅间。

“老东西,本王看上你的孙女,是你的造化,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隔壁雅间门口,一身着锦缎华服的男子正指着一个跌倒在地的老者叫嚣着。

那跌倒在地的老者头上正流着血,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小姑娘跪坐在老者身旁,一边替老者擦拭着头上的血,一边不停哭喊着“爷爷”。

那斥骂着的男子旁边,还站着另外两个身着华服的男子。

陌宸庆一出雅间便看见了这一幕,陌宸旭和陌宸祥随后也从雅间里走了出来。

跟着陌宸庆出来的陌宸旭看了一眼周遭,微微皱了下眉。

这种事情不用想也知道,明显就是不学无术的富家贵公子强抢民女的戏码,重点是这强抢民女的公子还不是一般人。

陌宸旭本想拉着陌宸祥和陌宸庆回雅间,不予理会,不料他还未及行动,陌宸庆就已经说话了。

“六皇兄,光天化日之下,你怎么能强抢民女?”陌宸庆质问出声。

陌宸庆为人率直,向来就看不惯这种恶霸的行径,何况这个恶霸还是他那个整日无恶不作的六皇兄,西河郡王陌宸赫,他更得管了。

“本王就强抢了,你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能耐何本王不成?”陌宸赫一脸轻蔑地看着陌宸庆。

“十一弟再过两年便及冠了,都是自家兄弟,六皇兄这般说未免有些不妥吧?”陌宸祥见陌宸赫如此蔑视陌宸庆,有些看不下去,便说了一句。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只会爬床的婢女生的儿子,也配跟咱们当兄弟?哈哈……”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五皇子长广郡王陌宸岐嘲讽道。

“五皇兄如此说,是要将父皇置于何地?十弟无论如何都是父皇的儿子,如何不是你我的兄弟了?”本不欲插手的陌宸旭见矛头指向了陌宸祥,终是说话了,且一开口便是字字诛心。

“老七,别以为父皇宠你,你就能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本就见不得安王受宠的陌宸岐听着陌宸旭用父皇来压他,顿时火气上来了,也顾不上理会陌宸旭话里的意思,直接骂上了。

饶是脾气再好的陌宸旭听到这番言语,脸色也是一变,但一贯修养好的他却是未发作出来。

可一旁的陌宸庆到底是年轻气盛了些,“你竟敢如此辱骂七皇兄,看我不揍得你满地找牙!”说话间竟是直接动了手。

“好啊,竟敢跟兄长动手,看我不教训你!”陌宸岐丝毫不相让。

“五皇兄,我来帮你揍这小子!”陌宸赫上去给陌宸岐帮忙。

陌宸祥见此,只好上去拉架,“五皇兄、六皇兄、十一弟,别打了!”

等陌宸旭回过神来想去制止的时候,陌宸岐、陌宸赫、陌宸庆和陌宸祥四人已经扭打在了一起,根本分不清是打架的还是拉架的。

想要将几人拉开的陌宸旭一抬头,蓦然发现,肃王陌宸昊正背着手立在一旁,一副袖手旁观、事不关己的模样。

深深看了一眼陌宸昊,陌宸旭总觉得,这位四皇兄,似乎总有一种让他捉摸不透的感觉。

再看看眼前还在混战的四人,陌宸旭也顾不上揣摩陌宸昊的想法,只得开口,“四皇兄不会就这么一直看着吧?”说完便去拉架了。

一直未发一言的陌宸昊突然被问了这么一句,有些愣怔,一回神,也只得跟着拉架去了。

至于那受伤的爷爷和哭泣的孙女,早远远地躲了出去,一时半刻也没人顾及他们的死活……

“听说了没,就在刚才,二楼的雅间里,几位皇子为了一个弹琵琶的女子,打得是不可开交!”

“我也听说了,好像还有两位亲王参与其中呢!”

“确实,听说安王也在呢!”

“安王不是贤王吗?怎么也看上那个琵琶女了?”

“想不到安王竟然也会干这种强抢民女的事!”

……

这厢皇子们的缠斗刚结束,醉霄楼乃至整个云京城就都传开了,而且是越传越离谱。

最终,越发离谱的东西反倒成了百姓眼里的真相,这中间,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人在推波助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