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手为谋动京华陌璟妍凌千雪小说

陌璟妍凌千雪为主角的小说叫《素手为谋动京华》,为您提供陌璟妍凌千雪小说阅读,素手为谋动京华讲的是回神的萧钰这才想起来自己方才过来不是来跟陆彦打架的,而是来跟王爷禀报事情的,被陆彦这一搅和,倒是把正事给忘了。南边那人已经在路上了,暗中有咱们的人护着,不会出什么差错,估计这个月底便能到京了。

《素手为谋动京华》精选:

“诏曰:圣仁广运,天佑东祁,凌千雪镇守北境,宁定边关,屡有功勋,乃护国柱石,今敕封宁亲王,赐府,赏……”

凌千雪班师回朝,皇帝自然是要好生封赏一番,只是这封赏的圣旨一下达,便是朝野震惊。

满朝文武谁也没想到,皇帝竟然会如此重赏。

封异姓王,而且是亲王爵,凌千雪可谓是东祁开国至今的第一人。

凌千雪天纵英才,十四岁入战场杀敌,杀伐果决,兵法韬略,曾于危局中救得当今皇帝,镇守北境数载,屡破北朔,如今北朔退守燕青山以北,遣使议和,边关宁定,凌千雪功不可没,受封亲王,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文武百官震惊之余,却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当日,凌千雪被封亲王的旨意便传遍了云京城大街小巷,百姓的赞美之声不绝与耳,说书人的话本里又添了新的内容。

文武百官和百姓赞誉不绝,可这位被众人议论的当事人,自打领旨受封之后,就关起府门,两耳不闻窗外事,任谁求见,都只有两个字:不见!

而皇帝和凌千雪似乎达成了默契,竟然允了凌千雪无战事可以不上朝。

因此,从回京受赏那日之后,一连着几日,凌千雪竟是再也没在人前露过面。

……

宁王府,花园凉亭之下,凌千雪悠闲地倚在摇椅之上,双眸微闭着,轻摇着手中的折扇,十分惬意悠然。

“咚咚……咚咚……”

回廊中传来极重的脚步声。

回廊上,凌千雪的副将陆彦大步流星地朝着这方走来。

走到凌千雪跟前,站定,陆彦张了张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缓缓睁开眼,合上手中的折扇,凌千雪抬眸瞧了瞧陆彦,问道:“有事?”

“王爷,这都来了多少波人了,您就这么一直闭门谢客,谁也不见?”方才又挡了一波求见者的陆彦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那你觉得本王该见谁?”凌千雪瞥了陆彦一眼,反问道。

“不见百官,至少应该见见太子和安王吧?”陆彦揣测着回道。

“见了之后呢?”凌千雪又问。

“这……”陆彦顿时犹疑了,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然后,参与皇子之争?”凌千雪一副很无奈的表情看着陆彦。

不等陆彦回话,凌千雪又道:“诸皇子之争,陛下看得比谁都明白,可却任由皇子们折腾,那是因为一切都在陛下掌控之中。帝王之术,本就讲究权衡,皇子们再怎么争斗,只要不动摇国本,朝局稳定,那就无伤大雅。可如果一旦皇子间的争斗涉及到兵权,你觉得陛下能不动么?本王掌着十几万兵马,一旦有参与之嫌,陛下不会觉着皇权受到威胁?本王还能在这安然处之?”

一向少言的凌千雪为了让陆彦明白其中的道理,难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

“这……,是末将糊涂了!”陆彦闻言,立时耷拉下了脑袋。

“王爷,您跟陆彦这个榆木脑袋说这么多有用么?他又听不懂!”说话间一蓝衣公子走进了凉亭,举止神态潇洒倜傥,端的是一身的风流不羁。

这人正是凌千雪最得力的手下萧钰。

萧钰在军中没有正式职务,却深得凌千雪信任,若非要给他安个职务,算是个挂名军师兼随身大夫。

“萧钰,谁榆木脑袋了?”听到萧钰的话,陆彦顿时不乐意了,挥着拳头就冲着萧钰招呼上了。

萧钰见势就躲,拳头落了空的陆彦顿时更来气了,手上的招式更快了。

见陆彦不停,萧钰边躲边嚷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你算什么君子!”陆彦不客气地反驳,手上的招式不停。

“啊……陆彦,你来真格的呀!”萧钰一个没防备,挨了陆彦一拳。

“打的就是你!”陆彦继续挥舞着拳头。

见陆彦不停手,萧钰也不再躲闪,挥着拳头也朝着陆彦招呼过去。

斗在一起的陆彦和萧钰状直接忽略了凌千雪的存在,旁若无人地从凉亭里斗到凉亭外,花园里的花花草草被两个人的拳脚波及到,无辜地遭了殃。

“咳咳……”看着胡闹的两人,凌千雪重重地咳了两声。

听到凌千雪的咳声,陆彦和萧钰双双打了个激灵,立马停止了打斗,变得十分乖觉。

下一刻,凌千雪凉凉的声音响起:“陆彦,王府的一应事务,处理好了?”

“末将这就去办!”陆彦低着头,回道。

凌千雪的声音明明不带一丝喜怒,可陆彦却觉着有一丝嗖嗖的凉意从头顶飘过,也不等凌千雪再说什么,躬身道了句,“末将告退!”便逃似的退了出去。

看着陆彦逃命似的样子,凌千雪不由摇了摇头,看向萧钰道:“萧钰,陆彦实诚,你别总欺负他!”

“……”萧钰无言。

他哪里欺负陆彦了?

他也就是在嘴上损陆彦两句罢了,这算得上什么欺负?

再说了,刚才挨了拳头的明明是他好不好?

“交待你的事办的如何了?”凌千雪问道。

“啊?哦……办妥了!”明显有些神游的萧钰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

回神的萧钰这才想起来自己方才过来不是来跟陆彦打架的,而是来跟王爷禀报事情的,被陆彦这一搅和,倒是把正事给忘了。

“南边那人已经在路上了,暗中有咱们的人护着,不会出什么差错,估计这个月底便能到京了!”不需要凌千雪追问,萧钰便继续说道。

“嗯!”凌千雪应了一声,说道,“回头放个消息出去,就说本王病了。

“是!”萧钰应下。

“趁着本王‘病’了,把王府里该清理的都清理了吧!”凌千雪又吩咐了一句。

“属下明白!”萧钰闻言,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心中也有了计较,执了礼便下去安排了。

萧钰离开,凌千雪缓缓抬头,望向宫城的方向。

十年了,有些账,是时候慢慢清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