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羲和啊免费阅读

小说《我真不是羲和啊》的作者是庭深生兮云,这里给您带来许桐《我真不是羲和啊》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从踏上这条路到现在已经有三天了,许桐几乎是没日没夜的走着,连续三天的步行让许桐也搞得不是很清楚现在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

《我真不是羲和啊》精选:

站在陌生的路口,许桐脑海里涌出了几个问题:

我是谁?

我在哪儿?

这里是哪儿?

我在干什么?

然后就这样站在路口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从前从山水门走到这里也没有迷路啊?为什么想要走出去的时候就找不到路了?

莫非是……

许桐怀疑是以司夋为首的仙人们在这里布下了什么阵法。

莫名其妙背了黑锅的仙人们:“……”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许桐在路口犹豫了许久,终究还是决定先离开这里,至于去哪儿,先找到人了再说吧。山水门再怎么说也是修行门派,总会问到的。

许桐踏上了“征途”。

……

在灵力的支撑下,修行人的体力往往是极其充沛的,这一点在连夜赶路的许桐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从踏上这条路到现在已经有三天了,许桐几乎是没日没夜的走着,连续三天的步行让许桐也搞得不是很清楚现在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

“这下可能是真的迷路了。”许桐看着越来越陌生的风景苦笑,再看看空空荡荡的大路,“好歹也出来两个人说话解解闷也行啊。”

“站住!”

“别跑!”

遥遥的似乎有叫喊声传来。

“真来人了?!”许桐眼睛一亮。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隐隐约约看见是几个黑衣人在追赶两个……两个白衣人?

不对,好像是一老一幼祖孙两人?

从追击方式上来看,应该不是修行人。

许桐大概的做着判断。

“前边有人。”被追击的两个人中年老一些的忽然开口道。

“有人?”

“这逆贼他当真是要赶尽杀绝吗?”年老的声音中充满了绝望,“普天之下能赶超我的也只有传说中结丹境的修行人,莫非他已经争取到了修行门派的支持?”

“???”许桐听得一头雾水。

话说这样给自己加戏真的好吗?我就是一个路过的修行人而已啊!

短短的几息加戏的时间中,一老一少已经逃到了自己的身边。

“你们……”许桐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问话,就看见两个人颓然的停了下来。

“老夫千算万算还是没算到他居然能请动修行人,罢了罢了,栽在修行人的手上,倒也算不上耻辱。”那年老的一个看着许桐,“看姑娘如此年轻,不知是哪门哪派的高徒?”

⊙(?◇?)?

许桐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那老者终于明白过来,向着许桐拱了拱手,小心翼翼地问道:“姑娘不是受邀来堵截我们二人的?”

“不是啊。”许桐摇了摇头。

说话间,那群黑衣人也追了上来,见二人停了下来,也不管一边的许桐,照着那年幼的兜头就是一刀,嘴里道:“今天就算是修行人来了也救不了你们二人。”

那老者和许桐搭话一时间竟也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地看着一道刀光闪过,急忙忙要出手时,却看见刀光略过的地方已经是空荡荡的一片。再看许桐,怀里已经多了一个小小的身子。

许桐这才有时间细细端详怀里的小孩。

是个圆脸的胖乎乎的小姑娘,眉眼之中略带着几分贵气,想必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千金,一双眼睛乌溜溜的盯着许桐,眼圈有些发红,应该是在被追赶的路上哭过。小脸上乌漆嘛黑的涂满了泥,但还是掩盖不住的惹人喜爱。

许桐看着怀里的小姑娘莫名的有些喜欢。

“阁下这是何意?”出手的黑衣人一刀劈空,就知道碰到了高手。

“这孩子我保了。”许桐也不管两拨人之间有什么关系或者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单纯的看着怀里的这个孩子,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其实许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孩子可爱是可爱,但要说是让一个活了很久的人一眼就喜欢上,不计代价地想要从情况不明的事件中保下来,还是不太可能的。但许桐就是这么做了,她总觉得这个孩子和自己有些说不清到不明的联系。

“那阁下是要和我越王府作对了?”那黑衣人的语气中带这些威胁。

许桐没有说话,也不去看那黑衣人,低着头似乎在想些什么。

“这就对了。”持刀的黑衣人声音中有了些笑意,走到许桐身前,伸手就要将许桐怀里的孩童抓过去。

蓦的,一阵灵压从许桐身上弥散开来,然后就是许桐冷冷的声音:“我说可以了吗?”

那黑衣人猛地受到许桐灵压的冲击,向后退了几步,眼里流出两道血泪来。而在许桐看不到的面罩下,也是猛地喷出了一口血。刚才忽然爆发的灵压让他受了不轻的伤。

爆发灵压的许桐现在也有点摸不着头脑,明明只是放出了一点点的灵压而已,为什么眼前的这个黑衣人反应会这么剧烈?

虽然心里还在懵着,但是口中却已经开始说话了:“这孩子和我有缘,你们动不得,越王府也好,皇宫也罢,要动这孩子前先考虑考虑自己又没有这份实力。”

许桐虽然对自己的实力还不是很了解,但能一拳打飞一个毫无防备的仙人的实力又能差到哪里去呢?而且那个叫司夋的不是说自己是仙人转世,只要度过仙人三劫就是真正的仙人了吗?

那黑衣人却还站在原地犹豫。

又盯着许桐看了两眼,才道:“走,告诉王爷今天有修行人插手,请王爷派出修行人。”

说罢,便带着几个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目送着几个黑衣人离开,老者这才松了一口气,向着许桐深深一礼,道:“多谢大人出手相救。”

许桐匆忙点了点头,想腾出手将老者扶起来,又苦于怀里还抱着刚才救下来的孩子,急忙说道:“老丈不必多礼。”

那老人这才站起身来,叹息道:“只是可惜大人您大好年华就因为我们祖孙二人和越王府对上,老朽愿独自去越王府受缚,还请大人带着这孩子回到宗门,越王府虽然势大,但对上修行门派还是要掂量一二的。”

许桐却道:“老丈先不急托孤,您和孩子到底如何招惹了什么越王府,越王府为何派出这么多的人围杀二位,甚至被我惊走以后还扬言要出动修行人?”

“我们……”老者欲言又止。

“我叫后凰,这是我的老师方弘。”许桐怀中的小女孩先开口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