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代免费阅读

小说《次代》的作者是莫笳无声,这里给您带来江清月沈文晞宇《次代》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何苑整个人有些发愣地坐在床上,回想着,姑且将之称为梦的话。眼前还是浮现着她自己一个女子笑的前仰后合的场景。

《次代》精选:

当一个人落难的时候,想到的会是朋友,亲人,还是曾经的、喜欢过的人。

想到的竟然是无数萍水相逢的人。而到重新遇见他们的时候,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不想让熟悉的人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这大概应该算是变相的自我安慰,似乎没有人看见,就可以当做从未发生过什么。

“该醒醒了。”

“嗡—嗡—”

何苑有些恼地伸手,把正在振动的闹钟摁掉。

又来了,又是那种困到不行的感觉。明明很早就睡下,结果第二天的精神状态还不如熬夜。

何苑整个人有些发愣地坐在床上,回想着,姑且将之称为梦的话。

眼前还是浮现着她自己一个女子笑的前仰后合的场景。

何苑摇摇头,准备先去洗把脸清醒一下。当她左手抓住下梯子抓的扶手时,忽然间一麻,幸亏反应快,右手及时抓住了旁边的护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惊险万分地下床之后,何苑发现了一个事实:她把手机落在床上了。

叹了一口气,她踩着椅子,拽着耳机把手机拉了下来,就开始打理一下。

何苑并不是一个太注重生活的人,但总对一些事情很执着,就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感觉最近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太好,或许应该去看一看医生。

不过今天不适合。

因为今天晚上还有事情要做。

现在已经十点多了,果然起晚了错过早餐的人,一般都没了上午。暗叹了一口气,果然最近自己的状态不太好。

可是何苑忘记了一件事。她不去找医生,不代表没有人会找她。

看到电话,何苑没仔细看号码,戴上耳机便按下了接通。

“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里面传来的吼声吓得何苑直接摘下了耳机,里面的声音却仍然传了出来。

“你你你……你走的时候也不说一声,回来了也不第一时间过来!”

等到对面人的吼声告一段落后,何苑才拔下了耳机,把手机放在离耳朵十几厘米的地方,非常镇定地开口。

“安姐姐好。”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姐姐,嗯?”对面告一段落的吼声再一次传来,何苑非常庆幸自己没有把手机拿到比较近的地方。

“什么都别说,你,立刻,马上到我这边。要不是我看了你发的动态定位,我还不知道你已经跑回这里了!”

说完,对面就挂了电话。

这么大的怨气,何苑重新摁开手机,上面十三个未接电话。

嗯,她觉得,还是先去一趟比较好。否则不知道怨气积攒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随便套了一件衣服,何苑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拿起手机和寝室钥匙便出了门。

“咚咚咚”

何苑走到门口,迟疑了一会,还是礼貌地扣了三下门。

“进。”

深吸一口气,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似笑非笑的面容,何苑忽然间感觉后背一凉,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熟悉。

“那个,安姐姐早~”

“不早。”

安玖抬头打量了一眼进来的女孩,看到眼周的黑色,眉头一拧,“怎么,这段时间又失眠了?”

“不是失眠,”何苑走到沙发旁边,非常自然地坐下,淡定地补充,“就是感觉好像精神消耗过度的样子,就像上个学期刚开学那会那样。”

“所以,你都这样了,还死扛?”

安玖毫不留情地揭穿,不吃这一套。

虽然和安玖认识只有半年,两人间的关系却异常牢固。作为心理医生,安玖对催眠与心理方面的研究虽然不太深,但也是同代的佼佼者,原本她只是抱着接触更多人的想法,加入了大学的心理研究之中,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她认识了何苑。

新生的时候,作为负责人,何苑倒是经常来这边。有一次,她拿着几本书往外走的时候,刚巧碰到了抱着一叠材料往旁边跑的何苑。

来的不巧,办公室的人刚巧有事出去,何苑一个人站在门口。安玖想了想,就问她要不要先放到她那边,等下午她可以帮忙带过去。近入她办公室的那一瞬间,女孩的注意力就被她那一柜子的心理书籍吸引。

原本安玖只以为这是一个对心理学有兴趣的孩子,没想到她关注这一切只是想解决自己的问题。

何苑的心理防线很高,很小的事情就会引起她的警醒,这一点她自己也知道。而且过高频率的梦境与过度疲惫的交替出现更是令人难以捉摸。安玖曾经尝试过很多方法,始终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怎么样,寒假感觉还好?”

安玖偏过头,问道。

“嗯,还好,就是有一段时间里早上总是醒的有些早,基本每天晚上都会有梦境。”

“那你现在?”

“昨天晚上又开始了,今天和昨天之间就像是过了很久。”

“明白了。”

何苑伸了个懒腰,“安姐姐想出什么办法了吗?”

“你不配合,我能怎么办?”

“我又不是不想配合啊。”

“配合就做好,刚好我想了个新的方法,你先眯一会吧。”

感觉四周有点晃动。

何苑有些吃力的撑起身子,就看到苏稷思睁着一双眼睛正在看着自己,吓了一跳。

“何姐姐醒了?”

苏稷思看着何苑,眼中的担忧渐渐隐去。

“阿尹你感觉怎么样了?”陈怿辞也问道。

刚刚他们笑累了,何苑觉得眼皮有些沉,有些困,就眯了一会。想到这几天何苑都没怎么睡,陈怿辞虽然有些担心,但是也没有太过不解。很显然何苑自己也有着同样的想法。

“姐姐你吃点东西吧,我可是带了不少好吃的。”

苏稷思跑到马车旁边,拎过来一个不小的食盒。何苑忽然间想起来,今天早上离开他们客栈的时候,苏稷思拎着那个食盒最后才跑过来。

“明白了嘛~出门在外,最重要的是吃好啊,也不是什么特别好吃的东西,不过比起干粮来这个好很多了。”

“谢谢你了。”

何苑与陈怿辞倒是没有想到这些。毕竟这么多年没有出来,很多事情还是会考虑不周全,这一路上很多事情都是靠苏稷思来处理的。

“毕竟我之前好歹也算是个阁主,总是要跑到很多地方啊。好啦好啦快吃吧。”

苏稷思把三层食盒拉开,六个格子里都是不一样的东西。又从侧格里取了三双筷子,递给何苑与陈怿辞。

何苑接了过来,夹了一块酱肉,味道比想象中好了不少。

“怎么样,还不错吧?”苏稷思有些得意的小表情,“我昨天就觉得这个有点好吃,央求了好久店家才肯早起给我做呢。”

何苑有些无奈地看向陈怿辞。

“习惯了。”

对面的人恢复了面无表情,不过话倒是多了些,看来之前那些激将法还是有用的,“阿尹,你别说这么多天你还没习惯。”

“就是就是,”苏稷思补充,“你看你看,老人家都看出来了。姐姐你不能落后。”

怎么办,又想教训这个熊孩子怎么办?

苏稷思拿起一块烧饼,咬了一口,声音有些不清楚,“这么多天都是我在讲故事,不如姐姐你们讲讲你们的故事吧。”

何苑想了一会,觉得倒也没什么,把口里的食物吞了下去。

“嗯,你也知道,我们就都是后七隐,然后天天在一块,就顺理成章在一块了。”何苑说完,也感觉自己的话可信度不高,“唉?现在想一想真的是没什么新意。”

陈怿辞看着何苑的目光有些幽怨。

难道……

何苑看向陈怿辞,目光里是审视,陈怿辞从中看出‘难道不是吗’的意味。

“额,是吧。”他煞有介事地附和。

“稷思,你有没有觉得很无趣?”何苑又夹起一块蘑菇,询问道。

“没,其实大部分人都是这样啊。”苏稷思倒是觉得这样很好,“你们这样最好了,平平淡淡的,天天生离死别的爱情的确很轰轰烈烈,但是承担的痛苦与绝望旁人又怎么知道。比起那种偏执的感情,我倒是羡慕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