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代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江清月沈文晞宇免费章节,带来《次代》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苏稷思揉了揉眼,打了个长长的呵欠,看到那个白胡子大夫示意他们过去,就将几枚铜钱给了店小二,上了楼梯。推开门,那位老者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出去。

《次代》精选:

陈怿辞回到客栈的时候,苏稷思正在客栈外的小棚下饮茶。

并没有隐瞒,直接开口,“她受了点伤,多亏一位夫人照看。不过现在已经醒了,你不必担心。大夫还没有出来,我们先在这里等等吧。”

“好。”

“给我朋友也上一杯——。”苏稷思打了个哈欠,语气恢复了平常的慵慵懒懒,却透漏出一丝难以掩饰的疲惫,“你先坐下吧,估计还要一会。”

“怎么,遇到麻烦了?”

陈怿辞把手上的一个小包裹放在了桌子上。

苏稷思没有看他放下的东西,勾起一抹笑意。陈怿辞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停顿了一下。

“没什么,就是和聪明人讲话,有点累。还是和你们待在一起,比较省心。”

陈怿辞没有接话,挑了挑眉。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他轻轻叩击了几下桌面,示意苏稷思向二楼看去。

苏稷思揉了揉眼,打了个长长的呵欠,看到那个白胡子大夫示意他们过去,就将几枚铜钱给了店小二,上了楼梯。推开门,那位老者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出去。

桌子上留有几包药材和一个白瓷瓶。

陈怿辞没有问何苑的情况,只是向大夫点点头,表示感谢。

半躺在床榻上的何苑看起来还有些虚弱,“阿辞,苏姑娘,你们来了。”

大夫已经告辞离开,苏稷思笑着闪到床边,让人看了心里似乎也放松了很多。

陈怿辞似乎理解了,为什么那位阙主会如此纵容这位,甚至明知她带着他和何苑离开了,也没有让阙中刺客前来,只是意思般的派出了同为后七隐的几位。而他们仍旧受了伤,很难想象,如果阙主真的派出当代七尹,会怎么样。

不过苏稷思应该还是会没事的吧,毕竟她和他们不一样。

陈怿辞不再多想,只是收拾了一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怎么样,好些了吗。”

何苑笑了笑,嘴唇还是有些泛白,但单看气色,便比几个时辰前好很多了。

“已经好很多了,谢谢你。”

何苑很清楚,那位夫人早就发现了自己已经醒来,但是并没有丝毫隐瞒的意思。而能在短短时间在大庭广众之下悄无声息地将她带到府中,当真是难以估量。

“现在刚上了伤药,也休息够了。正巧现在真的很无聊,你想知道什么,不如先问问我,说不定我会知道哦。”,苏稷思的话里仍带了几分慵懒随意,让人不由自主地放下戒心,“不如我就讲讲我长姐吧。”

苏稷思见二人没有说话的想法,便自己开口了。

也是,不是所有人都想自己这样莫名其妙地亲近别人,才认识几日,对自己有戒心也是理所应当的。

“你的长姐?”何苑温柔地笑了笑,“和我们谈阙主,没有关系吗?”

“没什么事的,姐姐其实没有你们传的那么吓人,她就有一点点严苛而已。”

“那就洗耳恭听咯。”何苑笑了笑,抬起右手,点了点苏稷思的额头。

陈怿辞目光凝了凝。

她们什么时候这么熟悉了。

“其实我也记不太清楚文晞姐姐小时候怎么样,毕竟那时候我太小,但我记得她其实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对了,你们见过,嗯……你们知道我姐姐吗?”苏稷思问道。

“……”,陈怿辞没有搭理她,继续当自己的空气人。

“苏姑娘,”何苑叹了口气,“我们也曾经是后七隐的人。”

“算了。我真的不太擅长聊天,还是你们问我吧。”苏稷思脸上露出了几丝懊恼之情。

何苑笑着摸摸苏稷思的额头,神色在不自觉中放松了很多,温柔而无奈。

“你且跟我们讲讲你的文晞姐姐喜欢什么吧。”

“唔……”苏稷思沉思了起来,“姐姐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东西,不过姐姐喜欢喝茶。”

“茶?”

“嗯,不过姐姐喜欢喝的不是那种香茶,而是一种奇奇怪怪的茶。就是明明煮好了茶,偏偏要往里面加些枯叶似的东西,然后不知道为什么,那个茶就变得没有什么味道了,我偷偷喝过。”

何苑的双手不经意间握紧。

“怎么,何姐姐你知道吗?”

“嗯,这种茶,偶尔喝确实有助于舒缓心境,但大多数时候是作为解忧草所制药的药引。怎么,阙主现在还……还一直在用解忧草吗。”

“我知道。”苏稷思敛了敛眸,眼底划过一抹忧色,旋即摇头,笑了笑,“现在已经很好啦,谁能劝得住姐姐啊。不过还是要小心,既然是逃出来的,他们可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

已经放过我们太多了。

这是透明人陈怿辞的想法。

“是我拖累了你们。”何苑有些内疚。若不是为了她,这两个人怕是早已离开兖州了。

“没事没事,”苏稷思摆摆手,“本来多亏了你,要不然我哪能跑出来。不过话说回来,何姐姐出来,又是为了什么啊。”

“我只是想知道一些东西,一个可能已经被很多人淡忘的事。你们也去休息吧,我一个人休息一会儿,等会出去走一走。”

等到二人都离开,何苑起身,整理了一下因为上药而暂时解开的左臂绑带,离开了客栈。

夜间起了风,虽是夏日里的天气,但若是只着单衣却有些冷了。

“我来了。”

声音很轻,却是掩不住的沙哑与清冷。

“文晞吗,”佐思夫人笑了笑,剪了剪略有些弱的烛火,“最近我见人的时候,手里总是拿着剪刀,没吓着你吧。”

“疏虞姐姐说笑了,这么晚前来,还是文晞打扰了。”

进来之人面色有些不正常的白,却又不是那种病态,大概是长期用药所造成的。忽然间,来人的唇色一瞬间苍白下来,双手捂住自己是心口,额间一瞬间布满了汗。

美妇人神色一变,脚步一晃便扶住了来人。就在这一瞬间,门旁边似乎掠过一个阴影,又转瞬间不见了。

“你还好吧,不应该这么晚出来,你不该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

“没事。”缓了好一阵,来人才说出两个字。

“怎么没事,”虞佐思轻叱了她一句,“没人管你吗。”

来人终是取下了斗笠,露出身上的云纹绣氅。

“不碍事,亦阁主说过,偶尔一次也无妨。”沈文晞嘴角弯了弯,却觉不出一丝笑意,只觉得有几丝疏离。不过这已经比她平时的表情温柔许多,额头上布了些细密的汗珠,大概是因为刚刚的疼痛。她若有所思,看向旁厅的屏风。

“稷思来的时候,同她讲了吗?”

“嗯,能说的,我尽数告诉她们了。”虞佐思替她理了理有些乱的头发。

沈文晞现在虽有些虚弱,倒是有了兴趣,“她们?”

“苏稷思来之前,何苑已经醒了。不过你说,他们若是知道你有意放他们离开,表情会不会很精彩啊。”

“稷思自是不用说,现在估计那两个也知道了。”

虞佐思笑了笑,目光也落在屏风上,“也是。不过你也知道,苏稷思也是个藏不住事的,真的没事吗?”

沈文晞目光幽深,却又摇了摇头。

“我已经是这样了,又何必再害了别人。不过那个何苑倒是温和的脾性,说不定能让她更自由些,不必天天跟着我这个没有鲜活气息的人待在一起。我本想全了小晨的念想,她执意不肯,我也不好违了师父的话。”

“可是除了你,他们不放心把云阙和那些东西交给其他人的,所以你也该好好爱护自己。苏稷思,她是真的把你当做长姐。”

两人忽然间沉默下来,屏风后的呼吸声很清晰。

沈文晞斜眸一笑,“你又试探她了?”

“可不是,”虞佐思假装叹息,“真累。”

“还不是你每次都这样试探与她,要不然她能这样防着你。”沈文晞笑了笑,却向屏风后说了一句,“倒是你,听了那么久,出来吧,你受了伤,再屏息下去怕是伤口又要恶化。”

何苑右手扶着左臂,从屏风后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