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纵花都林辰柯娜

一生小说为您提供《战神纵花都》林辰柯娜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战神纵花都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哦!柯娜转身离去,不过一会,开来一辆加长林肯载着林辰离去,向林辰如今的心境,已是不习惯于年轻人那种开着跑车装X的感觉,而是要的舒适。

《战神纵花都》精选:

“就从你开始吧。”

嘶——

五大家族之外的人员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都是发现了,这林辰绝对是有备而来,不仅调查清了当时五大家族欠的债,还是打算秋后算账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这福仁市消停这么久,也是好久没有人敢这样和五大家族叫板了!

众人也是事不关己,赶紧看好戏。

“还有五分钟。”

林辰随手拿起一辈红酒,头也不抬,低声道。

“放肆!这里是我郑家,岂是你林辰能放肆的。”

“来人,保安叫来,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徒送去警局。”

郑任声音还是在安静的大厅回荡,但是却根本无人应答。

此时,他才是明白,林辰的准备是有多充分。

作为林辰的手下,柯娜可不是吃干饭的。

他要是出来查看,定会发现本来十步一个的保安,已是整整齐齐的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而本是‘同仇敌忾’的五家家主,此时也是见识到了林辰的手腕,明白今天已是入了林辰的局,都是默不作声。

他们心中还是有着一丝侥幸,觉得林辰最多是杀鸡儆猴,拿和郑家走的最近的李家说话。

“一分钟”

见无一人替自己说话,林辰又是在一边逼得急,李富贵也是豁出去了。

“这些事郑少家主最清楚不过了,你可以去问他。”

李富贵此时也是顾不得那么多,因为他发现林辰的眼神狠厉,绝对有可能让他变成自己的儿子李正仁的下场,所以也是直接将这个烫手山芋直接撇给郑任。

听到李富贵的话,林辰望向郑任。

“刚才你有一句话让我觉得,你简直不能再不要脸。”

“你说这是你郑家的宴会,是你郑家。”

“你可否记得,这里原本姓林,是我林家,而你们兄妹没画一分钱就是夺走,还是将我父亲气死,弟弟逼死。”

望着郑任和郑蓉二人,林辰言语之间杀意更浓。

刚才林辰的杀意分散全场,他们还能挺住,如今直至二人,郑蓉一道女流,直接吓得面色苍白,一个不稳跌倒在地上

这就是气场,一个守护整个国家,让所有男人向往的王的气场。

郑任也是慌了,这么多年来,他还是头一次在一个人面前显得如此手足无措,而那人还和他同龄,还是一个他之前嗤之以鼻,瞧他不起的人。

“那现在,你告诉本王,你是怎么联合这众人。将我林家基业都是瓜分的干净的?”

林辰突然走向郑任,每一个字仿佛都像是死神的号角,在一步步向郑任逼近。

当林辰快靠近郑任身边的时候,郑任也是再绷不住了,后退好几步。

“别过来,站在那里说。”

怕?对,郑任确实怕了,刚才李正仁的下场他可是看的真切。

“怕了?你也知道怕?”

“那你能想象到,你们兄妹坑骗我弟弟时,他在这百层大厦跃下时,他可曾感受过恐惧?”

转而望向郑蓉,林辰悲愤道:

“我弟弟对我说,说你是一个好女孩,说让我祝福你们。”

“他到临死的时候,都是未向我抱怨你一个不字。”、

“可你呢!”

说着,林辰眼角都是不禁有些湿润,

“我弟弟死了,你可曾为他掉过一滴泪。”

“不止如此,为了巩固你郑家地位,你还是到处宣扬我弟弟无能,死有余辜,你收了什么什么委屈。”

“现在你,告诉我,我弟弟他值不值?你说!说他值不值?!”

悲愤,恨!这是如今林辰最直观的感觉,他弟弟为了这样一个女人惨死,让他觉得不值。

语气幽冷,像是要生吞了她一般,郑蓉闻之,瑟然。

众人闻之,都是不语,他们知道,林辰说的没错,他们此刻也是切实感受到林辰此刻的那种悲愤到底有多大。

但是对于那些唯利是图的人来说,商场本就是战场,而他们早已是没有道义可言。

林辰又是走到郑任身边,眼神的威压直接让郑任牙齿打颤,心里直打鼓,在犹豫是不是撒腿就跑。

“林辰,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白纸黑字,如今林家已是不复存在,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郑任选择了留下,鼓起那最后的勇气叫板道。

“凭什么?凭我是林辰啊。”

林辰语调认真,一点不像是在开玩笑。

而这话林辰确实也不是开玩笑,凭他林辰之名,何事不能!

“我本是打算让你们道个歉,然后交出吞掉的产业就不牵连你们家族的,不过既然你们如此‘硬气’,那就别怪我了,等着我的报复吧。”

林辰没顾得上已是快吓尿了的郑任,又是看向五大家族的族长,赤裸裸的威胁,不,应该是宣战。

“林辰这三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啊?!简直像是做梦一般。”

“那气势,我怎么感觉他真的敢把五大家族族长杀了?!”

此时,一个林辰的高中女同学向另一个女同学耳语道,眼中写满了难以之信。

向五大家族宣战,那可是福仁市的顶峰啊,她简直想都不敢想,但是今天却是有人做到了。

看着林辰,很多女性眼中都是蹦出小星星,实在是这样长相出众,多金,而且霸道的男人太有吸引力。

接着,林辰又是不惊死人不罢休,又是望向郑任和郑蓉说道:

“我本是打算取你们狗命,但是我想我弟弟死的时候也是经过很大的挣扎吧,那种感觉一定不好受吧。”

“光想想都是心痛啊,他一个人应该是走到了这里,然后万念俱灰之下,才会选择终结了他年轻的生命吧。”

林辰说着,走到那落地大窗面前,找到一个地方,眼角留下了没人能看见的一行热泪。

咔嚓——

一脚踹碎玻璃,冷冽的寒风突然刮了进来,吹的林辰像是一个站在风中的战神。

像是一个独立在天地人,之间的战神一般。

听着那饿鬼一般嘶吼的烈风,众人也是不敢多说一语,看着林辰的眼神中都是有着恐惧浮现。

尤其是郑任兄妹,他们此时丝毫不怀疑,林辰很可能拽着他们的衣领,将他们顺着窗户扔下去。

只见林辰突然转过身,走到了郑任兄妹身边,二人眼神恐惧,带着挣扎之意,但是林辰可不会手软,他不会忘,二人是如何将自己的亲弟弟逼死的。

林辰拎着二人的脖子,像是拖着一个小鸡崽子,但是却无一人敢阻止。

众人的目光也是一路跟随着林辰,看他是否真的是要把郑氏兄妹扔到窗外,让其遭受和其弟一样的下场。

而林辰的举动也是没让伸着脖子观看的众人失望,林辰将二人放到窗外,而自己站在床边,双手就那么掐着二人脖子。

冷冽的寒风吹在身上,性命完全掌握在他人手里的感觉,郑任二人今天也是切实的感受到了。

“林、林辰,放过我,否则我郑家不会放过你的。”

郑任嘴上放着狠话,但是身体已经抖的不行。

“求求你,放了我,我不想死,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由于被林辰掐着脖子,郑蓉的语气显得断断续续。

“呵呵,怕了?你们怕了?”

说着,林辰还是松了一下手,接着又是抓住。

就这一下,郑蓉直接吓得一蹬腿混了过去,而郑任则是更不济,只见一股腥黄,带着尿骚味的液体顺着郑任的裤脚留下。

咦——

见到,这一幕,众人也是掩住嘴鼻。

“你们不如我弟弟,我弟弟可是自己跳下去的。”

林辰说着句话时,嘴在笑,但是泪水却是控制不住的顺着轮廓鲜明的脸颊留下。

“接下来,我林辰回来了,记得,今天起,我将是你们郑家的噩梦,我不会让你们轻易死的。”

一个邪笑,像是来自地狱,无需太多诠释。

死,容易,但是林辰不会让他们这么容易的死,他要让他们时刻感受今天这种命不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恐惧。

哐当——

随手将郑任兄妹扔在大厅内。

接着,林辰就是当着众人的面,姗姗离去,载着所有目光,步伐坚定,刚毅。

看林辰坐上了电梯,众人都是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就连身边的空气呼吸起来都是轻松了不少。

实在是刚才林辰的气场,让没有见过大风大浪的他们呼吸都是觉得奢侈。

林辰不会理会众人的想法,既然决定要好好折磨郑任二兄妹一番,林辰也是不会急着就是着手备事,因为对于他来说,众人不过是热锅上的蚂蚁,即便是他们急的火热,但是说到底就是蜉蝣撼树,难以抗衡林辰。

见林辰走出来,柯娜赶忙迎了上去,诧异道:

“王,解决了?”

“先走吧。”

林辰没作解释,轻声道。

柯娜转身离去,不过一会,开来一辆加长林肯载着林辰离去,向林辰如今的心境,已是不习惯于年轻人那种开着跑车装X的感觉,而是要的舒适。

虽然表面上她还只是个二十三四的年轻人,但是此年轻人非彼年轻人,这个年轻人他是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