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叶痕夏妃月的小说在线阅读

主角是叶痕夏妃月的小说名字叫做《龙王传说》,一生小说为您提供作者说梦语精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龙王传说在线阅读。叶痕没有说话,静默无言。蒋彤见这一幕,觉得叶痕简直疯了,他义父姜文忠已经不在了,他哪来弄这些贵重的钻戒。

《龙王传说》精选:

凌义冷哼一声:“小子,既然话都说出来了,那就让我开开眼,有一袋子是吧,赶紧拿出来,今天你要拿不出来,别怪我不客气。”

“可以,十五分钟后,人就能到。”

“好,我就等你十五分钟,夏妃月,今天我就让你认清你丈夫,这么个蠢玩意儿,也不知道你怎么就认上了。”

凌义嗤笑一声,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叶痕神色平静,拍了一张照片,配上一段文字,给龙一发了过去。

看着叶痕那煞有其事的模样,凌义讥讽道:“装的还挺像,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给我拿出一袋子。”

夏妃月有些急了,对叶痕道:“你跟这种人废什么话,我没什么想买的,赶紧走吧。”

叶痕没有说话,静默无言。

蒋彤见这一幕,觉得叶痕简直疯了,他义父姜文忠已经不在了,他哪来弄这些贵重的钻戒。

等待中,十五分钟转瞬即逝……

店外,一道脚步声突然响起。

一名娇小的身影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看起来有些沉重的麻袋。

“您好,您是叶痕叔叔吗,刚才有位叔叔让我把这些给你。”

“是我,感谢你。”

叶痕摸了摸那娇小身影的额头,从她手中接过袋子。

转过身,叶痕拿着袋子,放到了柜台上,伸手打开,里面放着一颗颗灿若星辰的钻戒。

每一颗都跟兰月手上戴的,一抹一样,估摸大约有两百多枚的样子。

在柜台灯光照耀下,散发着七彩光芒。

“这,怎么可能?”凌义腾的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伸手不断的去扒着钻石,想要看看到底是不是玻璃。

结果,无论他怎么看,每一颗都跟他所买的一抹一样,丝毫不差。

见鬼了?

兰月楞在原地,下意识的摸了一下钻戒,似乎,真的好像啊。

“姓叶的,你用的什么戏法,我感觉就要被刺瞎了。”

“这真的不是假的吗?怎么我看每一颗都像是真的。”

叶痕对蒋彤轻摇了摇头。

“我不懂钻石,我只知道,我朋友送了我一麻袋,不过在军队的时候,我嫌太重,就给扔了。”

“扔,扔了?”

蒋彤有些傻眼。

这家伙,居然把这些价值连城的东西,给扔了?

如果不扔的话,就靠这些,也足以跻身千万富翁的行列了。

凌义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

刚才他说人家是蠢货,但现在看来,自己更像。

短暂的震愕之后,夏妃月也回过神,冷声道:“刚才有人说,要把钻戒吞了,不知道还算数吗?”

“呃,这个,刚才,我只是开个玩笑,对,开个玩笑。”凌义脸上有些尴尬,强挤出一丝笑意。

可就在这时……

叶痕抓起一把钻戒,直接塞在了凌义的嘴里,凌义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喉咙动了一下。

有几枚,直接进了他的肚子。

“你,呕呕……”

凌义状若惊恐,连忙将其他的吐出来,捂着喉咙,对兰月慌乱道:“快,咳咳,送我去医院,快……”

这家伙就是个疯子,他居然真的敢动手。

“啊,对,去医院,快去医院。”兰月吓得腿都软了,反应过来后,急忙搀扶凌义跑出了店里。

那店员一脸愕然,看了看叶痕,又看了看跑出去的人影。

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原来,她看走眼了,这位,才是真正的狠人啊。

蒋彤跟夏妃月面面相觑,叶痕的举动,实在是出乎两人的预料。

刚才的他,完全不像是先前那个话不多的叶痕。

“小朋友,你去把这些还给刚刚那位叔叔吧,麻烦了,这些钱留给你买糖吃。”

“谢谢叔叔。”

那娇小的身影开心的离开了店里,叶痕转过身,对夏妃月道:“还要继续逛吗?”

“再,再看看吧!”夏妃月回过神,目光复杂的点了点头。

叶痕没有说话,径直的将放在一旁的大包小包都拿了起来。

逛街之行继续。

……

晚上。

告别了蒋彤,叶痕跟夏妃月回到了别墅。

这个时候,夏启山已经准备好了晚餐,跟王晓楠等着两人。

坐下后,夏妃月兴致颇高的讲述着今天的事情,尤其是讲到凌义和钻石的事情。

王晓楠跟夏启山砸了咂舌,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叶痕。

这家伙,什么时候认识的那么厉害的朋友?一麻袋的钻戒?唬人的吧。

更关键是的,他以前也有那么一袋,结果居然给扔了?!

夏妃月看到父母两人震愕的样子,觉得很开心,毕竟是叶痕出彩的事情。

然而,她转头看了看叶痕,却发现,他似乎有什么事情要说,欲言又止。

夏妃月看出些不对劲,问道:“怎么了?你有些心事重重的。”

叶痕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两天后我要去做一件事,如果不出意外,这件事瞒不住你们,我在想,应该怎么说。”

“你要做什么?有事情就直说啊,都不是外人。”

叶痕沉吟了一下。

“是这样,姜云东和他的保镖,打伤了我义父的一些老兄弟,两天后,我会亲自去向姜云东讨个公道。”

话音刚落。

饭桌上,寂静无声。

叮当!

王晓楠和夏启山瞪大了眼睛,手上的筷子都掉在了地上而不自知。

夏妃月也几乎差不多,满脸错愕,着实没想到,叶痕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几乎同时间,王晓楠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指着叶痕的鼻子,破口大骂。

“姓叶的,你有毛病是吧,你叔伯被人打伤了,你去不要紧,但你别连累我们一家。”

“姜云东那是什么人,姜家的少主,出了名的狂少,出行上百个保镖跟着,就你跟一帮老弱病残,讨个屁的公道。”

“我就这么跟你说,你要是去,那明天就立刻,马上,跟妃月把婚离了,到时候,你爱怎么死,怎么死。”

夏启山也是一副不满的语气:“小叶,你岳母这个人,虽然平时脾气不好,但这次她说的很有道理,这件事,你要想做,就必须跟妃月把婚离了,你想逞英雄,不能连累我们家。”

夏妃月眉头一皱,觉得父母两人说话太重,不由道:“爸妈,你们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叶痕他这么做,也都是出于情义。”

王晓楠轻哼一声:“情义?他要真的有情有义,就应该和你离婚,而不是拖累你。”

“眼看着你事业有所起色,结果他现在来弄这么一出,我看就是成心想要毁你。”

叶痕摇了摇头:“我没这么想过,这件事,我不会连累任何人,我现在说出来,只是避免你们事后觉得我有所隐瞒。”

“说的好听。”王晓楠轻蔑的看着叶痕:“你拿什么能保证不连累我们,姜家是什么世家?会让你去放肆,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叶痕略微沉默,他那些叔伯的事情,不能不管,否则,他枉为人子。

只是夏家这边……

他心中叹了口气。

罢了!

“既然你们觉得我会拖累,那便……”

“爸妈,我相信他。”

不等叶痕说出离婚二字,夏妃月突然道。

“夏妃月,你是不是疯了?!”

王晓楠错愕之后,简直要被气疯了:“你知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什么后果?得罪了夏家,以后我们怎么在金海立足。”

“姜家的确势力庞大,但既然是他们理亏,那么作为大世家,更应该在乎名声。”

夏妃月神色严肃的道:“只要我们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是一个道歉,我相信,不会有什么事情。”

“大不了在事后,我们对姜家进行一些补偿,要是能讨回公道,那么这么做就是值得的。”

夏妃月说着,转头看向了叶痕,认真的道:“你相信我吗。”

“相信。”

“那好,两天后,我会跟你一起去,我在旁边替你把关,事情一定能完美解决。”

“嗯!”

叶痕郑重的点了点头。

“你,你,夏妃月,我看你一定要气死我才甘心。”

王晓楠见这一幕,身躯都气的颤抖了起来。

“好,你要跟着去是吧,那以后就别认我这个妈!”

砰的一声,王晓楠直接回了卧室。

夏启山忧心的看着夏妃月道:“女儿,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姜云东那人,根本不可能道歉的。”

“爸,你相信……”

不等夏妃月说完,叶痕突然出声道:“爸,我答应你,我过去要个说法,若是姜家人拒绝,我会带着妃月回来。”

无论拒绝之后如何,他都保证夏妃月安然无恙的回来。

这一句话,他没有说全。

夏启山叹了口气,见叶痕松口了,便也不再劝说了:“这样是最好的,只要不太激烈的冲突,那就没什么事情了。”

“不过去之前,你们最后通知一下你们大伯,让他知道一下,或许,他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毕竟他是夏家的家主。”

“好!”夏妃月点了点头。

叶痕没有阻拦,只要夏妃月同意,别人的想法,他管不到。

夏妃月拨通了夏启峰的电话。

“妃月,怎么了?”

“大伯,我有一件事要提前跟您说一声。”

“什么事?”

夏启峰有些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