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传说全文阅读

近来受广大书友追捧小说《龙王传说》全文阅读,叶痕夏妃月最新章节阅读,是作者说梦语精心创作的热门小说。锦绣集团专门给因为任务牺牲的安保人员所建立的陵园。位置在青山公园附近,占地面积不小,里面墓碑不多,仅有寥寥几座。

《龙王传说》精选:

夏明月心中,一股怒气升腾,胸前起伏不定。

看着夏明杰的背影,狠狠的道了一句:“无赖!”

以前她知道夏明杰看不惯她,总想欺负自己,没想到现在越来越过分。

完全没有一个堂兄的样子。

更像是仇敌。

夏妃月转头对着叶痕安慰道:“夏明杰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他也就口舌的能耐。”

叶痕摇了摇头:“我没什么,走吧,五点之后,陵园就关闭了。”

“嗯!”夏妃月点了点头,心中却依然有些气愤,不过见叶痕神色淡然,她就没再说什么。

两人一起离开了公司。

……

锦绣陵园!

锦绣集团专门给因为任务牺牲的安保人员所建立的陵园。

位置在青山公园附近,占地面积不小,里面墓碑不多,仅有寥寥几座。

相比较其他安保公司,锦绣集团的安保产业,在金海市可谓安全系数极高。

这也是姜文忠敢面对五大家族的底气。

只可惜……

终究底蕴太浅,抵不过卑劣的手段。

站在墓碑前,夏妃月看着长满了杂草的四周,心中,生出了一丝歉疚。

她低声道:“对不起!”

“我应该过来一次的。”

叶痕轻轻擦拭了一下墓碑,淡然道:“不需要道歉,义父他从来不是在乎这些繁文缛节的人。”

听到这一句,夏妃月心中,不知怎地,更加愧疚了。

“你在旁边坐一会儿吧,扫完了墓,我们就走!”叶痕缓缓起身,拿起带来的工具,开始一点一点的清除杂草和墓碑上的泥泞。

“我帮你!”夏妃月没有犹豫,拿起工具,也加入了进来。

这一次,叶痕没有阻拦,作为儿媳妇,这是应该做的。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铲车的声音……几道人影,从陵园的入口,走了进来。

刚一进来,就看到了叶痕跟夏妃月两个人。

“呦呵,这还有人来扫墓,真是稀奇了,葬在这里的,都是些孤魂野鬼,可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亲属的。”

叶痕手上的动作一顿,徐徐起身,看向了来人。

“你们是谁?”

其中一名拿着黑色皮包的中年男人,大摇大摆的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叶痕,冷笑出声。

“你问我是谁?老子是新任锦绣安保公司三部门部长,这里马上要推平了,你们两个赶紧走,不然伤了你们,老子们可不负责任。”

推平这里?!

叶痕眉头一皱,道:“如果我没记错,这里是你们公司的陵园,受公司保护,禁止一切开发。”

对于锦绣集团的情况,没有人比他更了解。

那中年男人不由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叶痕会这么清楚他们公司的规定,神色间也是有些诧异。

“你倒是知道的挺多啊,没错,你说的对,不过那是以前,现在的锦绣集团,已经换了主人,以前的规矩,都是老黄历了。”

叶痕眉梢一抬:“姜文雪的决定?”

“不错,姜总接手集团后,第一件事就是进行资产清算,不仅是这陵园,以及锦绣公寓还有上一任董事长的豪宅,都将在今天进行拍卖。”

中年男人神色间有些倨傲的道:“小子,看你的样子,应该跟这里葬的某人有关系,但我就说一句,你要是识相,就赶紧离开这里,别耽误了大爷办事,不然,别怪兄弟们不客气。”

叶痕并没有理会威胁,神色间,陷入了思索。

自从回来后,他一心想着复仇,却是忽略了锦绣集团附属资产的问题。

这里面,倾注的都是他义父的心血。

不能就这么让姜文雪毁了。

“叶痕,现在怎么办?”夏妃月看出来眼前的人不好惹,紧张的拽了拽叶痕的衣角。

叶痕摇了摇头:“没事,你先回车上,我跟他们谈谈。”

“这……能行吗?”夏妃月有些担心的道。

“他们伤不了我,别忘了,我可是军中退下来的。”

“那,好吧!”夏妃月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相信叶痕,随后转身离开了陵园。

见这一幕,那中年男人,顿时有些不爽。

在他看来,跟这里孤魂野鬼有关系的,能是什么大人物!

一个穷鬼,还装大爷,跟他谈谈?有这个资格吗?

他身旁的一些手下,眼中也都闪过不屑。

中年男人极度的不耐烦道:“小子,别以为大爷和你好声说两句,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滚,要么躺着出去。”

话刚落下,身后的那些手下,摩拳擦掌的围了上来。

然而!叶痕神色却没什么变化,眼皮微抬,淡然道:“我一向不喜欢别人强迫我进行选择,通常这种人,都活不过第二天。”

“你说什么?”中年男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几秒后,猛地捧腹大笑起来。

“你们听到没,这蠢货说要干掉我。”

“还让我活不过第二天。”

“我真是好怕啊。”

围在叶痕身边的那些人也都笑了起来。

他们还没有见过这种,不知死活的家伙。

中年男人拿黑包指着叶痕:“小子,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是吧,用不用我教教你。”

叶痕淡淡道:“你可以试试。”

“那我就好好教教你。”

“给我废了他!”

中年男人狞笑一声,手掌陡然一挥,那几名穿着灰色制服的手下,齐齐动手,拳风呼啸。

叶痕神色却依旧不变,只是缓缓转过身,轻道了一句:“迅速解决了他们,别惊扰了义父。”

“遵命!”电光火石间,一道冰冷的机械声音从侧方黑暗处传出。

几秒后!

叶痕回过身来。

只见那出手的十多名锦绣安保公司的好手,全都躺在了地上,魂归黄泉。

那中年男人更瞪大了双眼,好像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死不瞑目。

这时,那戴着狰狞龙脸面具的男子半跪一旁,恭敬道:“暗龙血骨,参见龙王!”

叶痕嗯了一声道:“干的不错,起来吧!”

“是!”血骨恭敬的站在了一旁。

叶痕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询问道:“龙一安排了多少人在市内。”

“回龙王,暗龙一半人马都进来了,按照您的指示,散在五大家族和夏小姐身边。”

“好,我知道了。”叶痕收回目光,吩咐道:“把这些人处理了,你就在暗中继续跟着吧。”

“属下明白!”血骨一低头,然后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白玉瓶,滴了几滴液体在尸体上。

眨眼间,那十多具尸体,就化作了浓水,相信不用几分钟,就会渗入土壤。

做完这些,血骨一阵风般消失在了原地。

叶痕轻瞥了一眼侧方,就拿起工具,朝着陵园外面走去。

同时,拨通了龙一的电话。

“将锦绣集团今天所要拍卖的资产,以你的个人名义,全都给我买下来。”

“是,龙王。”

叶痕没有多说,直接挂了电话。

……

陵园外。

夏妃月在车子旁焦急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两分钟。

几辆黑色豪车突然在她身边停下,最前头的那一辆车门打开,下来了一名穿着干练的靓丽身影。

夏妃月看到对方,眼前一亮,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妃月,你没事吧。”蒋彤摘下墨镜,紧张的打量着夏妃月。

夏妃月摇了摇头,焦急道:“我没事,就是我丈夫他还在上面,你赶紧带人过去吧,我怕他一会儿出事。”

听到夏妃月没事,蒋彤松了口气,而后没好气的道:“知道我来了金海也不联系我,你丈夫出事倒想到我了,你个见色忘义的,亏我一直担心你。”

夏妃月脸颊一红:“我知道你现在替天狼会拓展金海的业务,忙得很,就没想打扰你。”

“那今天怎么想起来打扰我了?”蒋彤鄙视的看着夏妃月。

夏妃月跺了跺脚,道:“这不是人命关天吗,你还是赶紧过去吧,等没事了,我一定好好补偿你。”

“看看你这幅模样,也不知道那家伙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一个吃软饭的废物,也值得你这么紧张。”蒋彤没好气的道。

夏妃月有些急了:“你到底去不去,不去咱们两个就恩断义绝。”

“好好好,我去!”蒋彤拿夏妃月没办法,无奈的应了一声。

毕竟两个人多年的闺蜜,没必要因为救一个废物而伤了感情。

“你们几个上去,把人带下来。”蒋彤转过头,对着几个人吩咐道。

“是,小姐!”

穿着黑色西装的几名手下不敢耽搁,应声后,便迅速的朝着陵园而去。

不过就在这时……叶痕从半山腰的台阶上缓缓走了下来。

夏妃月眼前一亮,立刻跑了过去:“叶痕,你没事吧!”

叶痕摇了摇头:“我没什么事情,刚刚那个人接了个电话就走了,说是陵园不准备开发了。”

“那就好!”

夏妃月心中松了口气,刚才她紧张的不行,要不然也不会找自己的闺蜜过来救场。

毕竟锦绣安保公司,姜家的产业,在金海赫赫有名,那里面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善类。

万一叶痕为了保护陵园,出了什么事情,她可能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