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王传说》叶痕免费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龙王传说》在线阅读,作者说梦语当红作品,近来受到广大书友所喜爱,主要内容:江恒了解叶痕的脾气,知道再劝下去,也没什么用,不由叹了口气。

《龙王传说》精选:

龙一当即道:“龙王,我来之前已经查了,姜云东现在不在金海,说是去外地出差,等到三天后才回来,到时会去参加金海集团科技研究院的专利合作会。”

叶痕眉头一皱,这家伙现在居然不在金海!

“龙王,我觉得,此事你或许可以跟姜文雪说一声,正好可以借此试探一下,整个姜家的态度。”

叶痕思虑片刻,他转身离开了病房。

走廊上,打通了姜文雪的电话。

“喂,你是谁?”

“是我,叶痕?”

“是你?”

电话那头的姜文雪脸色当即一沉,冷声道:“你又想干什么?”

“你的侄子,打伤了我的叔伯,三天后,我要见到他跪在他们面前道歉。”叶痕直截了当道。

“不可能!!”

姜文雪果断否定道:“姓叶的,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这绝对是痴心妄想,我堂堂姜家少主,不可能跪在任何人面前道歉,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我姜家的人,宁死,也不会屈服任何人!”

叶痕平静道:“既然如此,那没必要谈了,三天后,我会亲自去找他。”

“那就试试看!”

姜文雪冷哼一声,直接挂了电话,态度十分强硬。

叶痕转身回了病房。

“三天后,科技研究院的路上,我会去见姜云东。”

江恒苦笑了一声:“少爷,你这又是何必呢,姜家人多势众,姜云东身边保镖不下百人,如何能斗得过啊。”

“不试试,又怎么能知道,江叔,三天后,不仅是姜云东,他的保镖,以及敢包庇他的姜家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龙一,你知道怎么做。”

“我明白!”

龙一点头,叶痕的话,他很清楚其中的意思。

江恒仰起头,凄然的说道:“少爷,你这又是何必呢,若出了什么事情,我下去之后,该怎么跟董事长交待啊。”

叶痕摇了摇头:“江叔,我意已决,你不用再说了。”

江恒了解叶痕的脾气,知道再劝下去,也没什么用,不由叹了口气。

“江叔,三天后,你们几位叔伯若是相信我,就跟我一起去,若是担心的话,就在病房等着,我会带姜云东过来。”

江恒点点头道:“我们都这把年纪了,有什么不敢的,我们就跟你一起去,姜家的人,我们不是没见过。”

“好。”叶痕轻应了一声,转过身对龙一低声道:“照顾好他们,我先走了。”

“是!”

……

姜家公馆。

房间中,姜文雪挂了电话之后,心中愈发恼怒,起身走向家主书房。

姜家家主姜文钟,正在里面。

“姓叶的小野种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让云东去给一群老头子磕头道歉。”

“道歉?那些下贱的人不怕折寿吗?”姜文钟淡然的瞥了一眼姜文雪。

姜文雪一屁股坐下,恨恨道:“也不知道那个小野种到底哪来的底气,居然敢这么狂妄?”

“你想怎么做?”姜文钟浅尝了一口咖啡。

姜文雪冷声道:“现在就通知其他四家,明天不用见面了,每家出五百刀斧手,三天后直接在路上解决了他,省的夜长梦多。”

姜文钟思虑片刻,点了点头:“就按你说的做!”

他缓缓放下杯子,起身走向电话旁,开始联系其他几家家主。

姜文雪眸光冷冽,心中暗道:“小野种,你不是要五大家族磕头谢罪吗,我现在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活过这一关。”

……

第二天一早。

因为跟蒋彤有约,夏妃月很早就起床了,顺便叫醒了叶痕,打算让他当一天的司机。

两人吃完早餐后,径直开车前往约定的百灵商场。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两个人就到了商场门口,彼时,蒋彤穿着一身休闲的搭配,等了一会儿了。

她并不知道夏妃月会带叶痕一起来,故而看到叶痕的瞬间,原本不错的脸色,立刻就有些不爽了。

“妃月,你带他来干嘛?”

夏妃月上去勾住蒋彤的手臂笑道:“这不是缺了个拎包的司机吗,我就让他过来了。”

“你也不想逛个商场,把自己累到吧。”

蒋彤翻了个白眼,这话,她才不信,这傻丫头,估计就是为了缓和她跟叶痕的关系。

真不知道这姓叶的哪里好,值得这么对待。

蒋彤摇了摇头道:“真拿你没办法,先说好,带着他可以,但你保证他不准碍事。”

“放心吧,他平时没什么话的。”夏妃月笑着道。

蒋彤轻瞥了一眼叶痕,看模样,倒的确不像是个多嘴的,只不过……他越看越觉得两人不配,实在有些难受。

三人走进商场,正是开始逛起来,买东西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为了联络感情。

叶痕耐心的在后面跟着,夏妃月跟蒋彤聊个不停,时不时进去某个店看一看。

一个多小时后,叶痕手上已经大包小包的拿着了,当然,这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

而这个时候,蒋彤又跟夏妃月看中了一款钻石项链,转身走进了一家珠宝店中。

叶痕跟着进去。

蒋彤让店员把她觉得不错的那一款钻石项链拿出来,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对着夏妃月问道:“你觉得好看吗?”

夏妃月看了一下,点了点头:“还不错,就是气质有些不搭。”

这句话一说出来,那名店员眼中就闪过了一抹不屑。

什么不搭,就是买不起而已,这种顾客她可见得多了。

尤其是身后跟着的那个男人,一副穷酸样,估计连最便宜的珠宝首饰都买不起。

蒋彤对着镜子看了看,皱眉道:“刚才在外面看还行,戴上了之后,确实有些不太好。”

可惜的摇了摇头,她将项链取了下来,见这一幕,店员眼中的不屑,更加浓厚了。

这时候,一男一女走进了店里,女的,貌似清纯,男的,西装革履。

两人刚进来,叶痕就看到了,因此也很快认出了男方的身份。

正是在招标会上见到的凌义。

而凌义,在跟女伴走进来之后,也认出了叶痕,眼里露出一抹不屑:“穿的人模狗样的,可惜,还是无法抹去是个废物的事实。”

然而,叶痕无动于衷,看都不看,径直走到了夏妃月身边。

凌义脸上闪过一抹阴沉,一个靠女人养活的废物,居然敢无视他。

这时,他身旁的女伴嫌弃的看了一眼叶痕道:“义哥,这是谁啊,这种地方怎么能让这种人进来?”

凌义嘴角一勾道:“他可有名了,他就是那个夏家鼎鼎大名的女婿,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

“是他啊!”兰月一副恍然的神色:“我妈妈昨晚上还跟我说过这人,没想到,长这副模样,也不知道夏家人怎么看上的。”

“是啊,我也挺好奇的。”

两个人冷嘲热讽的,叶痕若无其事,夏妃月却忍不住了,转过身来冷声道:“凌义,既然碰到了,那就各买各的,我丈夫什么样,不需要你来多说。”

“呦呦,生气了?怎么,我说的哪里不对吗?”

凌义戏谑的看着夏妃月道:“现在哪个女人来珠宝店不是男人付钱,买来之后,再亲手给心爱的人戴上。”

“你再看看你,自己掏钱自己买,你丈夫他能做什么?牵来一条宠物狗都比他强。”

“喂,你说话有些过分了吧。”夏妃月还没说话,蒋彤也有些看不过去,皱眉道。

兰月趾高气昂的看着蒋彤,不屑一笑道:“义哥只不过是说了事实而已,有什么过分的。”

“你看看,我身上的这些,就是义哥给我买的,这些都代表他对我的爱意。”

“一个女人什么时候最幸福,不就是男人肯花钱给你买贵重东西的时候吗?”

兰月自得的伸出了双手,几颗钻戒跟钻石手链,熠熠生辉。

凌义嘴角轻扬,颇有些不值一提,深藏功与名的气质。

那一旁的店员都快看花眼了,顾不得蒋彤和夏妃月,直接跑了过去:“这位客人,请问我有什么能帮助您的吗?”

态度比较先前,判若两人。

蒋彤脸色一青,心中登时就有些不爽了,夏妃月也是一样,脸上略微有些怒气。

“你……”

夏妃月话还没说完,叶痕却突然出声道:“你佩戴的,都是假的。”

“你说什么?”兰月愣了几秒,一时没反应过来。

“没什么,我只是有个朋友卖这种高仿钻石,像你这种的钻戒,同款的,他那里有一麻袋。”

“放屁!”凌义登时不爽,出声讽刺道:“我买的这些钻戒,都是大牌子,每一枚都保真,最便宜的都是三十万起步。”

“你要能拿出一模一样的,我把这些全吞了,反之,就是你吞,你敢吗。”

蒋彤嘴角一抽,她可不觉得叶痕能做到,走到了旁边道:“你别胡说八道了,他那是不是真的,我能不清楚吗,别装了,小心给妃月丢脸。”

“我没胡说,之前,他还送了我一袋。”

“……”蒋彤当即无语。

夏妃月也不由眉头一皱,拽了拽叶痕的袖子,示意叶痕跟他走。

叶痕却无动于衷,似乎没感觉到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