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手就情结婚吧厉先生by小甜甜

小甜甜为大家创作了《束手就情结婚吧厉先生》,故事的主角是黎念厉凌川,更多的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然而这番狂妄的话,犹如巨石砸入湖面,掀起惊涛骇浪,随即又归于平静,众人面面相觑,却不敢提出任何质疑。

《束手就情结婚吧厉先生》精选:

“让罗医生过来,叫救护车。”厉凌川不急不乱,沉着的吩咐下去。

“我倒是要看看,是谁敢光天化日的陷害他人。”

一句话,表明了他的立场。

黎念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无论厉凌川出于什么目的,都是她在此时此刻的唯一依靠。

她咬了咬唇,总算镇定了些。

警笛声响起,黎念已经彻底镇定下来,罗医生正在为陆故梦做基本检查。

“口吐白沫,眼白翻上,是典型的食物中毒现象。没有大碍,等救护车来送去洗胃就可以了。”

罗医生半跪着的双腿站起,严谨的对着从警车下来的警察说。

“所以只是食物中毒事件?”领头的警察一愣,拧着眉头问。

“如果你不相信我,送去医院做全面检查也行。”罗医生目光淡然,并没有因为质疑而不悦。

“不不不,罗医生您的话我当然信的话。”警察尴尬的笑了笑,和罗医生明显是认识的。

此时,救护车的鸣笛响起,有护士训练有素的将陆故梦抬走,再呼啸着离开。

“是谁报警说是杀人的?”警察拔高音量,扫过在场的人。

“是我。”黑裙女人不得不站出来,神色懊恼。

厉家的事,她就不该昏了头出来掺和。

“只是昏迷的时机太巧了,我才会弄错的,麻烦你们跑一趟了。”女人绞着裙摆,分外尴尬。

警察做了笔录后就离开了,谁也不想给厉家找不痛快。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不快,望各位包涵。”厉凌川玉姿挺拔,清俊无双,他神色不明的扫了众人一眼,缓慢而意有所指。

“只是陆故梦说的胡话,我相信各位都有辨别是非的能力,并不会以讹传讹。”

黎念的手猝不及防的被握住,他的手很凉,微微干燥,“清者自清,但我也会给予证明,只是为了我太太的名誉着想,希望大家在八卦前先掂量下厉家的重量。”

说罢,他目光冷厉,面无表情。

然而这番狂妄的话,犹如巨石砸入湖面,掀起惊涛骇浪,随即又归于平静,众人面面相觑,却不敢提出任何质疑。

这番话,同样引起了黎念心中的惊涛骇浪。

她下意识的侧头看向厉凌川,光影打在他侧脸上,五官精致的令人叹服,那一刻,尽显成熟稳重。

仿佛有一股力量从他的掌心传来,逐渐安抚了她一颗躁动的心。

“谢谢你。”黎念垂眸,在心底这样说。

然而这份感激并没有维持太久,就在厉凌川的三言两句中消失了。

“洞房花烛夜,厉太太费尽心思嫁给我,怎么临到关头倒娇羞起来了?”

紫荆别墅静心布置的新房中,厉凌川刚洗漱过,半湿的黑发下是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眸,此时正带着几分邪妄的笑意。

娇羞你大爷啊。

黎念在心中暗骂,面上却不得不适时露出羞涩神情,垂头不语,藏在宽大浴袍下的手,却紧紧的掐入掌心。

明明还是很青涩的女生,厉凌川半眯着眼睛打量,小巧的鹅蛋脸,一双眼睛又清又亮,眼尾微微上挑,不知觉的带出几分妩媚动人,嫣红的嘴唇半张,透露着主人的紧张。

再往上,是精致的锁骨,露出的肌肤在灯光下散发着如玉一样的微光。

厉凌川的眸子逐渐的暗沉了下去,起身缓缓走近,用食指漫不经心的挑起那张活色生香的脸。

“这样看来,我娶你也不亏。”

他的声线带着勾人的魅惑,俊脸一寸寸的逼近。

黎念挤出笑容,尽量云淡风轻的顶嘴,“何止是不亏,你简直是赚大发了……”

随即,她的话就被他用唇堵住了。

男人凛冽的烟草味夹杂着淡淡的薄荷香气,强势而不容置疑的夺走她的气息。

黎念一愣,直接失了防守,一双黑亮的眸子茫然又无措。

“该死!”

唇上的触感过于美好,厉凌川骂了一句,伸手遮住了黎念的一双眼。

原本只打算浅尝辄止,没想到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等黎念反应过来,她已经被厉凌川压在床上,衣衫凌乱,他正埋首在自己的胸前。

既然敢逼婚,黎念自然想过这一遭,并未打算守住清白。

他的手悠悠掀起她的浴袍,直往身下而去,黎念全身一软,绵绵的抓住厉凌川的手。

他停了动作,抬眼看向眼中尽是春水的女人。

“记得戴套。”黎念低声嘱咐。

厉凌川勾唇一笑,不置可否,身下毫不犹豫的挺进。

一瞬间,两人都愣住了,因惊讶和疼痛。

黎念痛的死去活来,下意识的想把身上的人踢出去,双腿却提不上力,只能软软的骂,“厉凌川,你混蛋!”

“你是第一次?”他挑眉,眼中渐渐有不知名的欢喜升起。

黎念一凛,瞬间清醒过来,她竟然忘记这事了!

作为格拉的母亲,她怎么可能还是懵懂无知的少女?

“我……”

真是百密一疏,黎念又惊又惧,不知如何回答。

然而厉凌川似乎并无太多惊讶,只是身下骤然温柔了许多,又附身吻了下来。

黎念再顾不得许多,逐渐在这场情事中失了神。

好不容易等到结束,黎念半瘫着,感叹陆故梦竟然会这样天真,用不举来威胁厉凌川。

看他孟浪的模样,哪里有一点不举的样子!

她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撑腰慢慢走到桌边,还好她早有准备。

“你在吃什么?”

厉凌川挑着浓眉,神色不明的问。

“避孕药,既然你不肯戴套,只有我自己吃药了。”黎念回答的很坦然,一边倒了一杯水。

下一秒,手中的水却被一只大手给挥倒了,清脆的玻璃砸碎在地板上。

黎念抬头,有些恼怒,“厉凌川,你这是什么意思?”

“作为厉太太,你不打算为我传宗接代?”

他沉着脸,厉声反问。

“不是有格拉……”说到一半,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经过今夜,格拉的身份是再也藏不住了,还拿格拉说,只怕是挑起更强的怒火。

果然,厉凌川眼中浮现出丝丝狠厉,沉声问:“事到如今,你还不打算和我说实话?”

“或者说,”他勾唇笑笑,眼底却是冰冷一片,“你还不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