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终北辰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陈年终北辰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终是陈年有信徒》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小笙兴奋又紧张,心里噗咚噗咚地跳个不停。太阳照在她的脸庞,滚烫的有一种被灼伤的感觉。陈年想着马上就能看见终北辰学长了,有点小激动,这种感觉是不是就是小笙对郑晋的感觉呢。

《终是陈年有信徒》精选:

小笙早已在宿舍门口等待着陈年。

“去哪了,发消息也不回?”小笙边吃鸡腿边说。

“你真是吃货界的女王!”

“吃是为了生存,所以吃货只是求生欲望特别强烈的人而已。你还没说你去哪了?”

“辩论社,手机静音了。”陈年真是撒谎撒多了说话都不会结巴。

“我给你留了一个鸡腿,没放辣椒。”

看来小笙并未怀疑陈年说的话,津津有味的吃着鸡腿。

两人进屋坐在床上,小笙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把鸡腿放下。

“老陈,今天下午你不在,郑晋又发来消息了,他说摄影社二次纳新了,多了很多新人,要是我也在就好了,他还说……什么时候可以见一面,可我还是没勇气。”小笙心情低落。

“那,要见吗?”

“不敢见。”小笙沮丧地把鸡腿递给了陈年。

“小笙,你很单纯,很可爱,别人不会不喜欢你的”

陈年拿出一罐可乐,拉开拉环,响起“嘭”的一声,两人相视一笑,好像所有的不愉快都被驱逐了。

当天晚上,摄影萌新群发了新的通知。

“周五上午八点,在艺术楼摄影工作室我和宋昀(副社)对你们这些新成员进行技术培训。”

是社长终北辰发来的。

陈年内心不禁有点小欢喜,从此进摄影社好像有了一个新的目的——见终北辰学长。

周五,陈年七点就收拾好准备出门。

“辩论社又有事了?”小笙刚洗漱完毕。

“嗯。”

陈年关上门就走了,果然是撒谎撒习惯了。

“不对吧,辩论社工作室今天被话剧社占用了啊!我和孜润一会还要去排练呢!”坐在椅子上化妆的吴牧云感觉很奇怪。

“可能是辩论社换教室了吧。”王孜润在一旁吃着面包。

小笙下意识走到窗台往楼下看,陈年走的方向不对劲,果然有猫腻。

小笙赶紧换掉睡衣,匆匆忙忙跑下楼,跟踪陈年,观察她一举一动。

陈年上了公交,小笙打了一辆出租车在后边跟着,随着陈年到了站。

陈年干嘛来独墅湖啊?小笙产生了严重的好奇心,鬼鬼祟祟尾随其后。

陈年的敏锐力、洞察力比较强,走到了艺术楼门口,发现被人跟踪,停下了脚步听声音。

小笙赶紧躲到艺术楼附近的银杏树后。

陈年扫荡了一下四周,发现银杏树后有人,胖乎乎的小笙露出了一块衣角。

“刘小笙!你跟踪我!”陈年紧绷着面色,两眼直视着小笙。

反正也被发现了,小笙走了出来。

“刘小笙!你是那个专业挖墙脚(小笙的网名)的刘小笙吗?”

正在前往艺术楼参加培训的郑晋赶上了刚才发生的这一幕。

他满心欢喜,犹如北京的二月,春风吹得的暖意融融,郑晋摘下太阳镜。

“是我,那个豹纹加钢管(郑晋的网名)的郑晋啊”

小笙用一双探索、恐惧的目光,望着郑晋,紧张的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手心直冒冷汗,双腿发软,她的心里像有十五只水桶打水,忐忑不安的。

“没想到你长的这么可爱!”

浑身散发着消毒水味儿的郑晋调皮的用手拍了一下小笙的肩膀。

小笙兴奋又紧张,心里噗咚噗咚地跳个不停。太阳照在她的脸庞,滚烫的有一种被灼伤的感觉。

看着眼前期盼已久的郑晋,她不禁问自己“他见到我真的这么开心吗?”

“到时间了,我进去参加培训去了,下次再给你发消息可不准不回我了哦!”

郑晋说话时的表情自信又张扬,又拍了一下小笙的右肩后便进入艺术楼了。

小笙一阵心悸,一双大眼睛眨了眨,深深地吞了一口气,好像是踏进了一片晨曦中的森林,拥抱了清晨的第一缕清风,她笑了。

陈年站在一旁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来郑晋不是她们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小笙,来不及了,我也进去了,你先回去等我,回头再跟你解释。”

陈年看着小笙开心,她也开心。

陈年想着马上就能看见终北辰学长了,有点小激动,这种感觉是不是就是小笙对郑晋的感觉呢。

陈年进了摄影工作室。

“这里,这里!”宋旖和郑晋邀请陈年到他们俩中间坐。

陈年刚要走过去,紧接着江昀一把手抓住陈年的袖子,拽到了自己身边的座位,还朝宋旖和郑晋做了个鬼脸。

晕,这也是一个副社长该有的样子。

宋旖对郑晋耸了耸肩,无奈的相视一笑。

终于,终北辰出现了!带了几个大二的学长学姐进来。

“这几位哥哥姐姐当初是和我、江昀一起来的摄影社,他们的拍摄技巧已经掌握的很好了,你们人有点多,光凭我和江昀带你们可能见效有点慢,以后我们一起带大家,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随时问我们。”

终北辰还是那么随和,不刻意的笑容杀真的太强了。像极了那个什么东西——初恋!!!

“北辰的腰夺命的刀,北辰的笑上瘾的药,北辰的眼迷人的烟哪!这话可不只是我们新闻传播学的人说的,整个文学部的人都这么评价咱们社长大人。”江昀对陈年说。

陈年痴迷的望着终北辰的眼睛,眼睛细长,瞳孔比较接近眼角,瞳孔上方有三分之一为上眼皮所盖,眼尾上翘,他还有一颗泪痣,在右眼角,真是双清眸拓墨、出世绝尘的眼睛啊!

江昀把手搭在陈年的肩上,冲她眨了一下眼睛。

“以后我带你,你跟着我学,昀哥护着你。”

“拿走你的炭烧兔爪(江昀肤色比较黑,哈哈。)!”

陈年打了一下江昀的手。

“嘶!这么有力气,不用担心扛不动摄像机了,你可以说我的牙是兔牙,怎么能说我的手是炭烧兔爪呢?”

江昀真是自来熟,调皮地露出洁白的牙齿给她看。

整个培训期间,江昀一直在陈年身边环绕,对别人提的问题带也是爱搭不惜理的。

宋旖一开始来陈年这边,看着这么“不靠谱”的副社,宋旖选择去终北辰那边学习,当然了,郑晋也在那边。

“为了轻便和防止颤动,长焦镜头是比较理想的镜头,轻便、易聚焦,就是口径小了点,只有一个光圈值……”

江昀戴着一副小眼镜,讲起知识来到是十分认真。

陈年心不在焉的,时不时的往终北辰那边看,真是有问题想问他都难,终北辰忙的好像都没注意到她,他接触的人那么多,都不记得上次在独墅湖还对陈年讲过话吧。

江昀把手中的照相机递给陈年,让陈年练练手。

陈年摆弄了起来。

“哎呀,不对,集中一个点呐,对焦对焦!”江昀试图接过照相机调整一下。

“你别动!”

“咔嚓!”

陈年手一抖,不小心摁了快门。

“你看,都拍得模糊了,删了重拍!”江昀指着刚才那张照片。

“别删!把这张照片传给我,我喜欢。”

“这么多人入了镜,模模糊糊,哪好看啊?”

“我就是喜欢。”陈年笑了。

照片里是一群手持照相机的人,终北辰也在,他在用熟练的手法对身边的人进行投入的讲解。

陈年看来,这张照片建立了只属于终北辰自己的世界。

培训结束后,终北辰站在门口,陈年从他身边经过时说了再见,那是陈年对终北辰说的第一句话。

终北辰礼貌地向她摆了摆手,笑眯眯的,像一只呆萌的招财猫。

回去的路上,陈年把那张照片打印了出来。

对着太阳,左手将照片高高举起。

“终北辰,上瘾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