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小农女免费阅读

小说《旺门小农女》的作者是西青先生,这里给您带来云莞萧韫之《旺门小农女》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他目光坦诚,眼角带着些慵懒的笑意,像极了云莞想象中的那种风流矜贵的纨绔公子,偏偏眼神又不让人觉得冒犯或者蔑视,似乎只是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而已。

《旺门小农女》精选:

萧素兰见到来人,顿时闭口,乖乖站在门边。

待萧韫之走过来之后,她才低着头,原先的嚣张跋扈不见,轻声叫人,“兄长。”

萧韫之看也没看她,目光却放在了云莞和云怀礼的身上。

他目光坦诚,眼角带着些慵懒的笑意,像极了云莞想象中的那种风流矜贵的纨绔公子,偏偏眼神又不让人觉得冒犯或者蔑视,似乎只是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而已。

云莞也坦然地迎视对方的视线,不卑不亢。

倒是云怀礼愣了一下,从萧素兰的这声兄长种判断了来人的身份,恭敬地行了一礼,“大公子。”

萧韫之淡淡地嗯了一声。

见萧韫之没有理自己,萧素兰为自己辩解,“兄长,我没有。”

她指着云莞,嘟着嘴为自己辩解,反倒像是自己受了委屈一般,“是她,她没事来萧府做什么,肯定是图谋不轨,大哥,我只是为家里着想。”

萧韫之对萧素兰没什么怜惜之情,淡声道,“谁教给你的规矩,为萧家着想,就是仗着身份随口喷人?”

“我……”

萧素兰一下红了眼圈,身体僵硬地站在原地,微微颤抖。

“平日在祖母面前装模作样也就算了,顶着萧家的名头在外头仗势欺人,萧家立门百年,祖父祖母一生清名,二叔二婶名声宽厚,还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如今倒是被你占尽了风头,毁尽了名声。”

少年声音疏朗,可出口的话,却如石块一般砸在人心头。

萧素兰一阵瑟缩,声音已然哽咽,“噗通”一声跪下来:“兄长,兰儿知错了。”

云莞心里一阵咯噔,不由得抬眼看了一下这位萧家大公子,只见少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依旧抬头看着府门的门楣,眯了眯眼,不为所动。

方才嚣张跋扈的小姐此刻低着头跪在门外,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萧素兰这次是真的哭出了声,声音隐忍,身体也在发抖着,她似乎真的很害怕这位萧大公子。

“兄长……”

萧素兰哭得像个泪人似的,萧韫之嗤了一声:“不懂规矩的混账,别叫我兄长,不知错在何处,你便在祠堂跪着,直到明白了再出来。”

云莞都忍不住抖了一下,这少年看着是个美少年,这嘴巴,确实有些毒,一个小姑娘,哪能经他这么骂。

果然,萧素兰一听这句,浑身瑟缩了一下,眼泪掉得更急了。

“还不滚进去?”

萧素兰抖了一下,恶狠狠瞪了一眼云莞,低着头跑进了府里。

萧韫之却没兴趣看她,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两兄妹,负手进门了,走了两步之后,又停下了,回头看了一眼云怀礼,朝他勾了勾手,唇角依旧笑意慵懒,让人看不出半点,刚才还骂一个妙龄少女是混账的那人便是他。

“新来的吧?今日开始,来我院里做事,刚好缺个人手。”

云怀礼懵了一瞬,而后立刻应道,“是。”

说罢,再看了云莞一眼,匆匆低声说了两句让她回去,便跟着萧韫之进门了。

*

到手的银子,还没有捂热,还了债,买了药,只剩下十文钱,连买米的钱都不够。

兄妹两人从镇上走回上林村,云怀诚却还记挂着云莞那句话,“阿莞,你真的能在一个月后将大哥接回家?”

云莞笑了笑,“不然呢,二哥,快要过年了,我们家还不团圆么?”

“可是……你怎么拿出这么多银子?大哥签了二十年卖身契,供吃供住,届时便不只是五十两银子就能接回大哥了。”

云莞似乎并不着急,“银子不是想出来的,是挣出来的。”

云怀诚并不抱任何乐观态度,“哼!挣钱多难,你不知道么?你一个小姑娘怎么挣钱,就算是我和爹去给人做苦力,便是两三年都挣不到五十两银子,你以为银子好挣么,我们家连米都吃不上。”

云莞轻叹了一口气,轻声道,“二哥,总会有办法的。”

云怀诚心里无奈,也没再说重话和丧气话,心中并不抱任何希望。

日头渐渐西斜,深秋的风吹得人身上凉飕飕的。

云莞一路沉默着。

方才去镇上还债、买药,她也留意了一路。

她初来乍到,并不了解这个世界,更别说原身长到十二岁,还没有出过上林村。

她想挣钱,不知道集市上的生意买卖是如何的,既然想挣钱,便不能不先了解市场,人们卖什么、吃什么、她都要看。

集市比她想象的还要大,物产丰富,人声鼎沸,吆喝叫卖声不断。

云怀诚见她沉默了一路,想起方才她在镇上溜达,这儿看一眼,那儿看一眼,这才问云莞,“阿莞,你到底要做什么?”

云莞走累了,这身子骨确实不行,她走了大半日,这会儿已经气喘吁吁,寻了个路边的石头坐下来,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着的东西,拿出一块饼干,“二哥先吃点东西吧,不然等会就没有力气走回去了。”

云怀诚拒绝:“你吃吧,我不饿。”

云莞失笑,将红薯泥跟稗子粉和在一起煎成的饼掰了一半分给云怀诚:“吃着吧,不然二哥若是饿晕在路上,我可没有办法背你回去。”

云怀诚耳朵一红,瞪了云莞一眼,到底还是接过了她手里的饼,低头咬了起来。

云莞吃得慢条斯理,这才回答云怀诚的问题,“我在想办法挣钱啊。”

云怀诚一顿,轻哼了一声:“你这算什么办法。”

云莞笑了笑,低头专心致志地吃饼干。

脑海里确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集市的情况她大致了解过了,也知道人家买一条差不多一斤的鱼儿,花了十六七个铜板,买一块一斤左右的猪肉,大致花了二十个铜板。

而一两银子与铜钱之前的换算率,大约是她熟悉的钱币价值的一千。

挣钱很重要,但目前家人的温饱,也是首要解决的事情。

慢条斯理地吃完了半块饼干,云莞神色坚决地道,“二哥,我一定会接大哥回家。”

云怀诚吃得比她快,此时听到她这般郑重的话,不由得诧异地抬头看她。

这句话,算起来,他已经听了三四次了,可他从来不信。

此时,只见少女容色坚定,并非一时意气之话。

他张了张嘴,最后竟也只叫了她的名字:“阿莞……”

云莞温和地笑了笑:“二哥,回去吧,不然阿娘该担心了。”

“好……”

兄妹两人一路朝着村里走过去,村外是一条河,走过了桥,就差不多进村了。

深秋的太阳,还挂在山头,夕阳倒映在河面上,染红了半江河水。

云莞不经意间往河水里看过去,登时停了脚步,站在桥上,一眨不眨地看着水面。

水草飘荡,浅滩边长出来的芦苇已经枯黄,此刻正迎风招展。

云怀诚看她停了脚步,走过去,“阿莞,怎么了?”

云莞却匆匆从桥上跑下去,去了湖边,顾不上深秋天气寒冷,鞋子一脱,裤子一挽,而后,便扑通跳进了河里。

云怀诚大惊失色:“阿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