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拉传奇免费阅读

小说《佩拉传奇》的作者是语默如,这里给您带来佩拉《佩拉传奇》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夕阳西照,一路上,凯娅想方设法打听弥迦的身份,可弥迦只是问一句答一句,只要涉及到身份的问题,他总能想办法绕过去。

《佩拉传奇》精选:

这一次佩拉的格挡被男人防住,顺势还抓了手臂过去。

“之前是被你打了个出其不意,我可也是练过的。唷,小手挺软,不像是干粗活的……”

男人邪魅地在佩拉的手臂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这动作让佩拉感到头皮发麻,恶心得浑身鸡皮疙瘩起来,赶紧就要将手臂抽回来,不料却被反被一把拽进其怀里。

“挺傲气的,我倒要闻闻小姐的傲气香不香。”男人荡笑,将细长的鼻子凑过来。

佩拉眼看闪不过去,正准备用膝盖攻对方下盘。

“啪!”男人的手被刀鞘重重隔开。

这一隔,疼得男人龇牙咧嘴,伸出去的手不禁在半空中甩个不停。

佩拉转过头来,只见一个褐红色短发的俊朗男人,正冷冷地盯着吃痛的鸭绿色外袍男人。

褐红色短发男人有着跟佩拉一样的碧蓝色眼睛,五官深邃,眼神刚强,着朱红色外袍,衣服与发色浑然一体,显得器宇轩昂。

屡次未能得手,鸭绿色外袍男人气急,对身边的仆人怒吼到:“你们这些废物站着不动,是想让我亲自动手吗?”

四个仆人这才反应过来,冲着褐红色短发男人一拥而上。

“小心……”佩拉忍不住脱口而出。

褐红色头发男人刀未出鞘,看似不经意的移动,实则将四人合围的攻势全部化解。

鸭绿色外袍男人见自己的仆人拿对方一点办法都没有,飞快扫了眼旁边满是担忧的佩拉,心想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一亲芳泽,于是趁佩拉不注意,一把将佩拉扯过来搂在怀里,作势就要亲上来。

佩拉没有料到鸭绿色外袍男人在这情势下还会对自己动手,不禁惊呼出口。

褐红色头发男人听到惊呼声,抬头见到鸭绿色外袍男人的无耻动作,一时间也忘记躲闪,被其中一个仆人的拳头重重打在脸上。

佩拉怒目扭转头去,鸭绿色外袍男人的嘴贴在佩拉蓬松的头发上。

褐红色头发男人被一拳打得反应过来,不再躲闪,换做主动攻击,三两下就将四个仆人打趴在地。

鸭绿色外袍男人见情势不对,赶紧脚底抹油,飞快跑走,连头都执着不肯回,仿佛一回头,那个褐红色头发男人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仆人们见主人溜得飞快,也只能忍痛爬起来,连滚带爬跟上去。

褐红色头发男人整理好衣袍,来到佩拉面前。

佩拉望着男人碧蓝色眼睛有些出神。

即便是在昂克,同时拥有褐红色头发和碧蓝色眼睛的,也只有她和母亲而已。

哥哥遗传了母亲褐红色头发,眼珠则跟父亲一样是棕色。没想到,在奥卡城也能遇见跟自己一样外貌特征的人。

男人也是出神地望着佩拉,一时间两人互相对望,眼神不移,都没有说话。

站在一旁围观了整个事件的凯娅瞧了瞧佩拉,又看了看旁边出神的男人,忍不住咳了咳。

听到凯娅的提示,佩拉回过神来。

“多谢搭救。我叫佩拉,旁边是凯娅。”佩拉道谢到。

“小事,你们在贩卖布料?”男人转过头去,仿佛要避开佩拉的脸。

“是的,没想到遇到刚才那伙找麻烦的人。”凯娅噘着嘴说到。

在凯娅看来,眼前的男人从外貌上来说,虽然比“她的卡萨尔”差了不少,但器宇不凡,跟佩拉看起来倒也十分相配。

“这些布料我全买了。刚才那伙人来头不小,恐怕会回过头来找你们麻烦。天色已晚,你们俩住哪里,安不安全?”

男人从腰间掏出一把金币,塞到凯娅的手中。

凯娅的眼睛睁得滚圆,灵巧的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

男人给的这些金币够买五十,不!购买一百次她这次运过来的布匹!

“不……不需要这么多……”凯娅颤抖地说到,她可从来没有摸过这么多金币。

“收下吧,它们在你们手中比放在我口袋里有用。”

男人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们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住的地方安不安全?”

凯娅满手的金币,收回来不是,递出去也不是,只能茫然说到:“我们没地方住……”

刚说完,凯娅就觉得自己真是笨,有这么多金币,想住哪里不可以?

男人低头略加思索,“不介意的话,我住的地方刚好有空出来的房间,家中只有一个女仆,没有别的男丁。”

若在平时,佩拉肯定会拒绝这种提议。可今日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竟点了点头。

凯娅还想说自己还没同意呢,不过一想到刚才那些气势汹汹的恶徒,便浑身一个激灵,赶紧将话吞回肚子里去。反正她本来也是同意的。

男人俯身将布匹收拾好,放回老马的背上,牵着缰绳来到佩拉和凯娅的面前开口道:“跟我走吧。”

“恩。”佩拉有些为自己的“乖巧”感到可耻。

“恩人,你叫什么名字?”凯娅跟佩拉并排走在一起,向走在前面的男人问到。

“弥迦。”男人头也没回。

“不知道恩人今年多大了?我二十,佩拉十九。”凯娅继续打听。

“二十五。”弥迦的话永远这么简短。

凯娅吐了吐舌头,悄悄对佩拉附耳说到:“二十五,在奥卡早该成婚了,可是他又说住的地方里只有一个女仆,真是奇怪。”

凯娅一番话让佩拉心绪不宁,“去看看就知道了,我看他不像坏人,要是有什么危险,你先跑,我们在城门口碰面。”

凯娅眼睛笑成弯弯的一条,“看他刚才那身手,真要进了贼窝怕是跑不掉的。”

夕阳西照,一路上,凯娅想方设法打听弥迦的身份,可弥迦只是问一句答一句,只要涉及到身份的问题,他总能想办法绕过去。

弥迦居住的地方孤零零坐落在王宫的西南角深处,周围没什么民居,走近了才发现,这“孤独”的院落,竟连着王宫的围墙而建,算是最贴近王宫的民居了。

一间小院五间卧房,在凯娅看来,十足的“大户”。还没进门,就见一个约莫五十出头的中年女人站在门口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