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莞萧韫之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云莞萧韫之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旺门小农女》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这会儿天都擦黑了,再不回来,他们就该出去找人了。云玉娘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兄妹两人从村里走回来。

《旺门小农女》精选:

云玉娘和云大娘见兄妹两人从早上出门之后就再没回来,心里也担心得很。

这会儿天都擦黑了,再不回来,他们就该出去找人了。

云玉娘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兄妹两人从村里走回来。

“阿莞。”云玉娘一上去虽怒气冲冲的,眼里却关切不减:“你这丫头,怎么出去这么久,现在才回来?”

云大娘也疾步走上去,语气焦急:“阿诚,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怎么回事啊?”

“阿娘。”云莞乖乖叫了一声,顿时把云玉娘的气都叫没了。

云玉娘瞪了一眼女儿,手却忍不住抚着云莞的头发:“怎么去了那么久,阿娘以为出事了。”

“我跟二哥去了一趟镇上,还了债,买了药。”云莞道:“大哥去萧家做了长工,我现在没办法接他回来,阿娘,我以后一定会接大哥回来的。”

云玉娘有点懵,“你去了镇上?这鱼你哪来的钱买?”

“这是刚才在河边捕的鱼,阿娘,我们晚上吃鱼。”

云莞说着,转回头看云怀诚一眼,“二哥,你也回去做晚饭吧,这两条鱼你拿回家去,顺便给奶奶做些鱼汤喝。”

云大娘愣愣地看着这一幕,云莞轻声道:“大娘,您相信阿莞,一个月后,我必定去接大哥回家,我们全家人,还要一起过年呢。”

说起大儿子,云大娘鼻尖发酸,“好,好,阿莞……”

云莞浅浅一笑,便拉着云玉娘回去了。

家里的两小只不晓得白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云怀礼签了卖身契,只知道姐姐一天不在家,回来之后,便带回了两条鱼,可把他们兴奋坏了,“阿姐,有鱼!”

云莞笑着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是啊,今晚我们家吃鱼,高不高兴啊?”

“高兴!”

“高兴就去帮阿姐挖一块姜回来,晚上做鱼吃。”

小家伙一听,飞也似地跑出了门,“阿姐我很快就回来!”

云莞摇头失笑,抓了一条鱼,舀了水洗干净,手脚利落地去鳞、破肚、清理内脏,而后一刀一刀砍断,拿着盐和酱稍稍腌了一下。

云玉娘看得目瞪口呆,“阿莞,你怎会杀鱼?”

云莞眨了眨眼,“阿娘,这鱼……不是死的么?”

云玉娘皱眉看了她一会儿,而后便笑开了,“也是。”

云莞嘀咕道,“我本来就是会下厨的,您从前不让我做罢了。”

云玉娘是真的疼爱女儿,别人家的孩子,在云莞这个年岁的时候,早就跟着下地干活了,可云玉娘愣是不给女儿下地干活,连平时家里烧火做饭都不用她做,看不得她受一点苦。

可云莞记忆里,云玉娘做的饭菜,着实不怎么样,大概全家也就云承德从未嫌弃罢了。

云玉娘感叹道,“这些粗活,以后娘来做就好,你一个小姑娘,做什么?”

“算什么粗活,娘能做的,我便能做。”云莞不在意地笑道,“难不成娘想让我以后变成什么都不会做的懒人,待我日后嫁人了,连厨房都不会进,岂不是要饿死?”

云玉娘一愣,“你这丫头,别整日死不死的挂在嘴上。”

云莞吐了吐舌,“我不说,阿娘等下就知道,我做菜也很好吃的。”

云玉娘爽朗笑,“行,娘等着。”

从河里新捕回来的鱼儿,不用大烹大煮,简单的鱼汤,也足够煨成鲜美的味道。

奶白色的汤水,块块分明的鱼肉,还没有吃,满室都是鱼香。

连生病之后便一直卧床的云承德今晚也被云玉娘从房里扶出来了,一家四口围在桌前。

两只小萝卜头更是站在桌前,伸长了脖子往碗里看。

云莞用鱼汤烫了青菜,放在桌上,屈起手指头每人敲了一个栗子,“口水都流出来了,快坐好,阿爹出来了就开饭。”

“嗯!”

两个小家伙应下,便齐齐坐在桌边,腰背挺得直直的。

云莞拿了碗过来,云承德也被云玉娘扶出来了,云莞笑道,“阿爹,吃饭了。”

“好,好,吃饭。”

云玉娘扶着云承德做下来,“瞧你女儿多有本事,从河里抓了鱼回来,今晚有口福了。”

云承德笑,“咱们家阿莞就是个有本事的,我们不是早就知道?”

云莞听着父母骄傲的话,笑弯眸,拿了碗过来,给每人舀了一碗汤,“阿爹阿娘,快吃吃看,好不好吃。”

云承德看着这一幕,眼里有泪光在闪动,抬碗放在唇边喝了下去,“好吃,都是阿莞做的?”

云莞摸了摸鼻子,“阿娘帮我生火了。”

两小只也咕噜咕噜喝完了一碗汤,满足地“哈”了一口,唇边还留着一圈汤渍,弯眼笑着看云莞,“好吃!”

云莞心里升起一股满足感,又每人舀了一碗汤,夹了鱼块进去,一边道,“虽然现在还没有米,等过段日子,咱们家就能吃上米了,小琛霜儿小心鱼刺哦。”

两只小萝卜头吃得一脸满足,“嗯!”

小琛学着云莞的样子,站起来从大碗里舀了一块鱼肉给云莞,“阿姐也吃。”

云莞眯眼笑了起来。

云玉娘不得不感叹,“阿莞的厨艺比娘好。”

云承德到底关心女儿,“现下快入冬了,河水凉,阿莞以后别再下水了,若是着凉了,怎么办?”

云莞摸了摸鼻子,“唔,又不冷。”

云玉娘道,“不冷你也少点下水,姑娘家家的,不能着凉,否则以后有你受的。”

“哦……”

云玉娘说罢又感叹道,“也怪娘,从小就怕水,不敢进河里。”

“娘……您怕水啊?”

云玉娘轻叹了一口气,“是啊,不然娘怎么会等到让你亲自下水的时候?”云玉娘苦笑,“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养成的臭毛病。”

云莞眨了眨眼。

云承德握了握妻子的手,“不去水边就是,别多想。”

云玉娘对着丈夫笑了笑,不再多言。

屋里热气熏人,鱼香满满,时不时有笑声传出来,便是桌上没有放油的青菜,似乎也成为了世间最可口的味道。

云莞眼带笑意,前世今生加起来,好像是第一次这般跟父母、兄弟姐妹坐在一起吃晚餐呢。

这种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