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终是陈年有信徒

这里推荐阅读《终是陈年有信徒》,提供陈年终北辰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辽阔的天幕上呈现了最初的那几颗星星,湖边格外的静,仿佛只有小雪在飘落,雪地上凌乱闪烁的脚印,还有被踩的暗淡结板的路,踩下去的脚印清晰记录你一路走来,完全不惧路途的遥远,如醉如痴。

《终是陈年有信徒》精选:

人是否能操控自己的记忆?

算起来,已经过了好些年头。

扣子第一颗就扣错了,往往到最后一颗才发觉。

如果雪山能看见,如果命运能预知。

如果时光能倒退,如果岁月能重来。

如果墙角的照片依然可以唤起你内心熟睡的过去。

如果银杏浓郁的树荫依然可以抵挡太阳投射到眼皮上的红热滚烫。

那么,

你的信徒,是否还能闯进你的梦……

“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身为警察,当然是破案。”

眼看着西边天上的晚霞匆匆的隐去,傍晚,陈年和一位先生站在湖边。

辽阔的天幕上呈现了最初的那几颗星星,湖边格外的静,仿佛只有小雪在飘落,雪地上凌乱闪烁的脚印,还有被踩的暗淡结板的路,踩下去的脚印清晰记录你一路走来,完全不惧路途的遥远,如醉如痴。

这场雪,下了,积了,又被踏了,人间依然是人间。冬季的苏州还不算冷,陈年却依然裹紧了大衣。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好像变了许多,但大伯那船还是老样子。”

“独墅湖的夜景还是那么美,我们乘船去对面那条街吧。”说着他便拉着陈年登上了大伯的船。

“大伯,到那头找个方便的地方停下就行。”陈年用手示意了一下方向。

大伯揉了揉眼睛。

“姑娘唉,这么多年嘞,都没坐过大伯的船喽!”

“没想到大伯还能记得我”

“没记错的话,姑娘你旁边这位先生是那个叫终……,哦!终北辰吧,我记得你俩还在苏大上学的时候,那年夏天总是下雨,潮湿的很呐,你们听我叫着腿疼,还总来江边给我带膏药。还记得有一回不知你怎么了,膝盖上还缠了绷带,这孩子背你上了船,下了船还背你到那头的美食街去吃好吃的。还有啊……”

陈年的笑容渐渐凝固了,打断了大伯的话。

“大伯,都是陈年往事了,不必放在心上,还有,他,他不是北辰……”空气中弥漫着压抑的感觉,那感觉,让陈年窒息。

“唉,大伯没看清楚,只是这种情景太像多年前了,姑娘你别放在心上。”

“哦,忘了介绍,我旁边的这位,他叫”

“苏百星!就像天上的繁星,只要地上的人抬头就能望见,哪怕她不抬头,繁星在夜间也会给她带来光明”。未等陈年说完,苏百星便出面了。

大伯挠了挠头。

“姑娘,到了,大伯也要靠船回家了,年纪大了,跟前些年前没法比喽!”

陈年和苏百星下了船。

“大伯,注意安全!”

“陈年,我好像不应该带你来这里”

“别这么说,整整七年了,他不再是我的软肋了。”

“在苏大的时候大家说北辰就像北极星,北辰星拱,百星不如一北辰,我不愿信,你还信吗?”

“七年前的事了,当一切过去之后,所谓的伤口,已经被生长过多年的高草覆盖的看不出一点痕迹。”陈年的喉咙咽了一下。

“可伤口还在。”

“时间是治愈师,伤口都会消失在皮肤上”

苏百星皱着立体的眉眼看着陈年没有说话。

“你看,这条街比七年前更宽敞了,那边又多了一条美食街,这里比七年前更好了。”陈年笑了,拉起苏百星的手走向一家老面馆。

“以前啊,来到这里,吃哨子面、奥灶面啊,是一定要加香菜的,就连吃生煎也要撒一点香菜,但是不知道从何开始,吃什么也不放香菜了。你看,人随时间在变。”

“是因为讨厌那个味道,还是那种感觉,那种吃香菜就会想起他的感觉。”

陈年撂下了筷子……

“香菜依然好吃,对吧。”苏百星把自己碗中的香菜夹在陈年的碗里。

“天色晚了,一会吃好了,陈年,我送你回酒店休息。”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过话。

到了酒店门口。

“陈年,你听说过吗,从前一个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独白,可后来有了胭脂,便分不清是真情还是假意。”说完苏百星便转身走去。

“也许人生很长,也许人生很短,终究七年还是太久远了,眼前的日子才能亲近地面向自己,看日出送斜阳都很简单,我会把每个日子留给自己的。”陈年在苏百星的背后对他喊道。

也许只有陈年自己知道,她伸出去的手,握到了荆棘的刺,干脆利落的插进皮肤。她的伤口虽然被时间的稻草覆盖了,也消失在皮肤上,但是那道伤口溶解进了心脏,成为她心室壁上的花纹。些许是痛苦的,些许是美好的……

小笙曾经对陈年说“认真说过再见的人,哪怕分别了再久的时光,终有一天,还会再见。”那,陈年与他是否永远无法再相见。

他是否还能再回来陪陈年喝一杯烈酒,走走旧路,因为终北辰欠陈年一句话。

“好久不见。”

想念一个人久了,会重逢的。然后你对自己说,就是这个人了,不变了,不换了。

可你怕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