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安雅凌浩然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纪安雅凌浩然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冷颜竹马的超A青梅》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特助和小馨看着凌浩然和纪安雅花式逗嘴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也是凌浩然第一次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得如此有人情味,看来被许嫒瑶爱情滋味后的他有了微妙的改变,而这一改变却让纪安雅莫名有些不安。

《冷颜竹马的超A青梅》精选:

周日清晨,纪安雅早早起床在家做着瑜伽,这时门铃响了,是助理小馨来了,纪安雅起身去开门。小馨将热腾腾的早餐拿去厨房装盘,纪安雅则在楼下卫生间简单洗漱后和小馨一起吃着早餐,

“老大,你真的要跟凌总去应标吗?其实凯跟过去就OK的!前阵子你这么操劳,需要多加修养,毕竟岁月不饶人!”

“你最近长本事了,一大早就对上司没大没小的,是不想拿这个月奖金了是吧!”

“大姐大,我错了,我错了,这个月卡数超额了,我等着奖金填坑呢!”

纪安雅往小馨嘴里塞了块面包,两人相互打趣的吃完早餐后便收拾行李往机场赶。金城机场VIP候机室,凌浩然起身准备往吸烟区走,中途被纪安雅一脚拦住并从他手里抢走了烟夹,

“说了多少遍了,让你戒烟、戒烟,就不听是吧!等回来以后我一定去你家把你那些烟夹都扔了!”

“我的纪大小姐,你对我这老板的身体好像过于关心了吧,我老婆都没这么在意我!”

“是是是,是我自作主张了,以后谁爱管你谁管去!我还没闲心为你操心!”

特助和小馨看着凌浩然和纪安雅花式逗嘴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也是凌浩然第一次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得如此有人情味,看来被许嫒瑶爱情滋味后的他有了微妙的改变,而这一改变却让纪安雅莫名有些不安。凌浩然一行人登上了前往海市的飞机,3小时后班机抵达海市,出机场时迎面吹来一阵夹带着海水味的微风,这个味道让纪安雅熟悉而又陌生,是啊,她已经有半年没呼吸过这片空气了,JK集团海市分部行政经理阿城来接机。凌浩然带着团队一行人下榻在明天欧陆项目开标的酒店,就在阿城为大家办理入住时,酒店正门外刑天也带着一行人进来,与凌浩然撞个正着,刑天看到纪安雅便主动走上前打招呼,

“安雅,好久不见!”

纪安雅对刑天的出现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她在脑中想过很多遍与刑天再次相见的场景,但当刑天真的出现时,纪安雅竟有了一丝怯场,凌浩然看出了纪安雅的不安,立马挡在她身前,

“邢副总,这是想干嘛?自己弄丢的宝贝现在又想从我这再拿回去?!”

“凌总误会了,我只是想和老同学打个招呼!”

“老同学”这三个字就像冰刀子一样戳中了纪安雅的心,原来在刑天心里她只是有故事的女同学,凌浩然听后也有些生气,但被纪安雅一直拉着,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爽朗有力的笑声,

“让我看看这都是谁呀,项目还没开始呢,两位年轻有为的统帅就先干上了!”

原来是欧陆集团的老欧总,

“欧伯父,好久不见!”

刑天急忙上前与老欧总打招呼,

“战场无父子,商场无兄弟,在外还是要叫欧总!”

“欧总教导的是,晚辈一时情急忘了礼数!”

还没等凌浩然反应过来,老欧总先向他走来,

“你应该就是凌家的那个长孙吧,想不到一晃这么多年都长这么大了!”

凌浩然听完有些懵,但还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急忙回应,

“欧总,您好!我是JK集团代表凌浩然!”

老欧总往凌浩然身后探了探,

“年轻人有干劲,不错!听说你们JK集团挖走了W集团的一名精英,想必就是你身后这位吧!”

纪安雅迅速上前与老欧总握手示好,

“欧总,谬赞了!我是JK集团市场部负责人纪安雅!往后还要向您多多请教、学习!”

老欧总握着纪安雅的手,意味深长的望着她,直到他旁边的秘书提醒下个行程安排时才松开了纪安雅的手,随后和欧陆集团一行人离开了酒店。凌浩然拉着纪安雅去了自己房间,一进房间,凌浩然就冲纪安雅叨叨,

“纪安雅,纪安雅,你能有点出息吗?见到渣男前任就这么怂吗?真是枉费你毒舌孟婆的名号!”

毒舌孟婆,这是高中那会大家给自己取的外号,因为那时她和凌浩然、刑天是金城一中名声远扬的铁三角,又因凌浩然和刑天皮肤一黑一白,所以大家给他们取名地府三剑客。纪安雅短暂回忆后赶紧怼回凌浩然,

“是是是,就你凌大少段位高,面对无数前任都能处事不惊,像我这种只谈过一次恋爱还遇渣男的,哪有您这气魄!”

凌浩然看着纪安雅一副自暴自弃的嘴脸就忍不住想掐她的脸,

“好好好,不说这个了,我本来是想问你之前认识这个老欧总吗?为啥他好像对我们很熟悉,而且他看你的眼神里隐约透露着父爱的慈祥!你还别说,仔细看来我觉得你们长得还真有点像!”

“凌浩然,你脑洞还可以再大点,我今天是第一次见欧总。还有我是我们老纪家根正苗红的独生女,别把你自己那狗血剧情的身世往我身上套!”

说罢,凌浩然手机响了,纪安雅猜应该是许嫒瑶的电话,于是快步走出房间,她不想听见凌浩然和许嫒瑶之间的那些酸话。纪安雅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望着床尾衣架上挂着的礼服陷入沉痛的回忆中,

-时间回到8年前大学毕业前两个月-纪安雅正在和家人打电话,

“丫头,毕业后回金城吧,你一个人在海市,我们实在不放心!”

“爸妈,安心啦!不是还有刑天照顾我嘛,而且我和他已经去W集团应聘了,明天面试结果就出来了,我对自己和他有信心,你女儿马上就要走上人生又一巅峰了!”

电话那头纪家老两口被如此自信的女儿说服了,他们只是叮嘱纪安雅照顾好自己,放假多回家看看他们。

-时间回到1年前的某个早晨-纪安雅带着拎着大包小包的刑天往家里走,纪安雅一路兴奋的和刑天说笑着,快到家门口时纪安雅停下脚步帮刑天整理衣服。一进家门,纪安雅父母热情的迎上来,并招呼刑天去客厅休息,而那时凌浩然也来看望纪氏夫妇,那是自高中毕业后纪安雅和刑天再次见到凌浩然,三人相拥而至。午饭后大家坐在客厅唠家常,而纪安雅和刑天则一直在小声嘀咕着,终于刑天开了口,原来今天他是来正式拜访纪安雅父母的,他和纪安雅准备结婚了,听到这凌浩然有些慌神,立马起身谎称自己有事先离开了。而此时纪母将纪安雅拉到一旁小声问道自己女儿是不是有情况了,纪安雅害羞的打趣着母亲说什么事都没有,就是他们已认定彼此,想在海市定居,所以刑天特意来征求他们二老的意见,看着自己女儿幸福的模样,纪氏夫妇倍感欣慰,纪安雅临走时纪母往她包里偷偷塞了一张有20W存款的银行卡,并发了条信息给纪安雅,【这是你的嫁妆,好好收着,以后有什么委屈别自己忍着,爸妈永远是你强大的靠山!】。回到海市的出租屋内,纪安雅将银行卡交到了刑天手里,

“亲爱的,我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赌给你了,千万别让我输的太惨哦!”

“不会的,此生有你我亦足矣!”

此生有你我亦足矣,这句话不停在纪安雅脑中回放,不知何时纪安雅含着泪睡着了。

纪安雅被一阵手机闹铃吵醒,原来已经是周一早上7点半了,昨晚有些失态,纪安雅画了将近1小时的妆才掩盖住,助理小馨给纪安雅打包了些早餐,但她没有什么胃口,只随便吃了两口便往应标现场赶去。会议室门口,凌浩然早早在那等候着,看到纪安雅有些神色慌张,便拍了拍她肩膀,提醒她打起精神,纪安雅重新整理好衣着,随凌浩然进入会议室。

三个小时后欧陆项目开标流程结束,JK集团不负众望一举拿下本次项目,更值得庆祝的是欧陆集团在原5年预合作基础上再追加了2年合作,这样一来欧陆项目便能让JK集团扭亏为盈,老欧总也对与JK集团即将的合作表示满心期待,并为此特意召开庆功宴。凌浩然虽表面故作镇定,但内心早已万马奔腾,这是他自立门户一来拿到的规模最大,前景最好的项目,与欧陆集团的合作将会给JK集团带来翻天覆地的飞跃。

凌浩然叮嘱团队成员务必盛装出席庆功宴,纪安雅回到房间换上礼服,这件礼服是两个月前特意托设计师朋友给自己量身定做的,为的就是在欧陆集团面前给凌浩然扬扬威,她在房间等了许久都没有听见凌浩然过来敲房门接自己,而这时助理小馨在门外催着自己赶紧下楼去宴会厅,纪安雅立马起身往外走,一路小馨解释说许嫒瑶过来了,凌浩然便先领着许嫒瑶过去了,让小馨来提醒自己看着时间过去。纪安雅气不打一出来,心里狠狠骂着,

“好你个重色轻友的凌浩然,用完我纪安雅就丢一边,看我以后还帮不帮你!”

JK集团其他成员都在宴会厅门外等着纪安雅,看到纪安雅穿着一席定制修身礼服时,大家眼睛都直了,平日总是一身黑的她此刻闪耀着女神的光芒!纪安雅走进宴会厅,老远就看着凌浩然搂着许嫒瑶跟其他人在说笑,纪安雅没有去打扰凌浩然,而是随行政经理阿城会见了几位海市的合作伙伴,一轮应酬过后纪安雅找了不起眼的角落坐下休息,而这时一位男士站在纪安雅面前,

“纪小姐,你好!我是阿尔法集团CEO林耀天,很高兴能见到您的真容!”

纪安雅听到对方身份,立马起身打招呼,

“原来是林董,久仰大名,这次JK能拿下欧陆项目多亏您的帮助!”

“纪小姐过谦了,本次能间接参与欧陆集团项目对阿尔法而言也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希望我们以后合作愉快!”

林耀天主动伸手向纪安雅示好,而这时刑天在背后叫住了纪安雅,

“安雅,原来你在这,我寻你了好久!”

纪安雅转过身看向背后,林耀天突然拉起她的手,

“纪小姐,这位是?”

“忘了给您介绍,这位就是W集团赫赫有名的刑副总,也是我的一位老同学!”

“原来是邢副总,听说你在W集团只用了8年就从一名销售职员做到了副总,看来您的能力真是非同一般呀,实在让我钦佩!”

就在刑天欲开口回应时,这时从他背后传来了那个令纪安雅刺耳难耐的声音,

“老公,你这是在跟什么闲人聊天呢?我爸爸说要带你见几个重要的商界大佬,快跟我走吧,别被某些狐媚艳货污了眼!”

林耀天挡在纪安雅前面,怒怼了王若熙,

“这位女士,请你放尊重一点,是你老公主动和我的女伴打招呼,而我们并没有想和他交谈的想法,所以麻烦你管好自己的人,二位请便!”

王若熙吃了瘪,气呼呼的转身离开。纪安雅欲收回自己的手,却不料林耀天抓得更紧了,

“纪小姐,我刚刚帮你解围,你是不是应该有点表示呀?”

“林董,对不起,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纪小姐别误会我呀,我只是希望你能赏脸和我跳支舞!”

纪安雅听后莫名有些脸红,轻轻的点头答应了,林耀天领着纪安雅来到舞池中间,他们随着音乐意外默契的跳起来,而凌浩然坐在宴会主席桌上远远看着舞池里的纪安雅和一个陌生男子亲密起舞,他的眼神里透着一丝莫名的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