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是陈年有信徒免费阅读

小说《终是陈年有信徒》的作者是小信涂,这里给您带来陈年终北辰《终是陈年有信徒》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老陈,这个时间辩论赛应该结束了吧,不用问,我就知道你一定表现得很好,我在漫展刚出来,你肯定没吃晚饭,快出来呀,咱们一起去东吴面馆吃面。

《终是陈年有信徒》精选:

陈年终于在最后一刻赶到了辩论初赛现场,累的脸通红,呼吸困难,大喘呼呼,鼻翼撑得难受,胸口奇闷,腿乱麻麻的,弯腰双手扶着膝盖,仿佛马上要趴倒似的。

“给你。”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陈年从余光中看到一个袋子从身后递过来,她转过身。

“原来是苏百星啊。”陈年的语气渐渐舒缓,随后接过他手中的袋子。

“这是什么?”

“参赛正装。”苏百星认为这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初赛,但是只有过了初赛才能为日后参加校级比赛做准备。

“谢谢。”陈年看了一眼手表后便匆忙去试衣间换上正装,进去参加比赛了。

比赛进行的还比较顺利,毕竟陈年事先准备过。

比赛结束后,陈年从那间比赛的阶梯教室往外走,这一天下来,疲倦从四脚钻到肉皮里,骨髓里,她的肢体软绵绵、轻飘飘的,这是不是就叫做“失重”呢?她感觉整个人都不是自己的了。

走到阶梯教室门口,苏百星在等着他。他没说话,递给她一瓶拧开瓶盖了的水。

“谢谢。”陈年大口喝了起来。

“客气了。”

“正装散发着一股花香,我平日不喷香水,袖子偏短,不是我的,你借的?”陈年问苏百星。

“之前学部举办其它比赛,围棋比赛、书法比赛你都是提前半个小时入场,这次比赛前十分钟你还没来,想必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借件正装以防万一。”

“苏百星,你真是个算命的。向谁借的?”

“学生会里一个部门的学姐,她是上一场比赛的选手,正装正好换下来了。”

“我觉得苏救星这个名字更适合你。”陈年嵌着梨涡的笑容。

“如果我有仙女棒,变大变小变漂亮,还要变个都是漫画巧克力和玩具的家……”陈年的电话铃声响起。

“老陈,这个时间辩论赛应该结束了吧,不用问,我就知道你一定表现得很好,我在漫展刚出来,你肯定没吃晚饭,快出来呀,咱们一起去东吴面馆吃面。”电话是小笙打来的。

“好的,一会见。”陈年挂了电话。

“原来小笙去漫展了,难怪今天下午观众席不见小笙。”苏百星说道。

“小笙是个漫画迷,她喜欢夏达(中国知名漫画家),喜欢《子不语》。”

“和我们一起去吃面?”陈年拽了一下苏百星的袖口,试探了他一下。

“不了,跟别人约好了一会去体育馆打球。”

“那,拜拜了,帮了我这么多次,以后有机会再好好感谢你。”陈年和苏百星向两个方向走去。

陈年到了东吴面馆,小笙已经坐在靠窗的位子等着陈年了。

小笙对陈年挥了挥手,陈年入座。

“老板,来两碗奥灶面,小份白汤配虾仁,大份红汤配焖肉!”小笙喊道。

“老板,白汤配虾仁那份多放一点香菜,谢谢!”陈年补充道。

傍晚,是光明和夜色交替的神秘时刻,生活正从一种状态向另一种状态过渡,太阳像往常一样落山,星河挂在窗前,世界的喧嚣渐渐退却,一切旧的希望总是日复一日在这个时刻复苏。好好吃一顿饭,或许能治愈人们一天的劳累。

两个人吃完了面,回宿舍的途中,路过校艺术展厅,小笙突然停下脚步。

“老陈,军训期间你参加的书法大赛不是获奖了吗,这里面应该有你的作品,走,带你去看看。”小笙拉着陈年的手走了进去。

艺术展厅里陈列着众多艺术品,陶瓷、乐器、雕刻、玻璃制品、木雕、花艺、茶艺……

门口的指示板上写着“三楼:书法、图画”。

两个人到了三楼,很快找到了陈年的作品,一首秦观的《鹊桥山.纤云弄巧》被镶上了框陈列在墙上。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老陈,你快看你写的毛笔字好漂亮!”小笙对陈年的毛笔字赞不绝口。

陈年却全神贯注地盯着另一面墙上的作品,看似是一张画,实则是一张照片。

陈年瞪着眼睛,看得入了迷,呆呆的望着那张照片,小笙过来用手拉了拉她的胳膊,她才如梦初醒,眨眨眼睛,傻傻地笑了笑。

照片的右下角有一张标签,注有“一等奖摄影作品:星辰倾向,摄影作者:终北辰,班级:大二年级文学部新闻传播学1班”

照片上,古色古香的庙宇散发出暖人的黄光,与周围的萤火虫光点呼应,天空格外闪耀,被众小星星拥簇,当乌云试图吞噬美丽,浩瀚星辰在这一刻照耀人间,地上的小女孩仰望北边的星空,试图用星星来寻找方向,共同将整幅画面装点成一个温馨且如幻如梦的地方。

《星辰倾向》……陈年突然想起,之前在礼堂摄影颁奖典礼结束后,她望见的那个获奖者的背影是终北辰啊!

“别看啦,快走吧!”小笙拉着陈年的手往出走。

陈年走到楼梯口,还时不时回头望望那张摄影作品,好像顿时对摄影产生了新的认识。

须臾、顷刻、片刻、眨眼间、刹那、白驹过隙、稍纵即逝……有许多的词语可以描写那些轻易就能点燃的情感。欣赏,或是暗恋?就像电视剧里的那些偶像总有几位能占据在你的心间,长得出众、笑起来温柔无限,或许是一个好嗓子,或是聪明的脑袋,都会不由自主的令人多看两眼。多看两眼,再多看几眼,好像就能为“喜欢”打下一根细桩,也不论它究竟能维持多久。

陈年也不清楚自己欣赏的到底是作品还是创造作品的人。

晚上,气温总算下降了一点,宿舍的窗户开着,陈年平躺在床上,两手交叉在脑后,一个人发呆地望着天花板,不知是在回忆过去还是幻想未来,可是生活还是在原来的轨道上继续运行。

此时夜色已晚,宿舍里的吴牧云和王孜润已经睡着了。

躺在她对床的小笙测过身子,放低音量说“老陈,今天看到的那张照片好好看啊,或许郑晋也会拍出这么好看的照片吧。”

“是一个很迷的人。”陈年扭过头。

“郑晋吗?”

“晕,是照片的拍摄者啊!”陈年用无奈的眼神扫了小笙一眼。

“你们认识?”

“我认识他,但他不认识我。”

“那会是谁呢?”小笙好奇的坐了起来。

“终北辰,郑晋的社长。”陈年这一天下来已经疲惫不堪了,眼皮不由自主的往下沉,睡眼朦胧,都快不知道小笙在说些什么了。

“哦!想起来了,上次在独墅湖校区的那片银杏树下,郑晋追着他跑,嘴里还喊着的名字。可是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陈年,你知道吗?”小笙下意识捂住了自己高音的嘴巴并抬头看了陈年一眼。

她已经睡熟了。

小笙将窗户留道细缝,拉上窗帘,为陈年盖上了被子,熄了灯之后也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夜已深,人已静,夏夜漫漫,但愿一场好梦,能消除人们所有的疲惫和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