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红妆不待一世繁华

这里推荐阅读《红妆不待一世繁华》,提供洛欣瑶祝晟宇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自那以后,我便再也没有见到祝晟宇,他说等几年会来找我,如今五年过去,他却再也没有出现过。可我依旧有种预感,他说过会来就一定会来。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期待再次相见那天。

《红妆不待一世繁华》精选:

你有过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吗?这是我记事起便有的感觉。

我叫林欣瑶,是一个孤儿。从小便和养母一起生活,虽然是养母,但是她从来不会让我叫她母亲,因为从收养我的那一刻她便预备着摆脱我……

养母名叫徐晓静,她和她的丈夫林建华原本都是一家煤矿厂的员工,但是后来煤矿厂的效益不好,连工资都发不出来,所以夫妻俩最终决定离开煤矿厂。

虽然现在看来离职并不是一件大事,可在那个年代,工人都是吃“国家粮”,算得上是“铁饭碗”。夫妻两人双双离职,背后少不了被人议论,不少人等着看他们今后的笑话。

离职后的二人靠着之前积攒的工资,开了一家副食品店。虽然刚开始做这行,很多门路都不懂,吃了不少亏。但两人咬牙坚持,最终生意越做越红火,小两口也算是攒了一大笔钱。

徐晓静和林建华还有一个儿子,名叫林祁,当时已经五岁了。因为夫妻两平时忙于工作,很少陪在林祁身边,日子一长难免觉得对孩子有所亏欠。于是乘着生意的淡季,带着林祁去陕西宝鸡吴山旅游。而正是因为那次旅游,不仅将我和这个原本没有任何关系的家庭联系在了一起,还让这个家庭发生巨变,最终成为徐晓静一辈子的噩梦。

本来旅游途中一切都十分顺利,可就在准备返程前夕,林祁在山间游玩的时候与徐晓静他们走散了,当时天已经快黑了,山道上早已没了人影,山里信号又不好,无法打电话寻求帮助。

徐晓静本想和林建华一起去山里找孩子,但是被林建华拒绝了,林建华让她下山找人帮忙,他一个人上山继续找。虽然徐晓静不放心,但是当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匆匆下山找来救援人员。等徐晓静和救援的人找到半山腰时,发现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丈夫手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没错那个婴儿便是我,而抱着我的就是我没有任何印象的养父。据说,林建华没有经过徐晓静同意就将我收养,他只是简单的和徐晓静讲过,是我救林祁,要徐晓静一定好好抚养我长大。徐晓静每每追问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为什么我能够救林祁,林建华却总是闭口不答。

自从林建华回到家后,整个人的精神慢慢开始消沉,徐晓静偶然间还听到林建华说一命换一命,那时她只当是林建华精神出了点问题,可没想到林建华没多久便过世了。过世之前,林建华还一直叮嘱徐晓静,一定要将我抚养至成年。

虽然徐晓静嘴上答应了林建华,但是在林建华过世以后,徐晓静还是将我送走了。那时我不到一岁,徐晓静将我丢弃在了孤儿院。可没过多久,她又把我抱了回来。因为自我离开以后,林祁就开始高烧不退,不管输多少退烧药都不见好。徐晓静心里察觉这应该不是巧合,于是又把我抱了回来。说来也怪,将我接回来没多久,林祁便退烧了,并且很快就痊愈了。

从那以后徐晓静才不得已承认了我来到这个家,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真正接受我,在她眼里,我只是为了让林祁健康活下去的工具。不对,工具都算不上,在她眼里,我就是一个怪物。当然,我自己也这么认为,因为我从小对人身上的气息特别敏感,只要是我熟悉的人,就算我没有看到他是谁,也可以通过气息判断出来。至于这些年我身上发生的其他大大小小的怪事,更是数不胜数。虽然我已经认命接受了这样的自己,可其他人却没办法接受我这种“怪胎”,以至于没人愿意跟我做朋友。

正是因为这样的生长环境,我从小就比较孤僻,胆小。除了林祁以外,没有其他朋友,但是林祁并不是时刻在我身边,他比我大五岁,我念小学他就念初中,我念初中他高中都要毕业了,根本没办法同校。

不过一个人独来独往成为习惯以后,也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好。在学校里,除了体育课,我几乎不会离开座位。十四岁那年初春,我正在上体育课,同往常一样集合没一会儿就解散自由活动,而我的自由活动必然不是和其他人一样三五成群聊天打闹,仅仅是换一个地方发呆而已。

我找了一棵大树坐下,正准备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小说打发时间,余光发现我身边竟然有一只雏鸟。我将这只雏鸟捧到手里,用手指戳了戳它的头,它竟然微微张了张嘴,可是它张嘴的幅度并不大,眼睛也是一直紧闭,它身上几乎没有什么温度,看样子是快死了。

我往头顶上看去,这才发现原来这棵树上还有一个鸟窝,鸟窝里还发出阵阵雏鸟的叫声,看样子我手上这只鸟也是从那里面掉下来的。我捧着鸟站起身,本想将鸟放回鸟窝,可鸟窝的位置实在太高我完全碰不到。我又埋下头看着这只奄奄一息的雏鸟,不禁心里有些发酸。想着它回不去它的家,而我又何尝不是呢。我连我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一生下来就被旁人讨厌。不对,何止是旁人,其实连我自己都讨厌我自己,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身上总有那么多奇怪的地方。

我抚摸着手里的雏鸟,手心竟然冒出一股热气传入小鸟的体内,我发现小鸟的脚竟然颤动了两下,没一会儿小鸟便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朝着我‘喳喳喳’的叫。虽然发生在我身上的怪事层出不穷,但是这种‘起死回生’的能力,我也是第一次见。

我正愣神,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看来你身体恢复的不错。”

我转过身去,后面站着的是一个身材细长皮肤白皙的男人。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味很特别,其他人身上的味道虽然都有差别,但也有类似之处,可这个人身上竟然半点类似的味道都没有。而且这个人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我仿佛和他认识,可不管我怎么回忆却也想不起丝毫。

“你是谁?”我望着男人问道。

虽然眼前这个人给我很熟悉的感觉,可我问话依旧很胆怯。毕竟除了林祁以外,主动来和我说话的人实在太少。

“我是你的家人,你和我在这个世界上是特殊的存在,所以我来找你。”他淡淡的说道,他的每个字都很轻,像是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一样。可他话里内容却是让人不可思议,什么叫“这个世界”,什么又叫“特殊的存在”。

或许是因为一直以来就和这里的一切格格不入,我倒是没有怀疑他说谎,反而是非常相信他的话,回答道:“那你要带我离开这里吗?”

我满怀期待的望着他,希望他可以答应我的要求。我确实太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没人喜欢我的地方。

他笑了笑,将我捧在手里的雏鸟接了过去,放在掌心之中把玩了两下,然后伸手将鸟放回了鸟窝,这才转过头继续看着我:“那里应该是回不去了,我们今后就在这里好好生活吧。”

他的话让我心里产生一种很复杂的情绪,像是久别重逢的激动,像是了结了许多恩怨后的解脱。所以,尽管他没有答应我的要求,我心里也没有半分失望,我抿了抿嘴,最终还是答了句好。

听到我的回答,他竟然楞了一下,像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干脆。他脸上有一丝纠结的表情,嘴唇微动,像是要说什么,但又抿了抿嘴,没有接话。我疑惑的看着他,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你是不是想不起来我是谁?”半晌,他才开口。

我微微蹙眉,朝他点了点头。

“那你这次要记住了,我叫祝晟宇,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我无言,从没见过有人这么做自我介绍的。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儿说道:“不过我和林家的约定还是要履行完才行,所以这段期间你还是先呆在林家,等过几年,过几年时间到了,我就来接你。”

我没明白他这话到底什么意思,疑惑的望着他。

他朝我温和的笑了笑:“这是林家欠我们的,必须先让他们还上,只有两清了,离开的时候才不会拖泥带水。”

他这番话让我更加迷惑了,我正想开口询问,他却先一步用食指贴在我嘴边,示意我别说话。

我迷茫的看着他,他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我先走了,我下次来接你的时候不要认不出来哟。”

说完,他收回了食指,转身离开,我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他渐渐远去,身影慢慢消失在我的视线……

自那以后,我便再也没有见到祝晟宇,他说等几年会来找我,如今五年过去,他却再也没有出现过。可我依旧有种预感,他说过会来就一定会来。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期待再次相见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