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妆不待一世繁华小说

给大家带来洛欣瑶祝晟宇免费阅读,一生小说免费为您提供《红妆不待一世繁华》洛欣瑶祝晟宇章节阅读,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为了不被影响,我锁上了房门,盘坐在地上,闭上双眼放出神识细细感受着瑶依,虽然是闭上眼睛的,但是我脑海里依旧可以看到我的手以及浮在我面前的瑶依。瑶依突然发出一道强光,光虽然强,但是并没让我眼睛感到刺痛。而是在我眼前出现了许多画面。

《红妆不待一世繁华》精选:

为了不被影响,我锁上了房门,盘坐在地上,闭上双眼放出神识细细感受着瑶依,虽然是闭上眼睛的,但是我脑海里依旧可以看到我的手以及浮在我面前的瑶依。瑶依突然发出一道强光,光虽然强,但是并没让我眼睛感到刺痛。而是在我眼前出现了许多画面,这些画面应该就是瑶依使用的方法,一幅幅的画面在我脑海中闪过,画面闪过的速度十分快。我认真看着每一幅画,可是这样一直集中精力,是非常消耗体力的,所以没一会儿我便开始头疼欲裂,想要睁开眼睛,可我却怎么都睁不开,直到最后一张图从我眼前飘过,我才像是解除束缚一样的,睁开了眼睛。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我低头看了看我这一身,已经湿透了,身上沾满了汗水。我艰难的起身,打开房门,祝晟宇坐在沙发上敲着代码,与我在房间里做的事情,违和感实在太强。

“浴缸里面已经放好水了,快去洗吧。”祝晟宇像是早就知道我会这个时候出来,竟然还提前准备好了洗澡水。

我点了点头,进入了浴室。我本来是放学就直接过来的这边,本来也没打算在这里过夜,自然没有带任何衣物,难道洗完澡还要穿这身湿透的衣服。正当我犯愁,便看见放在洗漱台上的一套裙装,一条纯白色的连衣裙,应该是祝晟宇给我准备的。我内心油然生出一种敬佩感,祝晟宇这察言观色的能力,考公务员走仕途肯定是前途无可限量,没想到去做了程序员。我摇了摇头,叹了一声可惜,钻进了浴缸。

这估计是我洗的最舒服的一次澡,等我从浴缸里出来,浴缸里的水竟然是浑浊的,我感觉体内所有的毒素都排除来了一样,感觉身体十分轻松。我换上衣服,来到客厅,祝晟宇依旧在那敲着代码,我悄悄走到他身边,将头靠在他肩上。可能是一晚上没有休息,我竟然靠在祝晟宇的肩上睡着了。

以为我会睡到自然醒,结果黄昏时,我便被手机铃声吵醒了,是肖灿的电话。

“姑奶奶,你总算接电话了,我从昨天晚上开始找你找到现在终于找到人了。”电话里传来肖灿的叫骂声。

我这才想起,我不仅昨天晚上没回寝室,今天一天的课也没去上。我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急忙问道:“那昨天晚上查寝我岂不是被认为夜不归宿,今天一天的课我也全算成旷课了?”

“小姐姐,你现在才想起来你夜不归宿和旷课了啊,真对你无语了。昨天晚上我给你打了七八个电话都没人接,最后是你男票接的,说你有点事,让我帮忙给你请两天假,你说你这是什么性质,这才多久你竟然……”肖灿在电话里一段数落后,才安慰我道:“放心吧,我已经给你请了病假了。”

肖灿明明岁数比我还要小一岁,不知道是什么家庭环境让她变成了这么婆婆妈妈的性格,每次我出了点什么状况,就会像和尚念经一样的,絮絮叨叨念不完。这种模式接受久了,我会第一时间在她的一大段话里面找到关键词,然后自动屏蔽掉她其它声音,最多在她停顿处用嗯或者其他语气助词表示回应。

肖灿电话结束后,我才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原本我是靠着祝晟宇的肩上的,现在我却在床上躺着。我起身,来到客厅,祝晟宇没有在沙发上,但电脑屏幕仍然亮着放在茶几上。

“醒啦。”祝晟宇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我应了一声,来到厨房,看见祝晟宇正在对着菜谱准备食材。我伸手从后面抱住祝晟宇,问道:“需要帮忙吗?”

祝晟宇把一颗白菜递到我面前,让我帮他洗了。我拿着白菜到水池旁边,一边洗菜,一边看着祝晟宇。

祝晟宇看我一直盯着他看,问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收回目光说道:“你这样有点像我哥哥,呃……我是说我养母的孩子。养母不在家的时候,哥哥也会和我一起做饭。在过去的十几年了,唯一疼我的人也只有哥哥了。可是现在离开了那个家,不知道下次见到哥哥是什么时候……”

我一边说,一边回想。我刚离开家的时候,林祁并不知道我不会再回去,后来林祁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但我一直没有接。我不知道怎么开口,虽说是我主动提出离开的,但是走或者是留并不是我能决定的,也不是林祁可以决定的。不知道林祁现在在干什么,是不是已经和养母介绍的对象在一起了。

“好啦,别想那么多,等时间长点,大家情绪平复了再把事情说清楚就是了。”祝晟宇用手握了握我的肩膀,温和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继续帮着祝晟宇做饭。

晚饭后,我本想回学校。但是想着回到宿舍,肖灿绝对还要跟我聊很长的‘聊斋’,我便却步了。深思熟虑之后,我还是决定第二天一早直接去上课。

我来到教室的时候,因为时间还早,只有我一个人。这堂课是大课,会有三个班一起上课,我选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下。因为我提前给肖灿发了消息,说我给她带了早餐,所以没一会儿她就来了。

我向她招了招手,她看向我,眼里竟还带着光,像是看到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她快速走到我身边坐下,上下打量着我。

“你说你这两天有事,不会是去做微调了吧。小样,你真是榜上大款了,竟然破天荒肯穿裙子来上课了。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肖灿笑着调侃道。

我拿出早上做的三明治,递给她说道:“什么微调,什么大款,你想啥呢。我只是有点感冒,所以才没来上课的。”

我总不能说我对着一条披帛交流了一晚吧,只好撒谎说感冒。

肖灿见我说话吞吞吐吐,当然也没信,一边嚼着三明治一边说:“就你这起色,说是刚生过病谁信啊。不过看在你带早餐的份上,我就不追问你了。”

肖灿继续大口大口的吃着三明治,我这才松了口气。本来她嗓门又大,现在又是在教室,陆陆续续有同学进来,要是真追根问底下去,我还真不知道咋办。

“我靠,你快看那是欣瑶。”

我听到陈小月扯着嗓子的声音,连忙回过头去看。发现她正一手拉着王雅文,另外一只手指着我的方向嚷嚷道。我瞬间满脸黑线,我们寝室的嗓门真是一个比一个大。我扶了扶额,看了看四周,发现很多人都回头看了看我。

这时,有人走到了我的旁边停下。我抬眼一看,竟然是张磊。还没等我说话,他便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