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佩拉传奇

这里推荐阅读《佩拉传奇》,提供佩拉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昂克的居民们惶恐地望着远方,从未见过这番景象的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孩子们害怕地将头埋进父母的肩膀。

《佩拉传奇》精选:

远方,苏威山口愤怒地吐出滚滚浓烟,晚霞夕照,黄色浓烟在天空中弥漫开,遮天蔽日。

昂克的居民们惶恐地望着远方,从未见过这番景象的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孩子们害怕地将头埋进父母的肩膀。

忽然,人群里响起一声惊呼:“昂克!昂克!女王还在那里!”

“我的老父亲也没跟过来!要回去救他们啊!”另一个声音响起,中年男人颤抖地指着远方那座如同巨兽在咆哮的苏威山。

“怎么回去?”中年女人揽住脚边哭哭唧唧被吓得不轻的孩子,呵斥中年男人,“女王占卜让我们迁徙到北方的时候,是你怂恿老父亲守城,现在怎么回去?回去大家都得死!”

“佩拉女王,是她救了我们!”随着第一个人双膝着地,其它昂克的居民纷纷朝着苏威山的方向跪下。

面前是他们的故土,身后是他们迁徙的全部家当,苏威山口岩浆喷涌而出,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佩拉女王……佩拉女王……”一声声呐喊在喷发的苏威火山面前微弱得仿佛不存在。

“火山灰很快会飘过来,到时候行进会很难受,我们抓紧时间继续走吧。”那弘说到。

“那弘·斯图尔特,您和佩拉女王是挚友,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年轻的男人抬起头准备质问那弘这位长辈,为什么连缅怀女王的时间都不给大家留下,抬头看到的却是那弘痛苦到扭曲的脸。

两鬓已有白发的那弘原本清澈的双眼此刻黯淡浑浊得如同苏威山喷涌出的滚滚浓烟。

年轻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明白,自己的斥责毫无道理。正因为那弘跟女王是挚友,所以他才会在这个时候,独立担负起保护整个昂克城遗民的重担,才会狠心不为女王多停留一刻。

听到那弘的话,不少昂克的居民难过地直立起身子来,扶起身边还跪着的伙伴。

无论之前有多埋怨女王的迁徙计划,无论苏威火山下的昂克城此刻是否已经被滚烫的火山岩掩埋,属于他们的生活还要继续。

行进的人们岣嵝着背,死气沉沉地向远离苏威山的北方走去。

车轮压出来浅浅两道辙迹,新长出来的草在车轮两旁轻轻随风摆动,有人木然低头看着自己迈动的双脚,有人努力抬起头望向远方,脑中皆是迷茫。

辉煌的昂克城,以及他们共同敬爱的佩拉女王,此刻正被苏威火山吞噬,这些昂克城的遗民们,接下来将面对什么样的明天?

“佩拉……”走在队伍最后的那弘回头望了眼苏威山的方向,喉结动了动,终是什么话都没说出口,转身跟上前面的队伍。

(三百年后)

“萨旺妲,你快来看看,她怎么还没醒?”凯娅仔细端详着床上已经昏迷了有半日的女子,对她的母亲招呼到。

凯娅的母亲萨旺妲凑过来,俯身摸了摸女子的头,“有些发热,可能在湖里泡太久着了凉,等等吧,再不醒来,你就去叫纳单。”

“诶!”凯娅兴奋地点点头,脸上洋溢着期待。

萨旺妲望着女儿欢喜的模样,眼神宠溺中带着一丝担忧,摇了摇头便转身忙午饭的事情去。

纳单是村落里的唯一懂得治疗方法的人,而且他既温柔又可亲。凯娅总在幻想,要是能嫁给纳单,该有多幸福,以后她的孩子或者萨旺妲有点什么头疼脑热的,可以免去四处寻医问药。

好不容易从对纳单的幻想里走出来,凯娅低头又看了眼面前的女子,不禁犯起难来。

女子约莫十八九岁,皮肤白皙紧致,五官犹如能工巧匠悉心雕琢出来般精美,褐红色的长发此刻披散开,比之此前束起来的英气又多了几分温柔。

“褐红的发色可不多见,怎么办呢?长得这么好看,要是纳单见到她,应该会忍不住喜欢上她吧?”凯娅嘟囔起嘴,不禁又希望女子能赶紧自己醒来,这样她就不用将纳单叫过来。

一阵微风吹过,女子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悠悠睁开眼来。

“醒来了,醒来了,萨旺妲,她醒来了!你快来呀!”凯娅注意到女子眼睛睁开,激动地挥舞着手臂,叫着母亲的名字。

“知道啦知道啦,一惊一乍的,什么时候能够稳重点?”萨旺妲小步跑过来,一边撩起裙角擦了擦手。

女子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凯娅凑得过于近的脸庞,不禁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用戒备的语调问到:“你们是谁?”

“你看看你,吓着她啦!”萨旺妲将凯娅拉开,坐到床边,亲切地问到:“你醒啦?感觉身体怎么样?”

女子低头看了看,发现身上只穿着贴身的衣服。

“我的外套哪里去了?”

“你问的是那个吗?”凯娅指了指窗外晾晒的鹅黄色精美华服。

凯娅自诩也算见过些世面,可是,城里的那些富商太太们,没有哪个的衣服有这件外套考究,无论是纹饰还是形制,明显经过精心设计。

女子顺着凯娅的手指看出去,果然,她的外套正在阳光下晾晒。放下一半心来的女子转过头来,仔细端详起凯娅和萨旺妲,以及她们身后这座破旧但尚算整洁的房子。

见女子好奇地打量着自己和女儿,萨旺妲主动说到:“我叫萨旺妲,这是我的女儿凯娅,今早我们去爱莎贝尔湖打鱼的时候,看到你浑身湿漉漉地趴在岸边。”

女子忽然收回目光,有些急切,又有些疑惑地问到:“爱莎贝尔湖?”

“没错,你能想起来自己是怎么掉进湖里的吗?”萨旺妲温柔地问到。

女子敲了敲自己的头,仿佛脑子还不太清醒。

她隐约记得自己因为和父亲吵架,赌气骑马跑出王城,不知骑行多久,来到一处此前从未见过的陌生湖泊。

湖泊两侧半山围拢,看不清对面的风景。

女子翻身下马,正准备站在湖边休息一会儿,忽然冷不丁身后蹿出几个蒙面大汉,一把扣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