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与财团大佬隐婚后

这里推荐阅读《与财团大佬隐婚后》,提供夏满程什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良久,高明雪没说一句话就挂了电话。然而电话挂断之前,对面传来的那声隐约的冷笑声让夏满后背陡然发凉。

《与财团大佬隐婚后》精选:

十一月底,夜里忽然下起小雪,只不过落地便化,到处湿哒哒的,天更冷了。

凌晨一点,影视城里还有剧组在拍戏。

堆满各种东西的化妆间里,一个人裹着长款黑色羽绒服坐在角落的沙发上,大约二十岁出头,眉眼如画,肌肤白皙,就像一朵莹白如玉的白山茶。

只不过此刻是一朵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白山茶。

化妆间没有空调,小太阳都被拿走了,夏满羽绒服里面穿的戏服,一套湖绿色襦裙,抹胸,大裙摆。不管她把羽绒服裹多紧,还是冻得直搓手跺脚。

外面传来说话声,化妆间的门被推开,夏满精神一振,“噌”地站了起来。

只见副导演带着一个道具组的人走了进来。

不过来人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快快快,之前准备的那一堆簪子都找出来!”副导演摆手催促着。

场务在化妆台下的角落里搬出一个盒子,“都在这儿了。”

副导演在盒子里一顿翻找,最终找到了一支合适的,“就这个了。”

两个人风风火火就要离开。夏满看完全没有叫她出去的意思,硬着头皮上前,面对被自己拦住一脸不耐烦的副导演还是露出笑脸,“副导演,我的戏什么时候拍啊?”

副导演连个正眼都没有给她,没好气道:“让你等着就等着,问那么多干什么?”

夏满脸上的笑僵了一瞬,不过随即稳住了嘴角上扬的弧度,“好。”

等人出去之后,夏满隐约听到有人在骂她事多。

重重呼出一口气。

她被如此“优待”已经有三天了。

三天前,她的角色从女二变成了连女五都算不上的小小配角。但是这三天,每天要求她早上四点半起来化妆,然后开始等,一直等到收工。然而等了三天,她一场戏都还没有拍过。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四天前,她拒绝了那个秃头制片人“好好培养”她的提议。

原本剧组的人虽然说不上对她多客气,但是倒也不至于天天摆副臭脸。现在她基本就成了空气,能不跟她说话就不说话,能无视就无视。

所以啊,有钱真是好,只要一个眼神,都不用你开口,底下的人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俗话说,有得必有舍。所以换角她接受,让她每天早上四点半起来化妆她也接受,跟着剧组一起收工也没问题。可是,现在却不让她拍戏……

对方抓她的命门抓得很准,或者说她的经纪人高明雪女士在对方面前帮她做了一个非常全面的介绍。

算了,不想了,越想越心烦。

双手捧在面前,呵了口气,边搓着手边在化妆间里转悠,好让身体能暖和点。

不出夏满所料,今天又是等了一天,一场戏没有拍。

回到宾馆已经快凌晨两点,明天她又要四点半起来化妆。麻利洗漱完,瘫在床上的时候,舒坦地直叹气。

摸过手机,本来已经在电话簿里翻出了裴宇的号码,但是视线一移,注意到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最后还是没有打过去,转而用小号上了微博。

点开特别关注,里面只有裴宇一个人的账号。

他的微博认证换了,现在写的是:代表作《月下狐》。

夏满会心一笑。

她跟裴宇是大学同学,都是戏剧学院出来的,只不过裴宇这两年发展一直不太顺利,是在几乎快要放弃的时候接到了《月下狐》这个剧本。当时看到剧本,她就觉得裴宇试的那个角色很出彩,极力要他接下。现在电视剧播出,收视节节攀升,各个主演也一炮而红。

看到他微博下面粉丝们的留言,全是什么“裴裴,我爱你!”“宇哥,我要给你生猴子!”“裴崽,妈妈永远支持你!”

看他被这么多人喜欢,夏满简直比自己红了还要高兴。

抿唇笑着,她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在对话框里写了一条“前排的都让开,这个男人是我的!”

俨然就是粉丝的留言,不过唯一跟粉丝留言有差别的地方,就是这句话是真的。

她跟裴宇是男女朋友。

只不过她跟裴宇的关系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她曾经是想告诉高明雪的,以免他们恋情某天突然曝光,公司那边毫无准备。但是自从她见识到这位金牌经纪人的手段之后,她觉得对高明雪保密,她跟裴宇会更安全。

想了一会儿,夏满还是把对话框里的字都删了,退了出来。

虽然她用的是小号,但是现在扒皮手段太高端。裴宇风头正盛,这个时候绝对不是恋情曝光的最佳时机。

夏满往下翻了翻,看到几个小时之前他发过一条微博。半个月前他和《月下狐》的几个主演参加了一个综艺录制,今晚播出,他发了几张照片宣传。

他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了。之前没有被换角的时候,她每天拍戏都拍到很晚。而他因为人气高涨,工作量也跟着暴涨。

今年她生日两个人都没有一起过,他当时正在给剧做宣传。这还是他们在一起之后第一次没有一起过生日。

当时听到他说不能过来的时候,她还有点失落,不过现在看到《月下狐》能有这么好的成绩,裴宇的事业迈上一个新台阶,感觉一切又都值得了。

夏满把照片打开,每一张都放大细细看。最后觉得还是该支持他一下,于是点了转发,没有写任何内容。

转发完,正要关灯睡觉,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聂真真一个电话轰了过来。

夏满吓了一跳,知道这祖宗是个急性子,赶忙接起,不等她说话,对面的人直接来了一句,“你咋了,这个点还没有睡?”

夏满想起聂真真关注了自己的微博小号。

“我正准备睡了,你电话就打过来了。”

“这两天怎么样?那个死秃头还在骚扰你吗?”制片人那件事夏满只跟聂真真说过。

“没有了,放心吧。我又不是什么倾国倾城,不至于。”这几天制片人都没有出现,高明雪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

“那拍戏呢?没有人欺负你吧。”

“没有,一切正常。”夏满撒了个谎。

“那就好,要是那个死秃头敢给你穿小鞋,看我不打爆他的头!”

听她说得咬牙切齿,夏满叹气,“聂真真同学,你能不能注意一下你的形象。好歹你现在也是拥有七八百万粉丝的甜美系电竞女主播。”

“呵呵,只要不碰我的人,老娘不仅甜美还可爱死了呢!”

夏满被她逗乐。

“话说裴宇呢,你这差点出这么大事,他过去看你没?”

“他最近通告太多,不想让他分心。”

“呵,挺有出息的嘛,遇到这种事也自己扛呗。想当初,要不是他天天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你,说什么会一直对你好,跟了两年我才把你交给他的,怎么着,这么快就开始忙工作了?”

“哎呀,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等这个机会等了多久了。等过了这一阵,我一定会让他好好补偿。到时候请你吃大餐!”

“得了吧,大餐你们俩自己去吃吧,我才不当电灯泡。”

“那等我回来,我请你!”

“这个可以有。行了,你早点睡吧,少熬夜。”

“知道了,我马上睡。”互道晚安之后,夏满挂了电话。

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关灯,路灯的灯光透过窗帘朦朦胧胧地洒进来,夏满看着那窗户,算了算还有多久会拍到她跟女二的对手戏。替换她的这个女明星因为背后有金主,从进组就是众星捧月的待遇,跟女一不相上下,第一天就跟导演说了,跟她对戏的演员谁都不能用替身。

算是老天爷眷顾,她跟女二有好几场对手戏。

这是她现在唯一可以抓住的机会,只要让她演,她一定能演好。

夏满舒了口气,希望到时候一切顺利。

夏满没有想到,这个机会来得这样快。

第二天上午就拍到她跟女二的那场戏。

“给她补补妆,快点啊,马上要拍了。”副导演手里卷着剧本指挥化妆师。

夏满暗自给自己打气,抓住机会,好好演。即使只是配角,演好了照样出彩。

补完妆,夏满赶紧过去,然而现场已经在拍另一场戏了。

看到副导演过来,夏满赶紧问:“我是下一场戏吗?”

副导演想赶苍蝇一般,连连摆手,“等着吧,到你的时候自然会叫你。”

夏满顿时像是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凉水。

这样的说辞她这几天听了没有百遍也有几十遍了。

不知道是哪里又出了问题。

心情烦躁到极点,她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裴宇打电话。

然而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

猜他可能在忙,夏满就一个人在角落里不停转悠,让自己平静下来。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夏满不放心,又抽空给裴宇打电话,还是没有人接。转而打给他助理,竟然打不通。

像这样联系不到人,以前从来没有过。夏满心里不安,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她赶紧给聂真真打电话,想让她去裴宇的住处看看。但是很不巧,聂真真今天一早去了国外。

夏满越想越觉得出事的可能性很大,她在剧组也坐不住了。但是没有正当理由,擅自离开,怕是到时候很有可能会被借题发挥,直接让她滚蛋。

她现在没什么名气,找她演戏的人本来就少,没戏演就意味着没曝光,找过来的剧本就会更少。这就是个恶性循环,所以她必须抓住每一个机会。而且高明雪的性格,她是不允许手里的小演员爬到自己头上来的。她要是撂挑子不干,说不定高明雪会直接跟剧组这边联手,告她违约,要她支付巨额的违约金。

说曹操曹操到。

高明雪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高姐。”

“满满,这两天戏拍得怎么样啊?”

她这完全就是明知故问,夏满不由在心里冷笑,嘴上没有硬碰硬,叹息道:“有什么能瞒过高姐的呢?”

高明雪轻啧一声,语重心长道:“满满啊,你知道,我是非常看好你的,你各项条件都不差。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说不管钱多钱少,只要让你演戏就行。你看看你现在,天天待在剧组里,却演不了戏,我都不用过去看,也知道你心里肯定难受。”

“但是你也要知道,我们要做成任何一件事,不光要靠实力,还要有资本,有人脉。有时候,有些东西比实力更重要。我知道,你刚刚从学校毕业,心里憧憬的都是那种所谓的单纯美好的爱情。但是那种爱情能给你带来什么呢?你也放眼看看,有几个人能找到那样的爱情?就为了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放弃演戏放弃你的梦想,你真的不觉得亏吗?”

夏满仰起头叹了口气。

她终于明白今天为什么拍戏的事情又临时变卦了。

看来,她是被死盯上了。

高明雪这是来跟她打感情牌当说客了。

听到她叹气,高明雪以为是有戏,趁热打铁,“你要是就这么被埋没,我是真的舍不得。要不这样,满满,我们出来吃个饭,就吃个饭。你这几天也辛苦了。”

夏满没说话。

高明雪当她是默许,“那我一会儿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

夏满突然想到一件事,抓紧了手机,“高姐!”

确认对方没有挂电话之后,夏满继续道:“既然要吃饭,你能不能帮我跟剧组请个假,我明天下午再回来。”

一听今天晚上想请假,高明雪觉得夏满是终于开窍了,喜上眉梢,“好,我给你请两天!你好好休息,然后精神百倍地回去演戏。”

下午,高明雪就帮她请了假,还给她发了房间号,是一家连锁星级酒店。

如夏满所料,没有具体地址。

这是她无意中发现的高明雪的一个习惯,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保密,她一般送人出去,具体地址都是口头交代。今天之所以没有特地口头交代,大概是因为这边这个酒店只有一家。

夏满没有犹豫,拿上手机身份证直奔机场。

等下飞机的时候,夏满一开机,手机就开始不要命地震,似乎都能感受到电话那头的人的怒气。

她的合约还在高明雪手里,还不能彻底撕破脸,夏满深吸一口气,滑向接通,急声道:“高姐,我刚下飞机,正在往酒店赶!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到!”

“……下飞机?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B市啊,坐的最近的一班飞机。怎么了高姐?”

“你回!你回B市干什么?你知不知道王制片在酒店等了你四个小时!”

“王制片在哪个酒店等了我四个小时?你之前不是说王制片回了B市,我就回来了。”

这还是夏满第一次撒这么大的谎,心跳得飞快。

电话里突然安静下来。

“高姐?”夏满小心开口。

良久,高明雪没说一句话就挂了电话。然而电话挂断之前,对面传来的那声隐约的冷笑声让夏满后背陡然发凉。

在出租车等候区杵了半晌,最后,夏满握紧了手机,干脆利落抬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报了裴宇住处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