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财团大佬隐婚后免费阅读

小说《与财团大佬隐婚后》的作者是将吉,这里给您带来夏满程什《与财团大佬隐婚后》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这是什么偶像剧的神仙剧情!命中注定的爱情!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裴宇要渣了你了,他是在给程大佬让位啊!

《与财团大佬隐婚后》精选:

夏满被拉着将那天的事情又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虽然已经听过一次,上次聂真真只是眼冒眼心,这次将那个人带入程什之后,就剩下全程尖叫。

“这是什么偶像剧的神仙剧情!命中注定的爱情!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裴宇要渣了你了,他是在给程大佬让位啊!”

聂真真双手合十,连连四处拜,“感谢裴宇渣你之恩!感谢!感谢!”

夏满:“……”

下一秒,聂真真一把拉住夏满的手,“走!满满,我们逛街去!程什身边那么多美女,绝对不能让她们抢了你的风头!”

看着面前这个像是打了兴奋剂的女人,夏满一把拉住她,无奈提醒道:“聂真真同学,你仔细看看,这八卦写的是严曦跟程什。跟我,夏满,半毛钱关系没有。”

又道:“还什么让位,要不是这个八卦被爆出来,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对啊,就因为你不知道他是谁,所以现在老天爷就让这个八卦爆出来让你知道了嘛。要知道,程什可是绯闻绝缘体,这还是第一次被爆出绯闻!所以这不是命中注定是什么?快快快,快起来!”

夏满佩服她瞎扯的功夫,斩钉截铁地拒绝,“不去。”

夏满一脸认真,“那天要不是他,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人出于好心帮了我,我现在竟然凑上前蹭热度,还要不要脸了?”

“脸能吃吗?能吃吗?满满,你睁大眼睛看看,那可是程什!你要是能抱住这个大腿,别说一个高明雪了,就是一百个高明雪加一千个那个死秃头,都不敢拿你怎么样!有程什在,我看以后谁还敢随随便便换掉你,谁还敢叫你去参加那种酒局!”

越说越激动,聂真真冲着夏满后背拍了一巴掌,“朋友!你的影后梦想指日可待啊!”

“不用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你看看这个圈子里,一个个的要不是家里有钱,要不是有有钱的金主。你这样一个没背景没资源没钱的‘三无’人员,什么时候能熬出头啊!现在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着聂真真说的这些,夏满有一瞬间的心动,可是就在顺从的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她一把就掐死了,摆摆手,“不管是千载难逢,还是万载难逢,都不行。你换个角度想,要是你,好心好意帮了一个人,结果对方觉得有利可图就像块牛皮糖黏着你不放,你什么心情?这跟碰瓷有什么区别?”

“可……”

“好了,过。这件事就此打住。”

聂真真眼巴巴地看着她,见她态度没有半分软化,哭唧唧地抱着电脑滚回房间。

虽然她也知道,这种事夏满做不出来。

但是……

真的好不甘心啊,这么好的机会。

看看严曦,都已经是当红小花了,但是这个八卦出来,明明不是自己,到现在都没有回应,摆明不也是蹭热度吗?

毕竟谁不知道,如果说找个金主是坐上了大红大紫的快车,那搭上程什,坐的就是火箭啊!

不甘心不甘心。

聂真真翻到严曦的微博,依旧没有任何回应,最新动态是参加慈善之夜的宣传。看到说有现场直播,估计今天肯定会有记者问的这事的,聂真真暗戳戳跑到直播间去围观。

却没有想到,一进去,就看到两个一辈子都不想看到的人。

看着俞璐挽着裴宇走上红毯,两个人笑着挥手打招呼,聂真真冷笑一声。

因为《月下狐》爆红,剧中CP一出来,弹幕瞬间暴涨。

“啊啊啊啊,好般配啊!”

“真的美得像一幅画了,天哪,世界上怎么有怎么美好的人儿啊!”

“请你们原地结婚!”

然后,“请你们原地结婚!”这句话就强悍刷了屏。

聂真真气得牙痒痒,气得快要爆炸的时候,突然想,是啊,可不就是嘛,渣男小三妥妥绝配啊!

她正打算展现一下汉字的博大精深,聊表“祝福”,手搭上键盘,电脑反光,看到夏满出现在门口,一愣。

这时候,电脑里传来主持人轻快的声音,“现在在我身边的是最近深受观众喜爱的裴宇跟俞璐……”

聂真真头皮一麻,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将笔记本电脑合上,回头,眼睛眨巴眨巴,一脸无辜地看着夏满,“满满,怎么了?”

看她那紧张的样子,夏满将视线从她电脑上收回,轻笑,“吃饭了。”

“哦。”

平时吃饭总爱磨蹭聂真真这次立马起身。

盛饭的时候,聂真真小心注意着夏满的脸色。

夏满感觉到她第N次偷偷摸摸看自己的时候,不由说:“裴宇现在对我来说就是过去式,过去式就是过去了就跟现在和未来没有任何关系了。”

这下,聂真真才松了口气,“嗯!满满,你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

虽然对裴宇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但是看着他们走在红毯上的意气风发,夏满却不免向往。

高明雪一直没有联系她,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夏满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主动打了电话。

“喂,满满。”

一听高明雪叫她满满,而不是连名带姓的夏满,夏满怔了一瞬,叫人,“高姐。”

“这两天休息得怎么样?”

不等她回答又说:“那天你真是吓到我了,你酒量一直不怎么好,那天却一口气喝了那么多,最后醉成那个样子。还好刚好遇到程总,不然我还不知道要怎么送你回去呢。”

夏满沉默。

对于那天给她下药的事情只字不提,只说成是她自己喝醉酒。

她这颠倒黑白的本事简直是炉火纯青。

见她不说话,高明雪笑了两声,亲昵埋怨道:“满满,你看你也是,你跟程总认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知道你一直喜欢演戏,但是你也知道,很多事情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要是你早点说你跟程总认识,戏还不是随你挑?”

“还有,那个新闻我也看到了。我再清楚不过那张照片上的人是谁了。现在公关部那边我都已经安排好了,随时都可以回应。”

夏满心沉了下去,默然片刻之后道:“高姐你费心了,不过我跟程什并不认识。”

电话里安静一会儿,而后再次传来高明雪含笑的声音,“我明白了,程总一向都很低调,不想公开,理解……”

夏满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说得那么明确了,为什么她却觉得这是程什的意思?

就像是她明确表示了自己不愿意潜规则上位,她却接二连三地给她安排各种各样的酒局。

这样被故意忽视,夏满觉得太疲惫了,声音冷了下来,“高姐,我再说一遍,我不认识程什,他也不认识我。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可以打电话过去问问,报我的名字行不行得通。”

这是夏满第一次这样直接生硬地跟高明雪说话。她知道,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后面将面对就是更加难以招架的催促甚至逼迫。

没多久,高明雪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这次再不是好声好气,而是气急败坏地痛骂。

她早就已经预料到,那天从餐厅跑出来就会面对这样的结果,只不过因为程什的出现,延迟了两天。而延迟的代价就是她听到了生平最难听的话。

高明雪没有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骂完直接挂了电话。

紧接着,不停有消息进来。

她的所有通告都通知取消,在谈项目也都停止了。

看着一条又一条通知消息,夏满拿着手机一个人在房间里坐了很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枯坐在床边的人突然起身,拿着抹布拖把开始打扫家里,桌子茶几擦了三四遍,最后干脆地板也用抹布一寸一寸地擦。

夏满跪在地板上,弯着腰仔仔细细地擦着,非要将一块地板擦得一尘不染才挪下一块。又擦完一块,正要往下挪的时候,地板上却多了一滴水珠。她重新擦,可是却怎么都擦不干净,擦了又有,擦了又有。水珠一颗一颗打在地板上,啪嗒啪嗒轻响。

她没有停下,只是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重复擦着。

“怎么,这么难呀……”

声音哽咽,但语调轻松,仿佛不过是随口一句玩笑话。

第二天一早,夏满算了一下自己身上现在所有的钱。

房租每个月都是很大一笔钱,要是没有收入的话,很快她连馒头都要吃不起了,于是开始在网上看工作。

聂真真昨天晚上知道了她被雪藏的事情,一夜没睡好,她再清楚不过演戏对夏满来说意味着什么。现在看她这么快振作起来,她心里没有半点欣慰,反而难过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满满,你别着急,大不了我养你呗。房租你就不用给了,以后我吃什么你就跟着吃什么。”

夏满抬头冲她一笑。

即使自己不能接受,但是在最难的时候能有一个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她真的觉得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放心吧,我觉得总会有柳暗花明的一天的。我要是真的撑不住了,会向你开口的。”

她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能真的什么都依赖她。

这几年,生活教给她最重要的一课就是,即使被逼到绝路,如果不想死,就拼尽全力往前跑,未来就还有希望。

因为合约还在高明雪手里,夏满不能找跟演戏相关的工作,投了几份简历,都石沉大海。

等了一天,终于接到了一个电话。

夏满紧张地专门走到阳台上去接,毕恭毕敬,“喂,您好。”

“你好,夏小姐。我是程什。现在方便见一面吗?”